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37

翌日天色微明,两座山峰之间的小路上缓缓驰来一驴一马,是时红日初升,圆轮似火,两骑自东向西,远远望去便如同自日中走出来的一般。当先那驴子活灵活现,响铃清脆,随后那匹马儿通体乌黑,只四蹄毛色为花中带白。正是叶修与周泽楷。

昨夜叶修被缚了手脚装在布袋之中,给人抬着走了大半夜山路,最后进了半山腰一处院落之中,这院子自外而看没甚么特别之处,似是一座乡绅的大宅子,其实为嘉陵帮白龙堂分舵所在之处,四下有暗哨把手。偏院有扇侧门,门后小路可通后山,那些被掳来的可怜女子皆被藏在后山一处用来储藏酒粮的隐秘地穴之中。周泽楷施展轻功,一路紧随其后,沿途尚有不少人把手,须对暗号才可放心,竟无一人发觉翟堂主三人身后尚有一人。

叶修在布袋中隐隐听得外间传来啼哭之声,且越来越大,便知到了地方,待那翟堂主将他放下,他已挣断绳索,自布袋跳出。翟堂主三人还未看清白羊儿已变作少年郎,便被结果了性命。叶修叹道:“今日若不杀你们,救了她们也是害了她们。”他一直在那翟堂主背上伏着,听三人对谈,知白龙堂买卖人口罪证确凿,并无隐情,当下便下手毫不容情。

地穴中向无烛火,只有翟堂主三人持来的两盏灯笼,众女子不知瞬息间变故已生,兀自哭泣,悲鸣声此起彼伏,叶修拾起一盏灯笼,提气将声音一遍遍地远播出去,道此间歹人已尽数伏诛,众女已无受困之虞,可自返家。说罢又将布袋撕成条索,与洞窟口缀下的绳子结在一起,编成一件绳梯,方便人攀上。众女待终确信无疑,无不喜极,纷纷上前拜谢叶修大德。

周泽楷探明地穴所在后并未跟叶修汇合,而是原路返回,将沿途哨子杀得干干净净,然后跳入院中寻到柴房,将茅草搬出分别堆了几处,取出所携火石火刀点火。不多时火起,院中余下帮众惊醒,皆尽奔走呼号,提水救火,无暇顾及后山,众女子趁乱四散奔逃。火烧了整个时辰,二人待众女悉数逃走后方才呼马唤驴,出得山来。

经此一役,白龙堂死伤大半,分舵几被一把火烧毁,想来短期内难续这勾当,而嘉陵帮亦要元气受损。叶修料想嘉陵帮中既有分舵做下这有损阴德之事,定恐传将出去,于本帮江湖中的声誉大大有损,只得酸的苦的一并往肚里吞,不敢声张,倒合了他向不欲大张旗鼓的行事。

周泽楷则另有所想,他忆起那日在酒楼内听得陶轩下属与嘉陵帮中人的只言片语,做官儿的与地头互为倚仗本就为常事,他几可断定陶轩与嘉陵帮关系非同寻常。西来成都一路上所遇之人皆称颂陶轩有中兴之相,现在看来只怕言过其实,否则他辖下焉能出现如此规模的人口买卖,说不得他不仅知晓此事,还从中分上一杯羹以饱私囊……他便如此,那也不足为患……但不管此事是否属实,都不可自藏地南下先取巴蜀,巴蜀险恶易守难攻,我大乾军士不擅攻城……异日南下后应先占鄂州,操练水师,再图巴蜀……

叶修未吃到那味熏蒸兔儿腿,自是心有不甘,进城后见得一家饭店甚是洁雅,直奔而入,点了四色小菜,伏案大嚼,中有一味蕈子烧鱼唇,鲜美异常,叶修吃得很是惬意,嘴上叫周泽楷也来吃,其实十有八九都入了他肚中。

出来饭店,二人信步而行,城中各处均有人谈论陶府今日大宴群雄之盛举,转过街角,道旁有座武侯庙,每日都有人往来参拜,香火兴旺,热闹非凡。时候尚早,二人便进庙游览。庙前一座石碑,乃某朝文士镌刻,二人方知此庙建于三百余年前,进到大殿,见四处未至荒废,当中武侯泥塑色彩艳明栩栩如生,可知几百年间向有人修缮补葺。

叶修因道:“自古帝王皆为生前身后名花尽心思,以为可千秋万代,死后只是腐土一捧,武侯一天皇帝也没做过,但以忠君之事千古为人称颂,铸像建庙立碑,无所不有无所不齐,孰是耶?孰非耶?”

周泽楷熟读汉史,知武侯生平,心中却无汉儒那一套,他沉吟半晌道:“他北伐若成,焉知尚能忠于汉室。”

如此骇俗之论,叶修听后却未有异,反而笑着向他道:“贤弟见识不凡,颇有为兄之韵那,北伐若成,汉室可兴,阿斗无能,取而代之有何不可?真英雄岂能为个人得失弃苍生与不顾?”

周泽楷踏前一步,一双眼定定望着叶修,说道:“那么……南朝气数已尽,蒙虽为外族,倘能造福中原……叶兄以为又如何?”

叶修一顿,惟面上笑容不减,道:“怎得突然如此肃然,叶兄以为如何,不以为如何,如何又如何呀?”

周泽楷却摇首不再多言。

到得亭午时分,无须打听陶府所在,且看人尘滚滚,绣毂雕鞍,都往东西方位去了,二人也跟在后面朝东西方位驰去。未到跟前,便听丝竹管弦之声,似有鼓乐手在此奏曲,偶尔夹有几声响铳,墙内墙外喧声流瓦。这等声势,不知迎接江湖上哪一个厉害人物。

陶府占地甚广,方圆近百亩,门口砌了两头白玉雄狮,数十家丁分列两队站在其侧,周泽楷这乌身白蹄马儿如今也有些名气,周泽楷入陶府前将它拴在偏僻之处,叶修这驴子却无人认得,叶修便直牵了进府,武林中癖好各异的大有人在,今日便不乏带些稀奇古怪玩意儿的,牵头驴子也算不得甚么,并不引人注目。

周叶二人所呈英雄帖自是日前周泽楷扒来的,那英雄帖的原主人河南牛阿大阿二兄弟并非甚么武林中大有名气之人,是以无人前来迎接,只有家丁带路,沿一条架于水上的石砌长廊,将引二人到内院正厅。

正厅前有方偌大的空地,摆满了酒席,侧厅与花厅门打开,也摆了酒席,与门外相较,显是为贵客而设。这两处相加约有三四百桌,所请之人遍布天南地步,可见陶轩今日声明之胜,众望争相归附。

他二人在家丁带到的桌前捡了椅子坐定,这桌在厅前院子的角落,旁侧正好有棵大树。叶修顺手将牵驴的绳子一端缚在树干上。正厅前此时已黑压压的聚满了人,叶修来前换下那身杏黄裙衫,周泽楷也换了身粗布衣衫,头戴斗笠,遮住大半张脸,二人毫不起眼,更无人认得。


评论(22)

热度(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