小乐清水子

早上好😄摩登伽还有最后一个大章就写完了,明后两天考试➕赶路,先不更了

【周叶】摩登伽 13(上)

学习事多,尽量保持更新,但是字数会酌情减少(。


----------------

鉴于特殊的身体构造,综合了医生的意见,叶修最后选择的是剖腹产,定在周泽楷不用比赛的某一天。

方明华和江波涛时刻惦记着周泽楷“喜当爹”的事,只是孩子的妈是谁周泽楷一句口风也不透露,他们便也知节守礼地不去多问,近来看周泽楷几乎不在宿舍呆,频频回家,算着该是预产期差不多了,很有默契地帮他分担队里的行政事务。他们虽然不问,私下里也会犯嘀咕,小周处了个什么对象啊,这么神秘?难道是个明星?所以要隐婚隐育?

周泽楷和叶修商量了一下,还是请了个保姆兼月嫂,不需要驻家的。朝夕相处,叶修身体的秘密肯定瞒不住,周泽楷几番打探,选了一个口碑好口风严的,之前服务过几个明星的家庭,出去从不乱说话。合同之外又另签了保密协议,交了保密费。

周泽楷和父母的关系很现代化,说白了,就是日常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忙各的,隔段时间打电话互相问候,逢年过节凑在一起吃顿饭,儿子马上要当爹了,他们也无从而知。

叶修方面就更好说了,他十几岁出来独立惯了的,和父母的关系缓和了,毕竟多年未在一起生活,彼此更习惯眼下的生活。叶秋是个精明眼,可他忙得很,满世界飞,过年都是把父母接出国过的,隔三差五跟他哥打个电话互报平安,也没看出端倪,以为他还在战队上着班。苏沐橙倒是直截了当地问过叶修,是不是和周泽楷在一起了,叶修只说了是,没说别的。苏沐橙是最不多言的,叶修不多说她,也不多问。

叶修的剖腹产手术是在六月初做的,赶在季后赛之前。进行的很顺利,是个儿子,大人平安小孩健康。麻醉未过,叶修未醒,小孩摆在他脑袋边上乖酣地躺着,周泽楷坐在床边看着他俩,什么不做,只是看着,过一会儿握住叶修的手,再过一会儿轻捏儿子的小手。

叶修醒了,一时虚弱,说不出话,便对他笑一笑。

到嘴边的“谢谢”被周泽楷咽了回去,他改口对叶修说,恭喜。

叶修侧过头看那张红彤彤皱巴巴的小脸,呆了半晌,说,同喜。

江波涛和方明华估摸着周泽楷的神秘老婆(或者还不是)生了,各自给周泽楷发了红包,庆祝他迈入人生新阶段,这次周泽楷到安静如鹅了,没有豪撒红包普天同庆


明天外派出门学习一周,明天没更新,之后尽量,我也很想早点写完,了却心事(什么心事),万万没想到一个一时兴起的PWP居然搞到了13万多字。

【周叶】摩登伽 12(中)

pwp剧情都是为了拉动时间线,大家不要对细节想太多(。


【周叶】摩登伽 12(上)

他们过了一阵上紧发条的日子,圆满达到预期目标,陡然放松下来,又兼舟车劳顿,深感疲累,破天荒的,周泽楷先睡着了。趴着压在叶修身上。

叶修担了一分钟就受不了了,周泽楷怎么这么沉的,快把他压成饼了。他推着周泽楷起来,上床睡。周泽楷梦游似的走到床边,躺下,叶修把被子给他盖好,空调温度也调好,准备去清理一下,洗个澡。

周泽楷嘴唇含含糊糊地波动了几下,叶修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俯下身凑近了,被周泽楷一把拽到,躺下,还是背对着他侧躺,从后面掰着pi//股cha//入上面的洞。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周泽楷眼睛都没争,熟门熟路。

