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32

叶修挥袖拂中魏琛肩头实乃障眼之法,另一只手同时以快逾闪电的手法向魏琛囊中探去,拈走钱袋。

此举瞒得过别人,须瞒不过周泽楷。二人这一路上的吃穿用度,买驴住店,都由周泽楷会钞,这次终也轮到叶修使了趟银子。恁的大方,所使的自然不是自己的银子。

二人分乘驴马行出一段,叶修掂着沉甸甸的钱袋向周泽楷笑道:“这许多银子,谅他也花不完,我只好受累代劳了。”

周泽楷不语,也从怀中摸出一物,二寸见方,墨字金笺,竟是陶轩广邀天下英雄前来巴蜀参加武林大会的请柬。要混入武林大会,须得此物做凭据,方可入席。刚才众人都被叶修和魏琛引去注意,周泽楷趁机挨近一人,从他身上偷得,是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叶修背对周泽楷,自是见不到。

周泽楷将请柬递与叶修,叶修展开一看,略去陶某扫榻倒履以待一类的赘言,见这请柬上写的是“河南牛阿大牛阿二贤昆仲亲鉴”,想到陈夜辉身侧那二人,笑道:“那二人原来是兄弟两个,一个瘦似竹竿,一个肥似堵墙,混没半点相似之处。”又向周泽楷问道:“你有兄弟没有?”

周泽楷略一犹豫,点点头。

叶修道:“我也有那么几个,不过多年未见啦!”他将请柬还给周泽楷,这请柬请的是两个人,他和周泽楷也是两个人,周泽楷偷这请柬时必定所料不到,这时得见,将请柬拿给叶修看,自是有意看他会否与自己同去。

叶修心中明白,因而问道:“你就不怕我布下陷阱,来一招请君入瓮?任你武功再高,天罗地网扑将下来,怕也是插翅难飞。”

周泽楷缓摇头道:“不怕。”

叶修称赞道:“不入猫穴,焉得猫儿,贤弟好胆色。”他故意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得这般可笑,又道,“只比你敢叫我将你带在身边,逊色上那么几分。”

叶修直言了当,不加避讳,这番自大狂言落到周泽楷耳中,周泽楷也只是瞧他一眼,微微一笑便了。

叶修跟着叹道,“可惜啦,我还未想好该拿你怎么办。”

周泽楷收回目光,望向长街尽处,淡淡地道:“届时还望叶兄告知一二。”

叶修嬉笑道:“一定一定,这一和二还是可说的,到时你别怕才是。”


这几日各路人马陆续抵达成都府,人人都要吃饭住店,这偌大的通邑,几十间客店,竟连一间住处也难寻获。周叶二人连走数家客店,皆被告知客满。又进到一家客店,叶修尚未开口,掌柜的已连连摆手,说道小店客满,客官请另寻他处。

叶修道:“真是奇了,我还没言语,你怎知我要甚么?”

那掌柜的从算盘上抬起胖大的头颅,见二人相貌丑鄙,粗衣荆裙,只怕是穷乡陋民,更没好气,冷冷地道:“你要甚么?”

叶修摸出一锭银元宝,大喇喇地搁在桌上:“我姐弟二人要在这住店。”

那掌柜的见到银子,登时满眼放光,跟着又为赚不到这一锭元宝神色转黯,言语中却客气了不少,面带苦相道:“这位大姐,小店当真客满,不敢瞒你老人家,陶大人宴请天下英雄,人人忙不迭地赶来,慢说客房,就连我一家老小的住处,也让了出来,给客人住,只好请二位高抬贵脚,移步他处。”

周叶二人武功虽高,总不能恃强欺压旁人,自己住进房去,只好从客店出来。叶修叹道,没法子,只好换个地方,好在我本来也要去的,又自言自语地说,不过这样子可不行。他拉着周泽楷,寻得一家店铺,一人买了一套新的衣衫鞋袜,周泽楷不知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叶修说甚么,他也不问,依言照做。

买了衣衫,二人策马驱驴,向城外驰去,初夏晴暖,山青景丽,倒也快哉,出城向西行了十多里路,一道江水横亘南北,秀水泯泯,叶修下驴奔到水边,捧起来喝了两口,喊周泽楷也过来。他适才买了新衣,周泽楷自能想到他是要二人在此梳洗更衣。

他二人脱下那日从农户中买来的破衣烂衫,只穿着小衣,换上新衫鞋袜,又摘了面具,恢复成本来面貌,一番清洗整顿后,再由叶修引着,按辔折向南行去。

二人并不赶路,行速甚缓,如此又走了三十里路,天色向晚,方来到一处谷口,叶修一气儿不停,直入谷中,仿若回家般轻便自在,周泽楷也跟在他身后,驰将进去。

这谷口甚为窄小,仅勉强容一乘通过,且谷口外长草没膝,左右各有一排参天高树,枝叶相倾,将入口遮蔽得幽暗阴晦,不明其内乾坤者,多半见路不通,近而折返,不知此处实可通行。叶修早已言明找寻住处,又不见“寻”,而是径直而来,显然谷中该有一处居所。周泽楷思忖,不知是谁住在这里,蓦地心头一动,想到在“第一楼”中见面具失色的少女,难道是她?

