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6

周泽楷对汉地的了解,大半源自降蒙汉臣的描摹细述,这才一路上浑然似个老江湖,没有失手。但他自幼长于草原大漠,住翰儿朵,少见水泽湖泊,于这水性,自是全然不会了。他既不识水性,便也未曾料到人浮在浩浩江流之中,实难自控,纵然内功深厚可以闭气挨得一时半刻,不懂水性法门,游不到岸边去,也是枉然。

二人一在水上,一在水下,只听叶修又道:“问你会不会水,你不答我,还一副高深莫测的款儿,我还当你是条浪里白龙……”忽地风起江波涌,上流来水加剧,二人在江中一阵震荡,周泽楷握着叶修脚踝的手又紧了些。

叶修头枕江面,几下沉浮,无奈道:“我的水性也只是勉强使得,你别握脚,抱住我的腰,别乱动。”他声音不大,任江水响声隆隆,仍然播得开去。

周泽楷虽不会水,也不至惊慌,闻得叶修之言,双手即一上一下地往叶修身上攀附,好似将叶修当作一段浮木一般。待他头出水面,双臂内锁,环在叶修腰上。

二人在水中连体而行,到底仗着武功高强,无惊无险地游至江边。二人湿淋淋地翻上岸边,再往江中看去,来时所乘座船已成一团墨漆的影子,目及之处,隐约可见,因暂无人掌舵,在江中随波慢逐。另有一艘船张了帆,由北而南朝那座船驶去,想是去接应那冯夫人的。

周叶二人马匹此时仍在船上,周泽楷嘬唇长啸,声震四寰,竟引得深谷中猿啼相和。那接应的船离二人较之座船为近,听得啸声,舱中几人不明所以,只觉胸口烦恶欲呕,恨不能跳入江水涤上一涤。

座船与江岸相距益远,夜里不便视物,初时不见江面有何异常,半刻钟后,方见一黑一白两团物事向江岸游移,黑在前白在后,自是纵渊与白花花。

周泽楷催动内力,周身蒸汽腾腾,不多时衣衫自干,他见叶修无运功祛湿之意,心念一动,右手掌心贴在他左侧肩上,掌中热力催发,替他将衣物蒸干。

周泽楷与叶修同行已近月余,叶修初时真真假假地道自己身患怪病,周泽楷自是不信,后几次瞧他面色或晄白虚浮,或火旺潮红,做不得假,确是身受内伤,内息紊乱不均之症,只是稍加运功调息,即便复原,与寻常无异。周泽楷由此加以推测,会否叶修平时以深厚内功克制内伤,便瞧不出有何端倪,也不会削减其武功,但内伤既未根治,便有汹汹反噬之时,叶修种种异常,盖皆因此起?

他内心深处实无偷袭叶修之心,不会因此牵动杀气,只是见叶修不运功干衣,想借此机会,看他是否内伤复发不便运功,来验证自己的疑思。此时此地叶修未必会提防他,而旁人只要身具武功,无防备之下被人肩头按掌,不由得便会以自身内力抗衡,等叶修内力回引,他所受内伤的情状,自瞒不了周泽楷。

周泽楷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他既已认定叶修是太素,陡然出此一手,实为窥敌弱点的本能,以他磊落的生性,知晓便知晓,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趁人之危的事。

不料叶修并不躲闪,也不运功回力相抗,竟像完完全全信任周泽楷一般,混似个没事人,任他施为,还笑道多谢了。

周泽楷稍一迟疑,霎时间已明其理,暗暗感叹叶修胆色才智。叶修非是对他全无防备,只是吃准了他不会突下杀手,索性空门大开,无为以对。

二人这一番相互试探只在顷刻间,斗智不斗力,便也如同高手过招时的一沾即走,似实似虚。

这时二马距离越隔越远,纵渊矫健迅捷,已抵岸边,立身嘶鸣,由周泽楷拉拽上岸。白花花还在江中,游速渐缓,仿佛叫甚么东西绊住了腿脚。

待到叶修将白花花拉到岸上,白花花站立不稳,后腿一曲,跪倒在地,叶修扶它马头,它仰头长嘶一声,其声悲壮凄惨,卒不忍闻,叶修一愣,跟着白花花四肢抽搐,竟尔就此毙命,那声悲鸣,便是在与主人告别。叶修嗅得一股血腥之气,同时见它右侧后腿有一块碗口大的深色印记,疑是新染的血迹,他撕下袍子一角垫在手上,往白花花后腿关节处摸去,触到一只毒蒺藜,必是那俏寡妇心有不甘,又不敢向二人发难,便将一腔怒气都撒在牲畜身上。

江边以内是片竹林,竹影横斜,随风飒响,二人当下寻得一处地方将马藏了。

叶修与这白马相处时日不久,但马儿连日来朝以夕继地载他奔驰,白花花这可爱多娇的名字也是他取的,他害了马儿性命,不自禁地甚感惋惜。所有曾伴着他的事物一件件地离开,独他一再被告命不长久,却还活着。

出得竹林,月已中天,层云散尽,清光铺泻一地,但见四周群山耸立,远近黛色如团,江岸在左,二人沿路往山中奔去,想寻个山洞歇息,天亮再行赶路。奔不多时,忽听一二声鸡鸣犬吠,更在前方,料想左近必有村落人家,复又追着鸡犬之声,折而向西。

这处山脉地势险峻,山道狭窄迂长,时常仅容一人通过,山顶偶有落石,周叶武功高强,如履平地,几下纵跃过得窄弯,来到一处山中谷地入口,果见沉沉三两点灯火,一村落横卧其中。

借宿一事自不能指望周泽楷,叶修敲开一户人家,向人言明,他兄弟二人本乘船前往荆州探亲,孰料船行未半,因为船资与船家起了争执,被赶下船来,人生地不熟,在山里走了一天才找到此处,但求借宿一晚,不敢多耽,天明即走。

此地战祸不及,交通阡陌,鸡犬相闻,民风淳朴,这户农家内只一对老年夫妇,并无子嗣,见叶修说得凄惨,又因一年到头,难得有客上门,不仅将周叶请进门来,打扫房屋床铺让他二人居住,还端来菜饭,请二人果腹。屋虽是茅屋斗室,比起露宿山洞则好得多了。菜是青菜豆腐,周泽楷不饿,一箸未动,叶修却扒得津津有味,还道周泽楷享不得清福,莫看是青菜豆腐,此处的青菜豆腐,吸日月山川之精华,又岂是别处吃得到的?

评论(40)

热度(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