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4

周叶这番对视,落入冯夫人眼中,自当他二人被己勾起情思,眉目传情,互通款曲,又连呸数声道:“好不要脸子,老娘替你们羞也羞也死了。”

叶修吟吟笑道:“怕是羡慕死了罢。如此浊世翩翩佳郎君,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叶某好福气那。”

冯夫人一怔,回想以自己之姿容,那周泽楷都懒拿正眼瞧上一眼,叶修所言,似实不虚。身为女子,即便要强拿横,毒辣阴狠,内心深处总也盼望有一位可与自己匹配的郎君恣意爱怜,郎趋妾随,比翼齐飞。冯夫人思及此处,竟真有些被叶修言中心事。再看叶修,烛照颊生晕,一脸春风得意,更是烦恶,狠狠道:“如此那便不剁你这双手了,他定是爱你这脸蛋,爱这可恶至极的笑容,待我划烂你的脸,割去你的鼻子耳朵,瞧你这情郎伤不伤心,是否还如一般爱你。”

人于忘形之际易吐忘形之言,叶修与冯夫人缠七缠八一顿耍赖,自不是无聊斗嘴,也不是真当周泽楷襄王有意,而是要扰乱冯夫人心神,诱她说出所为何来,幕后主使何人。他自相救冯夫人开始,打得便是这盘算。此时扭头向周泽楷大叫:“泽弟,人家要割我的脸,你……你伤不伤心……”他料想周泽楷不会配合对答,接便又道:“你……你是否还这般爱我?”

岂料周泽楷竟沉声应道:“……不管你怎样……我……都待你如初。”

这下换到叶修一愣,虽想到以周泽楷之机敏,定是瞧出自己计策,因而加以配合,但他口称“泽弟”,又信口胡来,道“泽弟”对自己钟情不二,总是带着三分浮滑,大有言不由衷之感,周泽楷说这句话,却是声音低沉缓和,吐字轻徐,兼之他天生一双明目耀灿似星,听来望之竟尔如那肺腑之言殊无二致。

叶修一时为之语塞,冯夫人却已入瓮,受二人之激,抓起地上半片残碟,上前抵住叶修右颊。

叶修适时大声叫道:“慢着,慢着!”

冯夫人面露得色,全当叶修怕了,妇人家最着紧容貌,她理所当然认为毁去一个人的相貌,比杀了他还恶毒百倍,因而道:“怎么,你要求饶么?”

叶修道:“你既受命生擒我二人,倘若毁伤我身,如何交差?”叶修此言自为诈她,他见冯夫人下毒“得手”后毫无下手杀他二人之意,便有此猜测。

果然那冯夫人笑道:“陶大人发出悬赏,生擒周泽楷者赏黄金万两,至于你,打了杀了又有甚么要紧?”

叶修先是“哦”了一声,接着又“咦”了一声,饶有兴趣地问道:“周泽楷价值万两黄金,那在下呢,值多少两?”

冯夫人一心只想当着这“泽弟”的面,将叶修零零碎碎地折磨,全没察觉叶修面色与语气的细微变化,轻蔑地道:“你只不过是周泽楷身边一个无名小卒,全当个添头,纹银百两也是抬高你了。”叶修救她时虽露了一手轻功,但她其时假装溺水,没瞧见叶修踏波而行的轻曼身法,叶修挟她飞回,她只见叶修腰悬一线,线那端系在周泽楷手中,还当全靠周泽楷从中施为,后又见叶修面色苍白,病病恹恹,混没将他放在眼里。

叶修叹口气道:“那可便宜了不少,不然没钱可使的时候,在下还能自己投往陶大人处,换些赏金。”说罢望着冯夫人道:“魏大姐……”

冯夫人多年未遇人唤其闺中姓名,一时未能领会,还当叶修说的是“喂”,便道:“喂甚么?”

叶修奇道:“你做姑娘时不是姓魏?那白日与你做戏打斗的三人不是铁家三兄弟?”话音甫落,往她手腕上吹了口气。

冯夫人登时感到右臂酸软无力,手指松开,半扇瓷片应声而落。她这一骇,非同小可,蹬蹬退后两步,坐倒在方杌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瞧着叶修,口中喃喃念道:“怎么可能,明明你已……”

要道冯夫人在黑道横行多年,少不得用其美色,但武功着实不弱,不少打她这寡妇主意的好手反都折在她手下,如何看不出叶修适才并非使得甚么妖法,而是以口送出一道真气,打她右腕神门穴。她惊魂甫定,一则叶修既能自如运用真气,想必酥筋腐骨散药性已解,二则叶修轻吹一口气,便有如此之能,武功之高委实超乎她生平所见所闻,自己孤身一人,绝讨不到半点好。至于叶修认出她的来历,倒没甚么稀奇,她与铁家三兄弟本就不是武林中的无名之辈,尤其铁家三兄弟一般无异的长相、使的那几样兵器,便如发出的名帖一般。她四人不加乔装便赶来擒拿周泽楷,原是欺周泽楷非中原武人,不了解中原之事罢了。她自不知道,除周泽楷外尚有叶修,江湖之人也不知晓叶修,叶修却对江湖之事所知良多。

叶修撑着地站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尘,他以话诱冯夫人话时也不忘察言观色,想她所说确是实情,并无其他阴谋,摇头道:“早知这样,哪用如此费劲,还白给人占了便宜去。”他所指自然是方才和周泽楷“柔情蜜意”那一出戏,却不提同样也占了周泽楷便宜。

凡习武之人,一动一作之间衔接无一不显轻动灵活,冯夫人见叶修起身行动缓慢懒怠,复又起疑,难道适才只是误打误撞,或是有甚么目难辨认的打穴暗器?

叶修走近,见她呆呆坐着,奇道:“咦,我点你穴了么?”

冯夫人等的即是此刻,一掌倏地横向拍出,直取叶修小腹。她虽惊怖,然而见过不少凶险场面,不至全然失志,这一掌竭她毕生之力,定要拼着先伤叶修,她与叶修相距不足半尺,算准叶修避无可避,只得硬挨。

冯夫人发掌时叶修兀自不动,眼见冯夫人掌风就要扫到叶修衣衫,叶修竟似身后有股力道拉扯着他一般,向后滑行。他身子挺得笔直,竟连膝盖也不弯曲。人在前行之时做到此节已属不易,更休提后退之时,实在匪夷所思。冯夫人脸色再度大变,再才感到左手已空,原本拿在手里那张画像,已到了叶修手中。

叶修闲适而立,食中两指夹住薄纸一端,那纸轻轻袅袅垂落展开,画像的那面朝向对侧。他轻扣手指,薄纸左右轻摆,目光越过冯夫人,向也已起身的周泽楷问道:“这画你还要不要?”

评论(38)

热度(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