二人一前一后走出幽窄小道,便来到一处四面环山的开阔谷地,周泽楷只感地势略微下沉,迎面进入一小片竹林,林内草长花研,风清蝶乱,果香阵阵,又地气和暖,隐有硝石一类的气味,想必地下生有温泉。出得竹林,复又上得坡来,居高而望,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两道溪水环谷而绕,斜阳暮色之下,波澜微起,水似琉璃,偶有鸳鸯水鸟,双双对对或逐戏水上,或拍翅而飞。溪水交汇处架有水车,水车旁另有院落竹屋,虽不十分华美富丽,但精致错落,架于水上。

周泽楷虽贵为一国之皇子,久居塞外,也未见过这等世外桃源,真如陶五柳诗中所云,一时为之心旷,心中暗道,何等兰心蕙质之人,才堪与此处相配。

这当儿只听叶修道:“怎样?当年我无意中发现这处所在,舍不得走啦,便建了几间房子,住了半年有余。”口气颇为得意。

周泽楷刚想此间主人“蕙质兰心”云云,叶修便出来自认,老大不乐意,叶修却又道:“不过现下送了朋友,我自是无妨,就是不知如今的主人家会不会收留你。”

说着二人已到院落近前,见一位少女站在院内,手里提着一把花锄,面向二人来的方向,笑意盈盈,似是早已恭候多时,果真是那酒楼中名叫苏沐橙的少女。周泽楷于中原各门各派的武学烂熟于心,苏沐橙打造兵刃的手艺天下无双,并非以武技闻名天下,是以他没听过苏沐橙的名头,原不奇怪。

小院内遍种桃树,桃花开得烂漫,未近先闻阵阵幽香,苏沐橙拉开门板让二人进来,叶修还未说话,她先道:“还欠一道蒸牛肉就好啦,今早我让人去后山采了新鲜箬叶,正好给你裹几只粽子吃。”言下之意已备下一桌酒席,就等叶修到来。

叶修问道:“你怎知我一定会来?”

苏沐橙道:“就算你不想我,也得想我这大师傅的手艺。”

周泽楷心道,你倒真了解他,怕就是如此。

院内建有竹屋三间,苏沐橙领着二人进其中一间,屋内陈设简单,只有桌椅板厨之类,不像女子香居,更像男子住处,倒应了叶修的话,可见苏沐橙虽住在此间,也没加以改动布置。

叶修指着周泽楷向苏沐橙道:“他姓周,你爱叫小周便叫,爱叫周公子也由你。”又指着苏沐橙向周泽楷道:“她姓苏,你已经见过了。”除此之外,更无一字,全不似江湖上引见新朋友那般热络,将对方来头、事迹一一加以说明。

周泽楷反应冷淡,故是性情使然,苏沐橙却也只是淡淡地叫了声“周公子”,便不再理会。其实她早从叶修处听过周泽楷的大名来历,然而浑不在意,径跟叶修亲热说话。

三人围桌坐下,自有一名丫鬟端上菜饭,盘盏碗盅,摆满一桌,好不丰盛。鲜笋荷叶,江鲜乳鸭,青菜野味,全取自谷中,以最平常之法烧制,保其本味,另有一碗烧鲻鱼鱼目,鲜美异常,想是叶修最爱,见他举箸不停,吃得欢畅。苏沐橙吃得不多,只给叶修添茶夹菜。

周泽楷自幼锦衣玉食,苦寒之地饮食不丰,皇宫王府中却样样不缺,所以他虽向对饮食不甚上心,但每每叶修与他大谈食经,他也应对自如,深通门道,只不过多在心里所想,而非口中所言。

饭罢丫鬟来收拾了碗筷,苏沐橙又命她在院中摆上桌子,摆几样鲜果蜜饯,拉着叶修来院中赏月。月初月淡如纱,夜如笼烟,哪有甚么月可赏,无非是苏沐橙拉着叶修陪她玩罢了。

叶修与她说了一会话,苏沐橙说要看天上星星,叶修便陪着她看,二人双双抬头北望,目逐斗柄。叶修忽而问道:“有酒没有?”

苏沐橙道:“川中名酒当属竹叶青拔得头筹,我刚差人买了两大坛子,买来酿蟹的。”

叶修点头道:“妙极,都端出来吧。”端得是豪气干云,仿若酒中仙客。

评论(37)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