周泽楷只是半硬,挤进来的时候叶修感觉的到。但他腔内过分湿滑,还是轻易进来了。进来就不走了。

此后一夜无话,周泽楷屡叫不醒。

叶修夹着jing//液和周泽楷的rou///棒睡了一夜。半夜做梦都在被gan,他也在梦中拧腰晃//tun地迎合。很快发现并不是梦,周泽楷正在他身上造孽呢,急喘着在他脖颈后乱拱乱亲,在他一条腿抬高而张开的腿间,下身连连耸动,撞击hua///心。

叶修从枕头上回过头,周泽楷一口叨住他的嘴唇,渴极了地含吮。叶修眼皮颤颤的,向后扶着周泽楷的腰,周泽楷拉过他的手,五指扣入指缝,攥紧了压在床上,猛//gan数记,又she//在里面。

过后又睡着。又不拔出来。在里面过夜。

人家都是喝醉了横冲直撞,鸡枪扫射,一展雄风,周泽楷正好相反,喝醉了反倒极尽chan//绵,细细腻腻,吻个没完。叶修带着一身斑驳的wen//痕——wen//痕的颜色经过一晚,已由鲜浓的红变成mi//烂的紫,把他随身带的几件上衣摊出来,对比哪件遮盖效果好、面积大。

周泽楷指尖点着叶修脖子上比起其他位置略显浅淡的wen//痕,说可以拿粉底遮一下。

叶修说,我没有啊,要问沐橙。

周泽楷说,我有。

叶修用那种眼神着他,周泽楷解释了一下,帮家里人带的。这么一说叶修想起来了,还是他陪着周泽楷去买的,他说他不去,被周泽楷拿腰带捆着腰拉走的。

粉底在行李箱里,周泽楷的行李箱昨天被服务生送到了他自己的房间,他得回去拿。刚出门碰到晨跑的张新杰,张新杰跟他打招呼,“周队,早上好。”周泽楷也向张新杰点点头。

张新杰看着周泽楷走过来的方向,带了点惊讶,“周队昨晚在叶领队房间睡的么?”

周泽楷既不乱阵脚,也不欲盖弥彰,点头道,“喝多了。”然后从张新杰身边走过去。

他回来时拿着一个小盒子(在叶修眼里一概是小盒子、小罐子、小瓶子),拆了封,手指点着给叶修的脖子上妆。效果还不错,叶领队颇为满意。

导致他们的关系差点露馅的却不是叶修的脖子。吃早餐时,黄少天胡说八道逗叶修玩,说老叶,昨晚半夜去哪了,去你房间找你玩都没人。叶修没想到黄少天信口开河地诈他,以为他真来敲门了,可能正值他和周泽楷在泳池里翻滚,没听到,随口说,哦,睡着了呗。

叶修不理他便罢,一理他,黄少天来了精神,挤眉弄眼,继续道,“哟,这么早就睡,和谁啊,一个人么?肯定不是!”

叶修反问道,“不然呢?”

张新杰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闻言向周泽楷扫了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狂欢过后,国家队解散,各自回各自战队,准备即将到来的十一赛季的比赛。周泽楷在收获了两轮连胜后,接到了叶修的通知。

还是在QQ上,叶修说,“我怀孕了。”这时他已经去医院做过检查了,确认无误。

立刻,周泽楷的电话拨过来,问,“真的?”

叶修听着周泽楷在电话里强压住的喘息声,好像眼前的一切是一个幻彩的气泡,过分用力,会将气泡戳破。他嘴角勾起来,说,“真的。”他们同时聊着QQ和电话,叶修把检查报告发给他看。

周泽楷把图片放大了,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好”,他说,“生。”很有一锤定音的腔调。

叶修嗤得笑了声,“你说了又不算。”

“那您说。”周泽楷很给面子。周泽楷那天做爱做得像举行某种仪式,因为对于可能搞出的人命,两个人早已双双默认,心知肚明了,周泽楷还是陪他耍嘴皮子。

叶修舒坦了,说,“生就生呗。”

