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36

他二人大可在夜间赶到土地庙去擒住那堂主,以严刑迫他供出藏女之所在,只是怕那堂主口中藏有毒药,为守秘密服毒自尽,那便前功尽失了。因而周泽楷所说之法,乃是令叶修穿戴女子的襦裙素钗,扮作被掳之人,由那三人押解去土地庙,介时那什么堂主自会将叶修送往关押众女之处,如此便可轻易得之,一举破之,比之没头苍蝇般的乱撞打草惊蛇,岂不好了百倍?适才周泽楷在屋顶上透过瓦片缝隙四下查看,已发现西首房屋较为整洁馨香,想来该是那身首异处的店家之女所居之所,理应有些女子衣衫与装扮之物。

叶修哂道:“枉我叫你做贤弟,你实是不怎么贤的弟,你想出来的好法子,怎得你自己不去,要我何来?”

周泽楷道:“我身形高大,扮了也不像。”

叶修一挑眉道:“贤……嗯,不怎么贤的弟,勿要谦虚,就凭你生得这么俊,扮成俊俏的小姑娘,入宫去给皇帝老儿选妃子都使得。”

周泽楷心道,我皇帝都做得,为何要做皇帝的妃子,不如你作罢。此念一出,心中不由得一下震荡,原来我已经有了要做这皇帝的念头么?他是乾帝最幼子,又有一半汉人血统,本来论资历论军功,这皇位怎也轮不到他头上,他年幼之时也确无争统之念,但近年来他将藏区治理的井井有序,又助父汗打下契丹,给封为定西王,在朝中声望水涨船高,也因此引得定北王妒忌,他为自保,不得不时常与之周旋,本无夺嫡之意的想法也慢慢发生变化,但不到不得已时,总不能下定决心,实因他再清楚不过,皇位之争乃是一条不归之路,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再无第二条路可走,他属下臣子虽无人敢直陈要他取而代之,言词间时常便有此意,他一直未表态,偶尔却也想旧时秦王兄弟争统之事,实乃大事不拘小节,天下能者居之,方可使民安,使太平,他那些哥哥们,骁勇有余智谋不足,打得下这汉家江山怕也坐不稳,怎得他就坐不得?此事乃周泽楷心中一大要事,他念兹在兹,便没留意他为何想到让叶修去做皇帝的妃子。

叶修这时已推门进了西首的屋子,他口上与周泽楷争斗,实也觉得他这法子不错,一劳永逸,至于要他扮作女子,他又不是没扮过,有何难处。

那房内果是女子居所,虽是贫陋之家,女儿家所用之物倒也有些,都摆在镜奁之中,叶修先不管那些,在橱柜中取一套杏黄裙衫换上,又解开束发,打散了挽成个髻子,插上支荆钗,随后坐在镜奁之前。他先前扮成丑鄙村妇,有面具相助还不忘以湿泥涂抹手颈,可见行事很是仔细,这次要扮个俏姐儿,虽是夜间行事,黑夜中未必看得清楚,仍不忘补齐妆容。他从苏沐橙处认得匣中水粉唇脂画眉墨等物事,从未用过也猜得到如何用得,当下对镜胡乱理了一通。

对镜理妆乃女子天赋所通,其技巧手法有诸多讲究且独成一门,纵使叶修这般武学奇才,初次上手,不懂其巧只学其表,也无法圆融纯熟,周泽楷在一旁瞧着,他府中女眷众多,见得自然也多,他见叶修所画妆容不甚精致,眉上唇边均有瑕处,也不点出,径拿过炭笔便往他眉上浓淡不均之处描去。

叶修眉毛一动,周泽楷挨得近了,促膝坐下,与他面对着面,低声说道:“别动。”他画完眉,扔下炭笔,手指沾了些唇脂,复又点上叶修的唇,如柳稍拂水般轻轻抹拭,一对眸子深定定的,模样十分专注。

叶修只感唇上丝丝点点的麻意,突然问道:“昨晚你为甚么亲我?”

周泽楷食指顿了一顿,此时有风自窗子送来,叶修髻下头发披散开,一缕头发为风拂着,在他脸上轻轻擦过,他心中泛起一丝难持的酥痒,直想再吻下去,当下强自敛神,半响方道:“不知道。”

叶修“嗯”了一声,却也不再说话。

二人在房中各自休息等着天黑,叶修卧倒小憩,周泽楷自以本门练功法门闭目打坐。直到得亥牌时分,周泽楷自去院中解了三人穴道,叶修命他们带路,将自己当做擒来的白羊,送到那土地庙去。三人皆非良善,越货杀人甚么勾当都做过,但经周泽楷辣手整治,虽六腕齐断痛不可当,竟无一人敢惨嚎出声,乖乖地在前引路。

叶修设想周到,诸戏做足,他年纪轻轻,无武林宗师种种自恃身份的讲究,无甚么做得,做不得,他让周泽楷扮作三人新近觅来的帮众,将自己放进一口大布袋中,扛了过去。

到得土地庙外,果见三人在此等候,左右二人各持一盏朱纱灯笼,当中一人矮胖如球,负手而立,看那派头也似个甚么头领。那三人奔上去按帮中规矩行礼,口称那矮胖之人翟堂主,周泽楷装作武艺平平,负着叶修缓缓行至。

那翟堂主见三人手腕有异,似齐齐折断一般,即出言问询。那三人随便搪塞便过,想来那翟堂主也不甚关心下人死活,又问周泽楷是谁。那三人照叶修所教的说了。那翟堂主命左右之人提起灯笼照看,周泽楷低着头,也不说话,便似一副唯唯诺诺之相,那翟堂主并未起疑,见只有周泽楷负了一口布袋,转而斥责属下办事不力,两天的功夫只掳了一人回来,又命他们两日之内须得凑够一十之数,否则要他们好看。骂过一阵,那翟堂主令周泽楷解开布袋,着他查验“货色”。叶修为丝毫不漏破绽,装作昏了过去,感到那翟堂主圆滚滚的脑袋在他脸上乱看乱嗅,心中一阵好笑。

灯光微黯,叶修扮女子扮得九成像,那翟堂主也万料不到有人扮成女子迷惑于他,虽觉这只“白羊”身形颇为高大,但姿容妍丽,当属上等品色,很是值几个钱。他让左右从周泽楷手中接过口袋,拉了马匹过来,三骑自庙后院门驰出。

被周叶二人押解而来的三人见翟堂主已走,周泽楷又背对他们,互撞膀子发出暗号,同时夺门而出,他们时常在这土地庙与那翟堂主接头,自是熟知四周地貌,立时分三个方向奔逃,投入竹林中,要令周泽楷在黑夜之中难以看清。

这三人皆是奸邪之辈,不知害了多少良家妇女,周泽楷自不会放过他们,他缓缓回身,捏了三粒小石子在手里,以莲师八相指的手法同时掷出。

三人背心为小石子打中,同时扑倒毙命,周泽楷转身跃上树颠,追着那三骑的方向而去。

评论(52)

热度(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