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4

周泽楷只是喝茶,那一碟点心,悉数叫叶修吞进肚中。午时渐过,周泽楷结罢账,二人继得上马前行。

时鄂州府已在近前,二人行速不快,马蹄得得,又走了一个时辰,远远地瞧见一座三门城门,其上立着四层高的城楼,琉璃飞檐,威严气派,其下居中的城门洞开,甬道上行人进出,络绎不绝。更远处,数不尽的亭台楼阁掩在城内,影影绰绰,当料想府城之繁华盛丽。

进得城里,二人沿街按辔缓行,但见桥梁横纵,长街宽阔,绿柳低垂,屋宇鳞比,街上人来轿往,商贾不胜繁荣,道路熙攘拥堵,热闹非凡。鄂州即便是中南首屈一指的大城,也不见得会有如此茂密的人口,看这些行人的装扮服色,天南海北皆而有之,各个携带兵器,倒有一多半是武林人士。如此多的武林人士齐聚一城,并不常见,想是拟在鄂州乘船前往巴蜀参加武林大会的了,足见陶知州一呼百应,江湖地位甚是不凡。

这许多人又要吃饭喝酒又要住店,将这偌大的鄂州城挤占得满满当当,周叶二人走了数家客店,花了两倍的价钱,才找到下榻处。二人各自回屋,刚安顿下来,叶修便到周泽楷房外敲门,周泽楷闻声开门,叶修却不进去,站在门口道他要出去转转,周泽楷不用等他同用晚膳。说罢便走。

周泽楷与叶修相处时日尚短,也道他不是无事喜爱出去走走逛逛之人,却也没说甚么。关上房门,一头白雕突然降至,扑棱着双翅落在窗棂之上。这雕儿的腿爪之上绑了只小小的竹筒,显然是为传信而来。周泽楷天生喜爱这桀骜不受拘束之物,先上前抚摸雕头,再将竹筒解下。竹筒约有小指宽,周泽楷从筒内倒出一张卷成细卷的字条,展开来看。看罢,即以内力将纸条震碎。

他梳洗一番,换过新衣,依照约定下到客店一楼,叫了壶茶,两碟小菜,慢慢吃喝。鄂州府城内人多眼杂,周泽楷有事在身,不想节外生枝,便用布将绣铁剑包裹起来,缚在背上。

过不多时,一名家人打扮的汉子踏入店堂,在门口略一张望,走到周泽楷桌旁,躬身行礼,压低声音问道:“敢问这位公子爷,可是姓周?”

周泽楷抬眉淡扫一眼,搁下茶杯问道:“何事?”

那家人打扮的人恭恭敬敬地道:“我家老爷说,这等所在,茶没好茶,没得污了公子的金口,请公子移驾寒舍,我家老爷已备好上等的施南玉绿茶,请公子品茗。”

周泽楷点头,而后道:“带路吧。”他取出块碎银子在桌上,当做饭钱,起身随那家人打扮的人去了。

那家人出店门后不发一语,带着周泽楷拐进西侧一条小巷。鄂州府的道路颇为平直,正南正北,周泽楷知他是带着自己抄小道近路,二人走街串巷,正一径往北走。他跟在后面,看那家人脚步虚浮,当是全不会武功。

如此走得大半个时辰,如走迷宫般地穿过十数条小巷,眼前豁然开朗,水天浑然一色,原来是到了汉水边上。那家人道,此处方圆十里都是他家老爷的私产,因此江边并无船只停泊。

再往前走,只见一座高大的宅院立于江中一块空地之上,那空地四面环水,以一座长拱桥相连。上得桥来再下桥,便到宅院门口,朱漆的大门檐深柱子高,门楣之上挂着一方牌匾,上书“方府”两个篆体大字。那家人停足,回身弓腰向周泽楷禀告道:“请公子稍候,小人叫人来开门。”

那家人前去敲门,立时有仆役前来开门,那家人立于门前,请周泽楷进去。待周泽楷进门,他再小跑上前,为周泽楷引路。

进得院中,入眼便是一块无字巨石,从一侧月门绕将过去,又进到一片竹林之中,一条长廊沿林而建,供人行走赏玩。周泽楷和那家人一前一后沿长廊而行,长廊右侧竹林依依,左侧落得一泓莲池,引江水浇灌,池旁山石堆叠,曲水流觞,数座亭台分布园中,或傍水而建,或嵌在竹林之中,文雅质朴,玲珑大方。这园子在周泽楷看来自不算甚么,却也知晓只有当地权贵或是富户才能住得这样的居所。

自长廊的岔口向东拐是一进院落,那家人把周泽楷引至月洞门前便不再前行,躬身告退。

周泽楷独自进去,见到北首、东首、南首各有一间大屋,正中有株参天的古柏,枝盖四方,东首的大屋门口,站了一个富贵清雅的公子哥,身穿青色茧绸长袍,头戴白色方巾,腰间挂一把折扇一方玉珏,便是此间的主人。

那主人一见周泽楷,快步抢将上来,将周泽楷迎进屋内。看屋内陈设,便知这处该是主人的书房,布置得十分雅致。那主人将门从内拴好,又将周泽楷请至里间,神态恭敬异常,待周泽楷坐下,那主人面向周泽楷而站,一揖到地,口中说道:“属下方明华,参见小王爷。小王爷初次驾临属下这间不成样子的茅舍,属下为掩人耳目,未克远迎,请小王爷赎罪。”说罢整理袍子,意欲跪下再行磕头。

周泽楷道:“这里只有你我,方兄不必多礼,坐。”说话的同时伸掌自下往上,轻轻一托。

方明华已屈膝,只觉一股柔和的力道迎面扑来,将自己托住,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不仅如此,那力道又生变化,向上一拂,将他拂得身子后仰,不得不倒错着退后几步,以消解这股力道。不料仍不能保持站立,最后一步退完,他膝盖一软,坐到桌旁另一张圆凳上。

方明华明白周泽楷的用意,就势不再起身。他向来知道周泽楷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他的属下之中,偶尔有人没大没小,他也不会加以责罚。方明华之所以一见面便向周泽楷行跪拜大礼,也是因他已三年未见周泽楷,周泽楷诛杀契丹国师耶律不古有功,被大汗封为定西王,在皇子中地位仅次于长兄定北王。此次是他正式面见已身为大乾定西王的周泽楷,不可不行礼。

礼一行毕,方明华言辞间也省去了一些虚言敬语,喜不自胜地道:“小王爷此番出关,大显神通,杀得中原武林闻风丧胆,当真扬我大乾国威。要道自陈亡后,若不是一盘散沙的中原武林联合起来,说不定我大乾此时已攻下临安,而属下正陪着小王爷在西湖泛舟游船,赏钱塘春潮了。”

周泽楷沉默片刻,道:“那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方明华道:“不错,不错,你连败两大道宗,对汉人信心的打击非同小可,我大乾入住中原乃顺应天命,确是早晚的事。日后你若要接手中原武林,有此铺垫,也非难事,谁不服气,先赢过你的剑再说……“方明华略一沉吟,又道:”只是没想到……那太素如此沉得住气,至今仍未现身。”


评论(41)

热度(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