真正大事的生发,往往没有那么多戏剧化的张力,只具备两个要素,瞬间和平淡,却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而“很多人”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比如说,这一天,轮回战队包括选手和主要工作人员在内的大群里,不到100人瓜分了周泽楷发出来的总价20万块的红包。他们抢完红包,比拼玩手气,也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红包。只好截图秀到微博上去。

围观群众也惊了,纷纷展开猜测,周泽楷过生日么?不是啊。庆祝轮回两连胜?这是什么稀罕事么?庆祝国际赛首冠?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涨工资了?签下新代言?不至于吧?还是人生迈入新阶段?

轮回随队记者关注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立刻联系到他,问他为什么突然在队里发巨额红包。周泽楷说,“呃……还好吧。”

这一采访内容一经曝光,扭转了舆论猜测的风向,本来围观群众兴致高涨猜测有啥大事发生的根基在于红包额度巨大,不年不节不嫁不娶,干嘛发这么贵的红包?但看人家周泽楷怎么说的——“还好吧”,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人家只是随手发个“还好吧”的小钱玩玩,那就无妨不年不节不嫁不娶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小时),舆论的走向彻底向“打游戏的好有钱”和“二十万真的不算什么,人气主播随便转发抽奖也有这个数”两个方向转变,一去不返。没人研究周泽楷为什么要发红包了。

别人不研究,江波涛和方明华不能不研究,他们想着在线上说话容易些,开了临时聊天窗口,把周泽楷拉进来,问他碰到什么喜事了,要发大红包,是不是谈对象了,庆祝一下。

周泽楷在他们看来踌躇了一阵,才说,不太准确。

没有否定,只是说不太准确,那就还是这方面的事,方明华作为过来人,(自以为)一语中的,不会是已经订婚了吧,你动作够快的!

周泽楷这次很快地说,也不是。

江波涛问,那是什么?他跟方明华想法无差,看周泽楷的态度,肯定是恋情相关。

周泽楷说,喜当爹。

方明话说,哈哈哈,真的假的,不开玩笑?

周泽楷说,真的。

临时对话框中死一般地沉寂。

周泽楷又说,要保密。

方明华和江波涛一时失语,不全因为震惊,也在考虑当不当深入提问,换了别人来,不假思索就问了,方明华江波涛都是很会体察人情的,不免纠结,见到周泽楷的嘱咐,赶紧先满口答应。

周泽楷接着退出群聊,一点机会也不留给他们。

周泽楷说了实话,也是顺水推舟,他的生活里多了个孩子,能瞒住外界,瞒不住自己队里人,既然早晚要让队里人知道,不如先给方明华和江波涛兜底,让他们心里有数。

这些叶修都不知道。叶修跟周泽楷聊完后,两个人都跟没事人似的,继续先各忙各的,反正就这么个事,知道就行了,等着就行了,还要怎样。

又过去一轮比赛,他回兴欣拿点东西,战队的人都在,老乡见老乡,场面一度十分感动人心,又充满了惊险刺激,包荣兴离着还有五米远就扑了过来,抱住叶修。叶修不动声色地拿胳膊挡在小腹前,才接受了包荣兴热情到变形的拥抱。

大家说好中午一起去吃饭,离饭点还有时间,叶修打开电脑,打会儿游戏,坐下没一个小时,楼下嘈杂吵闹,陈果站在窗边往下瞧,大喊一声,“不是吧,又来了?”

