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3

周叶二人不多时听到疑似烟花在空中炸开的声音,想是那冯夫人业已得手,以暗号通知同伙。接着又传来重物砸落甲板之声,扑通扑通,有先有后,共有六声,合乎六个舟子之数。

只闻人身倒地,却未听到惨呼嚎叫,想来这几个舟子只是被人打晕,而非是杀害。周泽楷另想,这冯夫人概半在左近道上吃饭,知此座船原属鄂州方家,不欲得罪方明华。因此二人都无起身之意,好整以暇,且看冯夫人要玩些甚么花样。

冯夫人回得舱中,妇人家到底心细如发,她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仔细查验有无挪动痕迹,见叶修直挺挺地躺在西首,中间隔了一地狼藉杯盏,周泽楷倚在东首一套箱笼上,半卧半躺,情形确实与她离开时无异。

冯夫人再无她想,横竖等同伴来到,尚有段时间,她凤眼微斜,恨恨地朝周泽楷剜去。周泽楷并不以为意,他南下这一路,认出他之人对他无不是这种狠霸霸的颜色。不料冯夫人忽向叶修发难,踏前两步以足尖轻踢叶修手腕,冷冷地道:“你这双手生得比我的手还美,我瞧着不顺眼,剁了罢。”

周泽楷与叶修分列左右,目光本就潜在叶修周遭,闻言向他腕子瞧去。他与叶修交手之初,便注意到叶修的手,只是全在这手所施展出的掌路指法,未如冯夫人这般,细较一双男人的手好看不好看。这时听闻冯夫人之言,再看便觉她所言着实非虚,叶修不仅手腕生得皓白如雪,那双手更是莹然如玉,精致工巧,烛光之下尤显肌肤娇嫩滑腻,竟胜女子,想是他所习内家真气已臻化境之故。

只听叶修叫道:“他的人生得比你还美,恁的你不去剁他?”叶修且说且瞧向周泽楷,这个“他”,自然是指周泽楷了。

叶修不说便罢,说了更添冯夫人心中恨意。这冯夫人乃是鄂湘道上颇有名的人物,出嫁前闺名魏孤雌,人送外号俏姑娘,嫁于百善郎君冯俟已,夫妇俩名号端正浩然,行事却阴险恶毒,打家劫舍,做强为盗,干得都是有损福德的买卖。后冯俟已染病身死,冯夫人便自称俏寡妇,继续在江湖上横行妄为。她这等为人,此次连同同伙前来拦截周泽楷的座船,当然非是出于武林人士同仇敌忾之心,而是志在陶轩发出的江湖悬赏,能生擒周泽楷者,奖黄金万两。江湖上虽已将周泽楷之能传得淋漓尽致,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合几人之力,以智取之,未尝没有得手机会。这冯夫人便是其一,她在江中做的那场戏,为得便是先引周泽楷上钩,放松警惕,再伺机下毒制人。

自古姐儿爱俏,冯夫人见得周泽楷,只觉得他剑眉星目,挺鼻薄唇,丰神隽朗,俊美无双,当下大为倾心。偏偏周泽楷对她不理不睬,无论她如何娇声莺语,做媚拿乔,都当没看见一般。如此便是犯了她的大忌。原来这俏寡妇平生自负花容月貌,最有两大恨事,一恨比她年轻貌美的女人,一恨对她容貌不假辞色的男人,这男人相貌越是英俊,她的恨意就越浓,定要杀之而后快。然则周泽楷既是他们目的之人,价值万两黄金,有甚么气也得暂时忍了,一腔怨恨自然而然倾泻到叶修身上。

冯夫人一双长短剑早在江上做戏打斗时遗失了,身上无其它兵刃,她要剁叶修双手,便四下寻找趁手的利器,一眼瞥见周泽楷腰间珠光点点,正是把匕首,甚合心意。她到周泽楷身侧,弯下腰,探手去拿,手刚要触到匕首,又见周泽楷衣襟叠堆处微有异样,似是薄纸一角,自贴身小衣中掉出来。冯夫人当是密信,不禁大喜,想若真是密信,必是大功一件,可趁机让陶大人再加些筹码,手腕横翻迅捷上移,夹住那一角,将薄纸抽将出来。

周泽楷见这女人伸出手来,暗自运气,以防她施下杀手,但见她只是取走怀中薄纸,心念电转之间,仍是不动不作,装“中毒”到底。

冯夫人将那张对折的薄纸展开,凑到烛火前仔细验看,大失所望,原来这纸上乃是绘有一人的画像,并非如她所想,是甚么密信。她刚要将纸放在烛火之上引着,突想那画中人的面貌可有些眼熟,“咦”了一声,又打开来看,她这次看得仔细,目光不住从纸上越过,投向叶修。

这画上之人,不是叶修竟还是谁?不仅面部五岳与叶修一般无异,还颇得叶修神韵,尤其是那一双微狭的眼睛,俊秀狡黠,灵妙活现,又有三分散暇之意。

冯夫人心中不解,他二人同舟同路,这姓周的怀中藏着这叶姓之人的画像做甚么?其时南风并不少见,不仅福建一带有契兄契弟之习俗,许多官宦显贵都以豢养娈童为身份的象征,冯夫人随即恍悟,转而对周泽楷吃吃娇笑道:“怪不得对奴家混没个反应,原来你二人原是一对。”见周泽楷并不出言反驳,更是深信不疑。

其实周泽楷本就不善言,于此更是无话可说。叶修的画像确为他在舱中所画,他自幼慕汉学汉,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又因觉书画理同武道,易以武入之,闲暇之余格外加以参持,绘制叶修肖像实乃手到擒来,旨在座船返行时让舟子交给方明华,已备万全。此行虽磊落,实无半分苟且之意,他总不能据实以告,便由得冯夫人说去。

叶修虽未看那画像,观冯夫人言行,已猜出七八分,目光自然而然地移到周泽楷处,正好与周泽楷的目光半途相撞,周泽楷面色如常,沉稳似镜,难辨其意。叶修当下微微牵动嘴角,笑道:“夫人拿来我看看,画得像还是不像?”

冯夫人存着奚落二人之心,痛快遵行,将画像展开,放于叶修眼前。

叶修看了两眼,随即没口地称赞:“不错不错,这般好看,我这泽弟提笔颇有王晋卿之妙,画得很是像我。”口中赞的是周泽楷,实则是自己。又道:“你既已知我二人是一对,晚上可要将耳朵塞好,莫在我们房门外偷听才是……”

冯夫人啐了一口,冷笑一声,将画像撤走。

周叶二人的目光便又在这狭室中相遇。周泽楷不以为意那冯夫人的嬉笑,却挡不住叶修此时的目光,三分玩味,五分促狭,另有两分安抚。烛火那盈微的一簇,映在他眼中颤颤而动。

周泽楷心想,别叫他误会了去。即刻又想,误会了又怎样?难道我还在意他怎生看我么。

评论(46)

热度(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