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6

前一章有点不太重要的改动(。


------------------------


方明华依照周泽楷的吩咐传令下去,不到一刻钟,便有一阵杂沓纷乱的脚步声,两重一轻,由远及近地传将过来。原是两条汉子抬了一副担架朝方明华的所在急急奔来,另有一人在旁随侍。

这几人仍是在月门外停住,将担架卸下,置于廊上。

担架上仰面躺着一条身形魁梧的汉子,穿一身青色劲服,三十岁上下,面黑微髭,双目紧紧闭着,呼吸均稳,似是睡着了。

随侍的下人躬身高声禀报一声凌爷来了,方明华打开门,缓步走出,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也出来,却不近前。

方明华走到担架前,俯身在凌虎身上察验一番,凌虎身上并无其他伤痕,怎看也是被人拂中了穴道,只是不知是何处穴道。他见凌虎全身都动弹不得,似无知无觉的偶人一般,推断他被封住了胸前联通经脉的穴道。方明华起身,从腰间取出一柄泥金柄折扇,这把精巧贵重的扇子便是他的兵刃,用法与判官笔相若,以打穴见长。只见他手腕微动,扇炳连出,戳向凌虎左胸的灵墟、神封、步廊、乳中几处穴道,凌虎却是半点反应也无,仍直挺挺的躺着。方明华再试,依旧如此。他早年专心学做生意,后为周泽楷的谋士,武功本就不甚高明,又遇上肖时钦这独门点穴手法,当真束手无策。他不敢再试,恐一个不小心戳错穴道,害凌虎经脉错乱,以至全身瘫痪。

方明华回身欲请周泽楷出手,就在此时之时,忽觉一道结束成股的劲气,噗得从他身侧破空而过,接着但见凌虎身子痉挛两下,一双虎目即便睁开。凌虎睁眼见方明华在侧,挣扎欲从担架上下来,只是他被点中穴道至现在已有大半个时辰,经脉受阻,周身血流不畅,一时竟动弹不得。

为凌虎解开穴道的,自是周泽楷无疑,方明华感觉到的那股劲气,便是周泽楷凌空而发的指力。如此解穴手法也非是他卖弄功夫,方明华以扇打穴时,他已瞧出凌虎被点中的手法十分蹊跷,非该方明华找错穴位或是内力不纯才无甚效果,他又想起适才听方家下人说,凌虎被人在身上拍了一下即便倒地不起。他以第一流高手的境界,举一反三,猜想凌虎虽然只被拍了一处穴道,但极有可能拍中他的那股内力同时分成数股,击向周围几处穴道。以此理论,想要解穴,须得同时击戳这几处穴道才行。他凌空弹指的那一招,叫做莲师八相指,名字取自藏传密教莲花生大士的八种变相,周泽楷师从的门派,正与藏传密教系出同源。莲师八相指发招时,中指扣于拇指之下,其余三指并拢前伸,一指弹出,一股大的内力化成八股细小的内力,能够同时攻向八个方位。周泽楷向凌虎乳中穴弹去一指,同时击他天池、鹰窗、食窦、神封几穴,一试之下,凌虎被点的穴道果然解了,正也验证了他所料的不差。

周泽楷走到凌虎跟前,俯身催动内力在他被封的几处穴道四周推拿过血,凌虎体内尚残留了封他穴道之人的内力,与周泽楷的内力相撞。周泽楷脸色微微一动。方明华善于观色,看在眼里,心想能让周泽楷脸色微动的物事,已是十分了不起的物事,他待凌虎四肢恢复知觉,可以坐起身来后便问:“是谁伤了你?”

凌虎看似一条莽汉,能被方明华选中办事,并升为左右手,实则外粗内细,脑筋活络,他初次见周泽楷,虽未得方明华的眼色指示,但见方明华神色中对周泽楷颇有恭色,便先起身行礼谢过周泽楷,再嗫嚅道:“不……不知道,我先前从未在鄂州城里见过他。”一想到那人形似鬼魅,若是要取他性命,而不是只点了他的穴道,他此时焉能站在这里,便连一句“他奶奶的”也骂不出来了。

方明华拍扇颔首道:“这样……那就不是肖时钦了,否则你怎可能没见过。如此说来,你中的掌也不是大雷霆手了……”

周泽楷突然出声道:“是大雷霆手。”

方明华见他如此笃定,一愣,刚想说这大雷霆手乃肖家绝学,肖家两代单传,肖时钦又无师兄师弟,还有谁会这功夫?就听周泽楷向凌虎问道:“那人长甚么样?”

凌虎仔细思索一番,道:“……嗯……当时我和几个弟兄在春和楼里吃酒,那人则在门外的棕子铺前买粽子,我正对着门口坐,才将他看了个清楚……他穿一身黄杉,圆尖的脸,眉眼狭长,看着不过二十出头……倒像个文文弱弱的秀才书生,谁知出手这等霸道……”

那是谁?方明华怎么也想不出江湖上有哪一号人物如凌虎描述的这般,却见周泽楷已是一副了然的神色。方明华心中诸多疑问,当下不方便向周泽楷请示,便又问凌虎,既是初次见面,那人为何要对他出手。

凌虎本是直莽的性子,穴道初解时回忆当时的险情,慑于那人武功,心有余悸,才有些缩手缩脚,这会畏惧之心渐去,朝地下狠狠地啐了一口,道:“我们弟兄几人在春和楼喝酒,谁道这么巧参同镖局的几个镖师也在,就坐了我们东首那桌。咱们和他们虽素来不和,但我想着都是出来吃酒,最好少生事端,他不犯我我不犯他也就罢了,哪想我们退让一步,那几条狗子反倒得寸进尺,故意大声呼喝,说甚么他们那总镖头肖时钦仁杰之名满天下,连万金难请的‘小医王佛’张新杰也请得动,现下正在镖局子内做客,又说那姓肖的大雷霆手如何如何无敌,管他姓袁的还是姓方的,撞在手里都要玩完……哼,大东家,可不是我沉不住气,你听这几条狗子这的还成人话么,简直比放屁还臭,摆明了不将我们方家放在眼里,我如不应,咱们以后还能再鄂州城里走路么。我便说,当年肖老英雄的雷霆手却是英雄无敌,不过这肖小……小……嘿什么的东西,靠祖宗吃饭,谁知得了几分真传,别学成了甚么’三十二路狗跳猫爬拳’,姓凌的就坐在这,不知道一掌打不打得死……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这粽子好吃,你也尝尝’,我眼前一花,只觉得嘴里香甜可口,正是粽子的滋味,接着胸口一闷,甚么都不知道了……”

方明华听罢,也无头绪,唯有想此人会肖家绝学,定是肖家极有渊源之人,肖家来了得力帮手,此长而彼消,这下可有些棘手,好在看情形小王爷该是知道此人是谁……他一面思忖着,周泽楷唇角转瞬即逝的一抹浅笑,便没瞧见。

当下方明华嘱凌虎回去休息,又叫下人都退下。

二人再进屋,回到西梢间。待周泽楷坐下,方明华随侍在侧,随即出言问道:“小王爷可是知道凌虎所说之人?”

周泽楷点了点头,片刻后薄唇微启,道:”太素。“


评论(39)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