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7

周泽楷只道,我不饿。叶修哂道,想你也未必就饿,我将你从江中担上岸来,可是费力得狠了。言辞间竟大有要周泽楷承情之意。人在水中,身重为浮力所托,便是全不会武功之人,拖人而行也全不费力,遑论叶修?只怕十个周泽楷也担得了。周泽楷与叶修携游日久,应对已颇得章法,当下将自己那碗青菜豆腐倒于叶修碗中,以酬他“高义”。

当晚两人同卧一塌,和衣而睡。翌日清晨,鸟啼报晓,鸡鸣树颠,二人起来一番梳洗,那好客老妇已备下饭食供二人食用,叶修复又答谢,做足他乡异客之姿。他也是初来此地,另向那老丈询问西去出山之路。

周泽楷一直站他身后,这时自腰间摸出二两碎银放在桌上,显是用作食宿之资。周泽楷一贯出手大方,一两的物事给十两也是常有,但这村落地处偏僻,村人鲜少出山,买卖多以物易物,难见金银,他若给足一锭元宝,也太引人注目,对这户人家,未必就是好事。

那老夫妇自是不收,道庄稼人的饭食值不了两个子,周叶昨夜所居之所,是他们儿子的,昨日进山打猎未归,空着也是空着,让往来之人歇歇脚又算得了甚么。周泽楷不善推挡,去瞧叶修,叶修灵机一动,道:“两位老人家面和心善,硬是不收,我兄弟二人也不勉强,山路荆棘丛生崎岖难走,甚费衣衫,这钱……不如就当我向二位老人家买两身衣物罢,以备路上之需。”

这农户家中既有儿子,合度周叶身量的衣物自是有的,那老妇这才收下碎银,回屋取出衣物,虽是自家纺的粗衣缝制的麻布,手肘腿弯处缀有补丁,也濯洗得干干净净。那老妇拿过其中一套对周泽楷道:“庄户人家一年到头难有余裕,备不下许多衣裳,这一身是去年做的,你该能穿,那一身是前年做的,就让你兄弟穿吧。”竟是见周泽楷老成持重,叶修肤白面嫩,将周泽楷认作哥哥,而将叶修当做弟弟。

周叶辞别而出,二人一乘驰出村去,叶修想起那老妇错认之言,仍犹自好笑,不免轻笑出声。周泽楷当然知他为何发笑,虽不在意,却难免心想,做小的好便宜么,那昨日在船上,怎不见你称呼我为“泽哥”?

其实周泽楷内家功夫高深入境,理应与叶修这般,年岁渐长但形貌变化缓慢,怕到三十岁时,看着也只若廿岁之龄,但周泽楷这一派的武功源自藏传密宗,佛门内功皆以持戒为根基,讲究不著色声香味触法,周泽楷这一派既不参禅理佛,却要以极为相近的法门来修习内功,那便是要让人以六尘皆著之身,在练功时入“心如朗月连天静,性似寒潭彻底清”之境。周泽楷幼时始练其功,多年所致,难免影响心性,加之朝堂中的尔虞我诈,近年他参与其中,极为锻炼心智气性,到得如今,以他沉寡静冷之性,比之叶修的阴阳相济、抱朴自化,反倒显出几分老气横秋。

叶修要引路,便坐于周泽楷身前,路过一处洞穴,叶修喝住纵渊,对周泽楷道:“咱们到这山洞里换下衣服,乔装一番如何?”

他二人昨日议定,为避麻烦大省其事,当少生事端悄然入蜀,周泽楷见叶修向那农妇买下衣衫,便道他有此意。其实二人相处时日尚短,绝谈不上心有灵犀,每每想到一处,全赖想法相近之故。周泽楷当即一拉缰绳,纵渊向南奔去,径自驰进洞中。

二人在洞中各自除下所穿长衫,只余贴肉小衣。周泽楷胸前衣襟微敞,不及整理,洞中光线昏暗,叶修本未在意,但周泽楷衣襟敞口随双臂动作扩大一线,内里皮肤似有异样,叶修不由得扫去一眼,隐隐见得周泽楷胸口刺有花纹,观其形状,似是一只展翅苍鹰,栩栩欲飞。其时刺花者甚众,原不足为奇,但叶修曾闻蒙人一项习俗,只有亲贵才获准将族内所奉灵物刺在身上,以示生来便得长生天庇佑,他几次试探周泽楷身份均无所获,难道周泽楷竟是乾朝大有来头之人?

这一意一念只在电闪间,叶修神色未异,眼神也不多留片刻,周泽楷未能察觉,他已换好衣服,望向叶修。叶修动作稍慢,正整理衣衫,系束腰带。

周泽楷一望之下,不禁莞尔,绷持不住,漏出一线笑声,他笑声虽低浅,这空幽的山洞之中,回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便如纵声大笑一般。原来周泽楷换上的衣衫确是那农户儿子的,叶修所穿这套却叫那老妇另拿进去换过了,换成老妇人自己的粗衣荆钗。叶修眼下便做了山野农妇的装扮,他头发半披半束,抓得松了,插上荆钗,便如同妇人的云鬓发髻。只是他身量无半点妇人的娇柔婀娜,这身打扮难免有些不伦不类。周泽楷因是发笑。

明知周泽楷是笑他,叶修也不以为意,混不将自己这副怪相当回事。他从先前衣囊中取出两张物事,皆如人面一般大小,薄如蝉翼,颜色焦黄,竟是两张人皮面具。叶修将其中一张面具递与周泽楷,另一张自己带上。

这面具贴合人脸而做,扣在脸上,除去双眼鼻孔,五官无不巧妙贴合,以手试衔接之处,天衣无缝。周泽楷见叶修带上面具后立变异相,五官挪位,凸眼阔口,塌鼻厚唇,面色蜡黄之中隐现青黑,兼之麻点斑斑,由一个俊秀少年变成一个奇丑无比的村姑,偏偏表情生动如常,不似带了面具,倒像天生长成这样,暗赞做此面具者,手巧之功当真绝世无双。他见不到自己带了面具后是何种模样,但见叶修如此,料想自己与他应在“伯仲之间”。

果然便听叶修笑嘻嘻地道:“这面具是我昔日旧友所做,他有一小妹子,兄妹二人皆是天人之姿,他便行其反,做了这两个丑怪面具来哄小妹子玩,一人扮作天下第一丑,另一人作天下第一丑妹,出去坑蒙唬人。你俊得惯了,想必没尝过扮丑是甚么滋味,这便给你扮上玩玩。可好玩得紧吧?”

评论(40)

热度(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