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0

周泽楷摇头答道:“不能。”

见方明华竭力忍耐的神色,又道:“差不多罢。”

何则既“不能”又“差不多”?周泽楷当下便择取要点,将连日来所发生的事告于方明华知。方明华如此才明白,周泽楷断定那叶修即是太素,皆因其身份神秘却武功高强,世所罕见,偏又挑这时找上他,且对他的来历目的颇有一番了解。

方明华也信服了大半,道:“能与你战成平手,并游刃有余全身而退之人,在汉人武林中屈指可数,绝无可能籍籍无名,天底下的武学之士,位列高手之林的不在少数,但高到这一级数不会太多,我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收不到。”

周泽楷点点头。他所列三者条件,原无一古怪稀奇,合三为一,便相当难得了。要道方明华于前散布的谣言,大大地夸张了太素的武功,并非没有道理。当今道门几大宗派之主,皆为太字辈的高人,这太素子久藏于道门中,能被选为道家至高圣籍《连山》《归藏》的保管人,想必武功比起其他几位太字辈真人只高不低。方明华只是未敢相信这太素的形貌如凌虎所说,仿若是位年纪轻轻的俊秀书生,怕是他站在此地自报家门,方明华都未可相信,只因方明华武功不甚高,便想不到周泽楷也是年纪轻轻就身居宗师级数高手的境界,他推己及人,看待叶修自不会受这等眼界上的拘束。

方明华接道:“横竖他自己撞上门来,必有所图谋,所以小王爷就将计就计,将他带在身边,加以观察,力求万无一失?”

周泽楷点头道:“若他确是,与我贴身相处,总会露出破绽。”

方明华欣喜之下,挥扇而道:“不错,就算他当真不是太素,这样一位劲敌,也当除之以绝后患。”他嘴上说着,心里不免做诸多联想,赞佩这小王爷年岁不大,做事却很老成缜密,兼之艺高人胆大。

想方明华归于周泽楷帐下之时,周泽楷不过十六七岁,讷言少语,于外事诸多不闻,一心沉溺武道。蒙人尚武,马背上取天下,太子立贤不立长,军功高者居之,他只当周泽楷心无二志,安于守成,对其忠心与尊敬皆有,钦佩与信服则未必。然近两年观周泽楷行事,竟有脱胎换骨之形,运筹帷幄,谋定后动,手段决而不绝,治下虽危不严,收复了不少人心,无一不合大将之风统御之度,方明华佩服之心日俱,想来周泽楷定是起了争统之心,几次暗自道,吉人之辞寡,未尝不是帝王之相,孔夫子所言千年不坠。蒙乾诸皇子,以定北王势力最大,呼声最高,乾灭契丹后,已方实力在皇庭中渐渐崛起,周泽楷虽只有一半蒙人血统,落于下风,但周家富冠塞北,掌控了大部分牧场生意,几代人都以大量的银钱和战马资助汗国,蒙人作战以骑兵为主,马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此招便是极大的仰仗,因此方明华义父、周泽楷的舅父才能在向来排汉的蒙人朝廷官至中书省右丞相,周泽楷母亲在宫中地位也仅次于定北王之母,乾帝大皇后,周泽楷未尝没有一登大统的机会。

方明华如此便朗声道:“绝世神功,琳琅金银,世人无不梦寐以求,小王爷若得二书,远可号令中原武林,近则立一大功,在朝中亦可和定北王分庭抗礼。”

周泽楷未置可否,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神态。

这时忽听庭院之中有人喊道:“明华,你死哪里去了,快滚出来。”说话之人乃是个女人,声音爽脆利落,如放炮仗。

周泽楷一怔,好奇之心油生,他见方家家规甚严,不得方明华之令,无人胆敢踏入这庭院半步,这人是谁,不仅不奉号令,对方明华还老大的不客气。

便又听这女人身旁另一人怯怯地道:“夫人夫人,婢子听说老爷正在见客,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周泽楷抬眼望向方明华,方明华摇头苦笑道:“哎,是贱内,刁蛮任性,上不得台面,就不叫她进来参见小王爷了。请小王爷恕我失礼,让我出去拦住她,省得她做些更不成体统的事。”

周泽楷点头应允,方明华随即大步踏出,像是真怕他夫人冲将进来。周泽楷见他口中强撑,实则畏妻如虎,不免好笑,只是他虽如是说,脸上却无丝毫不满厌倦神色,周泽楷方知方明华埋怨是假,疼爱才真。


从方家出来,已是戌牌时分。

周泽楷沿江而行,其时天色向晚,江上烟波浩渺,暮色苍茫,水气蒸腾,就近停泊的大小舟船,船头掌灯,通明似火,邀月映星。他且走且想,想通一件事便甩开一件事,事已想毕,不知不觉中生出了一览江景之兴,便改由闲庭信步,徐徐而走。

走不多时,只见江边一株垂柳旁站着一个人,黄杉束发,负手背向,时而仰颈而望,正是叶修。

周泽楷并未用轻功隐藏足音,叶修自然听得出身后靠近之人是他,头也不回地道:“此处草木清新,凉风醉人,隐有远离尘嚣之意,让我想起南诏之地,你去过没有?”

周泽楷在他身侧立定,方道:“没有。”

叶修笑道:“其实我也没去过,听人讲的。”

周泽楷道:“是否还吃食遍布,珍馐满地?”

叶修看他一眼,道:“哈哈,不错,你倒是了解我。”

周泽楷问道:“是么?”隐有“我了解你么?”之意。

叶修不答反作关心状问:“这时才回,你做甚么去了?”

周泽楷道:“买船。”此去巴蜀,需当乘船溯江而上,确是需得一条有帆之船。周泽楷问叶修:“你呢?”

叶修道:“吃饭,看病。”

周泽楷未知真假,也不关心真耶假耶,他只扭头向叶修瞧去,微风拂面,叶修鬓角垂下的头发随风而动,便似那依依柳枝。叶修自有感应,也转头来看周泽楷,但见他的目光在自己脸上缓缓转动,叶修摸一摸脸,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好东西,你瞧得都舍不得移开眼?”

这一句笑谈之中,眉宇舒缓,唇边生花,梢间自有一派风流散漫的神韵,引人欲亲欲近。

周泽楷金口未开,叶修却接下去道:“我瞧着你却是俊俏得很那,混不似蒙人那四方脸儿的长相,哎,可惜!可惜!”

周泽楷不答叶修前一问,只问道:“可惜甚么?”

叶修未打招呼转身便走,虽未纵屋跃顶,脚下却出奇地快,眨眼间已到数里开外,懒倦的声音荡着风飘飘撒来:“可惜你不是个小娘子,嘻嘻,不然我要将你讨回去做个便宜媳妇。”


评论(32)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