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2

二人出得城来,一路向西疾行。鄂地造化钟神秀,地势多高山深涧,峭壁丛林,叶修在前领路,一径往地势高处奔,中间隔了几个身位,周泽楷毫不犹豫地缀在其后。二人这般跃高伏低了约莫两个时辰,道路渐窄,至于道不复道,竟来到一处断崖跟前。

叶修跑在前面,先行发现去路已断,只好驻足。他奔速奇快,说停便停,稳稳立住,站在峭壁之上四下观望。周泽楷随后也到,在叶修身后一丈处立定。他看叶修四处寻路的举动,似浑没料到这有处阻隔二人的绝壁,不像事先发现地形,埋伏好引他至此。可即便如此,他又有和惧哉?

周泽楷走到崖边,伸头向下看去,但见地势陡峭如削,如一柄巨剑插在两峰之间,直指向天。崖顶离谷底约有百丈,隐约听得深谷之中水流湍湍猿啼阵阵,遥想谷底景色,应当颇为秀美壮观。

只听叶修在一旁道:“下面好生阴凉,似乎还有条河,这等河中的鱼儿一定鲜美得紧,咱两个下去捉上几条烤来吃如何?”

周泽楷望向叶修,恰巧叶修也望向他,叶修读出周泽楷眼中奉陪之意,不禁笑道:“你这人倒是很和我胃口,不管我出甚么招,都照接不误,可惜太不爱说话……当然太爱说话也是麻烦,只是太不爱说话,叫人只好去看你的眼睛,碰到瞎子或者呆子,那该如何是好?”

叶修“好”字一落,身子已腾空而起,周泽楷早有防备,与叶修同时纵身跃下,直直往那百丈深的谷中跌落下去。

二人飞速下坠,只觉劲风割面,耳边风声喝喝,身体仿佛似一叶扁舟,天与地何其广阔,便似那茫茫无际喜怒无常的大海,随时可掀起狂风巨浪,将他们倾覆。二人有所准备,不至惊惶,甫一下落便各自施展本领。

叶修提聚真气,凌空挥出一掌,掌力扑向山壁中斜伸出来的一株松树。他这一掌用上了至柔至韧的内力,松树吃受了,树干竟弯而不折,复又向上弹起,将掌力反弹回去,形成一道无形的气墙,掸住叶修的身体向上一托,消减了些许下坠之势。

周泽楷则右手持剑,左手持一把六寸来长的匕首,剑与匕首交替使用,或以真气灌注匕首,凿山壁而攀附,或将剑掷出,横插于岩石之上,内力运道足底,双足疾蹬,减缓坠势,再踏住剑柄,而后跃起,将剑拔卷而出,如此循环而往。

叶修以掌,周泽楷以剑,二人各凭所恃,自百多丈的崖上坠落而下,竟似在空中滑行而下一般,体迅飞凫,行云流水,挥洒自如。二人一番腾挪转移,借力打力,数百斤的下坠之力,悉数被消去,最后双足同时点地,飘飘然若汉水仙,御风而行。

二人落脚的所在正是一处深潭之畔,碧水幽静,微波涟漪,鱼跃其间。上游水声大作,沿着水道西行,水面愈来愈宽,水流成涛涛之势,行到数里以外,便见一条瀑布倒垂于天际,被巨石分割成数条白练,以莽莽浩大之势,飞流直下,奔腾不可止。

欣赏了会儿瀑布遥挂前川之盛举,叶修向周泽楷道:“看也看过了,这里没鱼,咱们回刚才的地方去抓鱼吃去。”水帘撞击巨石,轰若雷鸣,声震山谷,叶修声音虽轻,却清晰可闻,不受水声杂音阻挠,直钻出来。周泽楷不置可否,只是叶修走,他也跟在后面。

二人回到水流清浅之处,叶修道这河里的鱼有两种,一种是尺来长的无鳞鱼,一种是扁身白肚的鲫鱼,周泽楷定不会抓鱼,没由来坏了鱼的吃口,便让周泽楷去找些柴来生火,他自去抓鱼。一般临水捉鱼之法,遇大鱼以掌力震死,遇小鱼以锋利之物穿刺,叶修两样皆不取,在溪边拾了十来粒小小的卵石,一粒接一粒以内力射入水中,将鱼儿震晕而不是震死,如此方能保证肉质紧致鲜美。

叶修蹚进河里将鱼儿一尾一尾地捉上来,开膛剖肚,清洗干净,从怀中掏出调料稍加腌制,以树枝插好。周泽楷已生起火堆,叶修便将料理好的鱼儿置于火旁炙烤,不多时,鱼肉色转焦黄,脂香溢出。

周泽楷本不喜食鱼肉,吃了一条,只觉异常嫩滑鲜美,生平竟从未吃过如此美妙之鱼肉,忍不住吃了二条三条,只是他吃相较叶修斯文些,便不如叶修吃得多了。

这时叶修持着最后一条烤鱼笑而问道:“你吃了这么多,不怕我下毒?”

周泽楷一眼瞧过去,见叶修长发半披半束,慵慵倦倦,风神疏朗,带一副不羁之相,才道:“不怕。”他非但是不怕叶修下毒,叶修所为有诸多诡秘难解之处,他也不怕,一一接挡。一是自恃武功与叶修相若,二是练武之人,练何种外家功夫,便要修习与之相匹配的内功,所以以兵器见长之人与以毒功见长之人,内劲有所差别。周泽楷与叶修交手数次,知他武功走的是柔性一派,自古阴柔不分家,叶修内力至柔至绵,却不带丝毫阴寒之气,光明磊落,世所罕见。观其功知其人,周泽楷近年来罕逢敌手,得一叶修,令他心生惺惺相惜之情。

叶修道:“啊哟,那我可真要让你怕上一怕了,给你,拿着……”叶修将他咬过一口的烤鱼递将过去,送于周泽楷吃。周泽楷虽贵为皇子,然蒙人生性豪放,他又多在江湖行走,不拘小节,丝毫不嫌地接过叶修的鱼,片刻吃下肚去。

武功高强如周叶二人者,从这高崖之上下来,也要费一番力气,见得这谷底别有洞天,景致豪迈壮丽,尤其又吃得这鲜美的烤鱼,叶修心生欢喜,便觉不虚此行,他站起来向周泽楷道:“刚才你使的匕首呢,拿来借我一用。”

周泽楷不明所以,仍从怀中取出匕首给叶修。他这把匕首,镶珠嵌宝,华光幻彩精光璀然,削铁如泥切金段玉,是他父汗御赐之物,多年来从不离身。

叶修接过匕首,赞了一声好,但也不甚以为意,走到岩壁近前。周泽楷尚不知他要如何,便见他一跃而起,身形下落之时匕首出鞘,匕走游龙,金石相交火星四溅,原是要在这崖壁上刻字。只见他刻道:叶修于此观瀑吃鱼,痛快痛快。

周泽楷自幼学习汉家文化及法典,不喜读四书五经之类的酸儒书文,但于练字日日不辍,因而练得一手好字,与书法各门各派的意象了然于胸,他见壁上的字稀松平常得很,只是尚能入目而已,料想此人应非世家门阀子弟。他对着那行字寻思,原来他叫叶修。

叶修将匕首入鞘,还于周泽楷,还问道:“小周你要不要写?”

周泽楷收好匕首,皱了皱眉。

叶修一见,奇道:“怎么?我叫错啦?方才在饭铺中,那些人不就是管你叫周泽楷么?”

评论(50)

热度(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