苏沐橙问陈果怎么了,陈果说,小卞的对象,那个“爱你的周”又来了。

“哦哦,又来什么?摆花么?”苏沐橙也饶有兴趣地走过去,朝窗外看。果真如此,有了前车之鉴,谁都会和前年的事联系起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心形花阵,同样盛开的围观群众,唯一有点区别的是落款,“爱你”后面隔了一个字的距离,落了个“周”字。没了“的”字,便显得没那么亲切,而且……苏沐橙今年接了个鲜花品牌的代言,环扫全场,很识货地说,“这次的花可比上次的贵多了。”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小卞和他对象都结婚了啊,怎么还搞这一套?”陈果下楼去。

叶修正在和联盟人事部门的领导聊天,对方向他发出邀请,问他有没有兴趣来联盟任职,叶修打字说,最近是没空了,过一年再看吧。他本来是没听到苏沐橙和陈果在窗户边上嘀咕什么的,苏沐橙过来拉他,说最近学了很多鲜花方面的知识,要数给他看,拉着他走到窗边。他也看到了。

这次不用怀疑,叶修知道是周泽楷搞的。他跟周泽楷说了今天回一趟兴欣,而且,最关键的是,周泽楷就在人群中假扮围观人士呢,叶修一眼就把他摘出来了。

“我下去一趟。”他跟苏沐橙说,想了想又说,“等下你们去饭店吧,我直接过去。”

“哦,好。”苏沐橙答应道。

陈果给兴欣训练室修了一条单独的通道,叶修也戴好口罩和帽子,从楼上下来,从侧门出去——当年周泽楷把他压在旁边打屁股的那个侧门。

苏沐橙从楼上目睹全程,她看到全副武装的叶修挤入人群中,走到另一个全副武装的人身后,拍拍对方的肩,对方回头,身体挡在前面开辟出一条路,和叶修一前一后地走出来,向网吧相反的方向走了。

唐柔站到苏沐橙身旁,向远处望,“咦,那是叶修和谁走了?”

苏沐橙心里又是懵懂又是明了,还是明了居多,只是离答案还差最后一关,说,“看着眼熟,不好说。”

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叶修带着人去的,是周泽楷,陈果很惊奇,问周队怎么会在这?周泽楷说,路过。叶修帮他补充说,就来蹭个饭。

尽管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也没人问周泽楷到底来干啥的。

陈果身为兴欣老板,全当招待其他战队队长了,把周泽楷请了上座,还点了好几个他们自己人吃饭不会点的低性价比贵价菜。

叶修看着陈果划菜单,一个劲儿地说,不用这么客气吧,都是自己人。方锐也说,就是就是,小周跟我熟啊,肯定是冲着我来的。

这顿饭实际是周泽楷掏的钱,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方锐理所当然地也算在自己的面子里。

从饭店出来,兴欣的人稀稀落落的走在最前面,周泽楷和叶修压在最后,周泽楷偷偷勾住叶修的手。苏沐橙和陈果拐着胳膊走在前,突然回过头来,那拖住的两只手又迅速分开了。

叶修回去拿好东西就要走了,众人依依不舍地送他,周泽楷跟他一起,帮他搬着一只箱子,里面的零碎杂物都是叶修这些年来记的笔记。

他们走后,方锐摸着下巴说,你们……不觉得老叶和周泽楷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么?怎么?大家都问。周泽楷看着压根就是来帮老叶搬东西的啊。大家一想,好像有点欸,但也没过分深入地在乎这件事。倒是苏沐橙一直盯着方锐看,害他以为队长批评自己训练不用功,赶紧溜回电脑前。

两个人决定组建家庭、共同抚育后代容易,麻烦的是系列后续。因为走到现实的一步,往往各怀心思,都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在周泽楷和叶修这,却没什么好麻烦的,他们太容易就一些问题达成共识。

叶修虽然能生孩子,身份证户口本上的性别都为男,没法和周泽楷结婚,他无所谓,完全没有孩子都给你生了却没名分的心态。他已经做出决定,这段时间,先住在周泽楷现在的房子里,双方的父母,尤其是周泽楷的父母,先不交代,等孩子生下来再慢慢活络。

周泽楷也是这么想的,他和叶修的事业让他们拥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完全把控自己的人生,所以双方父母的问题成了第二位的,牵扯的事情又多,叶修现在不方便,静心安胎最重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日子长着呢。


今天出门不知道几点回来,没更新了_(:з)∠)_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