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9

叶修的师父未济真人为道门灵宝宗上一代道宗,他一生醉心武学,几十年前就悉数将观内事务交由他师弟处理,此后鲜少露面,因此少为世人所知。未济真人以武道窥天境,得道理之大成,真正达到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 不重方外之人身份,不羁于俗世之礼,放浪形骸,叶修偶尔没大没小地叫他老头儿,他反而觉得亲切高兴。未济真人一生未收一徒,叶修拜入门下时他已过古稀之年。晚年收得这样一位脾性相投的佳徒弟传承衣钵,自然是欢喜得狠了,遂将一生所学倾囊相授。

叶修说到一段落,端起桌上的茶壶,对准壶嘴,当着张新杰的面,将一壶凉茶牛饮而尽。他嘴里发苦,总算挨到可以进水。放下茶壶,抹罢嘴,叶修又道:“当然,若能不死最好,非得要死,只好认命啦,便多讲些既能安慰自己,也能叫别人听了佩服不已的话罢。”

张新杰鼻子里出了口气,似是笑了声,轻摇其头,未说是不敢苟同叶修所言,还是笑他这番自圆自说。不过他既熟悉叶修内伤,自然知叶修所指为何。

这便要说到叶修所习玄门最神秘的上乘心法《不争》,相传为一千多年前因阻挠老君出函谷关而得其手录传授《道德经》的函谷关关令尹喜所创,共有十重境界,由彼至今,道门之中不知出了多少纵横一时的天才人物,竟无一人练至第十重。原来这心法自起练至第五重毕,较之后五重略为浅薄,所受阻力不甚强,修习者往往进步迅速,内力突飞猛进,但自第六重起,到七八重往上,便进入连环相生的险象,此前练得越精旺,运功时所受阻力越大,一着不慎便会内息走岔,全身骨骼筋脉寸寸断裂,轻者如活死人般终身瘫痪,重者当即身亡。自古有道一门起,修习《不争》而落此下场者,十有八九。

习之不成反遭戕害,这心法上所载武功再厉害也是枉然,再者,修道之人争强好胜之心本就远为淡化,时日一久,只剩灵宝宗还保留着《不争》心法,由历代道宗口述传于衣钵弟子。叶修之师未济真人练至心法第八重,已是两百年来的最高成就者。

向来损人利己或损人也不利己的阴毒功夫多出自魔教邪派,何以最正统的道门心法对修习者的反噬会当如此之烈?说来也原非心法本身毒辣之故,这心法既名为《不争》,便是为不争,叫人“不争”,负阴而抱阳,以至柔克至刚。自第五重起,练功时无论体内真气如何逆行翻腾、经穴内难过至死,也不可运功抵抗,只能以身生受。但凡是内力浑厚之辈,遇外力入侵,抵抗之力自然而生,不受意志操控,极难做到不去运功抵抗。叶修则正好相反,他自幼身受重创,每年内伤发作时功力全失,虚弱无力,只剩一口气吊着,想“争”也无法可“争”,大大地符合了心法“不争”的意旨。他被阴阳二毒侵蚀,人越是濒死虚弱,练起来就越得心应手,如鱼得渊。

如此一来,叶修将《不争》练至第五重后,便只择每年内伤发作时闭关“借病练功”,他练上一年,顶人家十年,这才超越了前人与他师父未济真人,练至从未有人练成的第九重。只是这第十重心法的修习法门,与前九重都有所不同,便是叶修也不得其门、参详不透,以至无可奈何了。

他如今这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说来全由这身伤所赐,而多少身子无恙之人梦寐以求却不得,世事着实讽刺。

二人分手在即,张新杰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你与周泽楷交过手了,怎样?”

叶修讶道:“怎么你也知道了?”

张新杰道:“你自己传信来说的。”

叶修道:“是么,我倒忘了……这周泽楷嘛,若不是我有旧疾在身,就把他收拾了。“

张新杰道:“可惜你有旧疾在身。”

叶修没点坐相地委顿在桌旁,道:“是啊,所以我和他半斤八两。”

张新杰眉头微皱,道:“那是十分棘手了。”显是与喻文州黄少天等人的担忧相同。

叶修入神思之片刻,微微笑着道:“大概吧……不过,说不得他此刻也是这般想我的。”

 

叶修内功路子独特,周泽楷一探便知,他与叶修几次交锋,知他所学甚杂,不乏某门某派绝学,会大雷霆手也不足为奇,当下便确认是叶修无疑。凌虎道那人只廿岁出头,周泽楷初见叶修,也道他是这个岁数,谁想他比自己还大上几岁。其实修炼玄门内功得其道者,专气致柔,能婴儿矣,七十八十看着便如四十五十,叶修瞧似少年风貌,原不足为奇。

方明华有所不知,似难置信地问道:“此话当真?小王爷如何能确定?”他行事处处小心,谨记为人臣之道,他想周泽楷杀伐决断,每每不错,随着年纪渐长,在大乾皇族中威信陡升,再不忌属下言行,也不该如此直言质疑他,但此事关系重大,忍不住便脱口而出。

而要说这事如何干系重大,便要说到道门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两部奇书,一部名曰《连山》,一部名曰《归藏》。相传这两部书中载有至高无上的武功和战无不胜的兵法,由道门之中的四大道宗秘密拣选一人保管,依此规矩代代相传,天下爆发争统之战,万民受苦民不聊生之时,择明主而送。二书上次出世,便是在一百六十年前,陈朝立国之前。时陈朝开国皇帝既感道门赠书之德,又念此实乃未雨绸缪之妙法,他令人修建一座巨大的藏宝地库,地库竣工后绘成地图,尽杀参与之人,然后将地图一分为二藏于二书之内,复归于道门收管,已备子孙后世剿叛灭虏之需,然而兴文帝遇刺身亡,太子仓促即位,外族联军南下神速,尚来不及起出宝藏,陈已覆亡。

知晓此陈年旧事的人本就少之又少,历代保管二部奇书之人更是道门中极大的隐秘,蒙人穷二十年之久,才于近年内打探到,道门这一代保管二书之人道名为太素。

周泽楷此番南下的真正目的,确是要引出太素,却非为杀他以慑中原武林,而是要抢得《连山》《归藏》二书,就算不能为己所用,势必要将其毁掉。

太素子事皆成迷,迄今连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无从获知,要道那中原武林中流传有关太素真人的种种事迹,原是方明华受周泽楷之命,为引他出来,着人在各处传播的,事事皆由方明华编撰,不足采信,周泽楷何以笃定这人便是太素?

评论(30)

热度(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