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39

他匆匆来匆匆去,只为“报偿”韩文清,一眼也不向旁边的肖时钦看去。

肖时钦见韩文清面色铁青,心中不免好笑,几年未见,他这师叔组还是恁的……嘿……叶修与肖时钦系出同门,肖时钦爹爹的师祖乃是未济真人的师兄,论起辈分,叶修算是他师叔祖,只是叶修散漫无形,亦不以辈分压人,二人自幼时相识起,肖时钦虽口称“师叔祖”,现下亦改为“掌门师叔祖”,却是一直以平辈论交,不用执那如下跪磕头一类诸多晚辈礼节。

叶修悠然而返,方自坐定,赫然便听那斗笠下传来一声“小坏蛋”。出此言者除了周泽楷还能有谁?如假包换,且正捧盏呷着冰镇杨梅露,显是将他那小孩儿无异的行径看在眼里。叶修不禁心下栗然:这是叫我么?绝不能够!

此时诸豪均已落座,筵席即开,高谈阔论之声亦减,家丁穿来梭去端上酒菜。那端坐于正厅之内的刘大人崔大人一同站起身来,先依照江湖上的规矩四面团团行礼,再端起酒杯,向众人告罪,解释何以陶轩不能亲来,并称代陶大人敬群豪三杯酒。

这刘大人姓刘名皓,这崔大人姓崔名立,二人皆为陶轩心腹,协他理诸政务,在巴蜀之地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群豪中不少人常居东南偏僻之处,陶轩名头响亮,自是知晓,对于陶轩身边的崔刘二人却没怎么听过,但见二人颇具气派,且都当着不小的官儿,纵陶轩未能亲至接待,也不觉受了怠慢,纷纷举杯相应,一时场面哄闹热烈。

酒过三巡,立时有人抢着询问陶轩眼下伤势如何,还道陶大人贵体为重,这许多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在,名医与疗伤圣药总是不缺,或可派上点用场。不少人随即点头附和。

刘皓拱了拱手,谢过诸人,道陶大人吉人天相,受伤虽重却未伤及要害,只是初时流血不止,现需避光避风,卧床静养云云。稍待片刻,环顾四周,即又朗声道:“陶大人言道,他受伤事小,万不可因此误了正事,以至错失与诸位共商抗蒙大计的良机,便令下官与崔大人代他主持英雄大会……“要论官位,刘皓尚比崔立低了一品,此间怎也轮不到他说话,但崔立一介文官,不会武艺,刘皓武官出身,武功了得,厅内厅外少说坐了几千人,要想人人听到,需以内力将话送出,二人这才暂换尊卑,刘皓接着道,”下官与崔大人追随陶大人多年,这些年陶大人时时谓:陶某人深受皇恩,当肝脑涂地,捐躯国难,昔日四州已为乱臣贼子所据,但凡吾尚有尺寸之地,亦当为先皇守我大陈……”江湖中人不同于腐儒,对忠君一事向不以为然,明君忠得,若是昏君,忠他作甚?但最看重尊诺仁义,爱国守节,刘皓这番话落到众人耳中,均道:当如是。

叶修却没听他这些,思忖片刻,附在周泽楷耳边低声说道:“莫说做哥哥的未有言在先,你若仍想与我结伴而行,可得约法三章。”

周泽楷心想:又浑说,明明是你先找上我来。却仍听他待说什么。

叶修装模作样一番,道:“这第一条嘛,便是只有我能叫你做小坏蛋,你却不能这么叫我……”

这当儿群豪中传出一声暴喝,接着谩骂之声四起,今来之人遍布南北,各操乡音,唯恐己声不够大,是以怒骂声如惊涛拍岸,一浪高过一浪,又如镬中滚水,漕漕不歇。武人多粗鄙猛夫,骂起人来能有什么好话,直娘贼、臭狗种,连对方祖宗十八代及阖家女眷亦不放过,叶修侧耳倾听,才知众人所骂之人正是周泽楷。

原来有人问道陶轩为何人所伤,捉拿刺客之事可有眉目,刘皓摇头道说来惭愧,此人武艺高强神出鬼没,几百名侍卫都拦他不住,我等连他面目都未看清。众人登时交谈不休,猜测刺客,厅前一人高声道:“刺杀陶大人之人,莫非就是那叫周泽楷的狗贼鞑子?”另一人道:“不错,陶大人联合江湖上诸位好汉子矢志抗蒙,必为这鞑子和他主子老爷所恨,是以欲除陶大人而后快!”又一人叫道:“陶大人日前悬赏万两黄金,捉拿周泽楷,此贼定是恼羞成怒,反倒去刺杀陶大人。”一人忽地站了起来:“诸位兄台言之有理,小弟日前得到消息,那狗鞑子早往巴蜀来了,说不定刺杀陶大人后潜伏在左近,意图不利于武林大会。”这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句句说进众人心里,人群中不乏平素聪慧睿智之辈,但蒙汉臣民之间仇恨已深,虽无半点证据,也觉此事定是那姓周的鞑子做的。

底下传话之人往往爱添油加醋,以耸人听闻,即便有些照本直接转述的,也架不住一段话经多人之口,早已失其本源面貌,这些人中,不少人听他人讲过周泽楷,说其与一般吃人肉喝人血、残暴成性的鞑子无异,且武功奇高,手段毒辣,这时听闻他就在左近,不禁心有栗栗焉。也有人心想,有这许多人在此,姓周的再强横,又有何用,一人一口唾沫也将他淹死了。武林中人极看重中原武林于武学派系中的正统地位,周泽楷连败几位素来德高望重的道宗,于中原武人自是大大地失了面子,正所谓是亡国之恨、门户之争一齐涌上心头,霎时间群情激奋,人人恨极,破口大骂周泽楷,誓要将他拿来祭旗。

几千人齐声叫喊,其势催屋震瓦,周泽楷耳听这千句百句污言秽语,居然也十分沉得住气,竟似没听见一般,问叶修:“第二呢?”

叶修想了想道:“你怎的如此不知变通,上来就说约法一章,明显不够瞧,这才说越法三章,剩下的二章三章还没想好,想好再说。”

周泽楷并不说话,反递了件物事过来,塞进叶修掌中。叶修摊掌一看,竟是个泥捏的大阿福,手掌大小,眉眼甚灵,白白胖胖笑态可掬,怀中抱了头赤红麒麟。叶修问道:“给我的?”

周泽楷点头道:“……小坏蛋。”

叶修心道,你定要占我便宜是不是,这名儿必是现取的,心中一动,要将他逗上一逗,将那大阿福还回去,道:“我可不要。”

周泽楷问道:“怎么?”

叶修嘻嘻笑道:“怎么你买这物什时,店家没说给你听?嘿,谅你也不知我汉人习俗,你瞧这大阿福是不是个小娃娃的模样……对啦,这是小媳妇中媳妇大媳妇买来求子的,你好生收着吧,莫赠与他人,来日娶了妻子,洞房花烛时可将此物藏在她枕头下,可灵得狠那!”随即见周泽楷将那大阿福端在手里,低头凝看,似在分辨真假,虽瞧不见他脸色,也觉十分有趣。

此时厅前众人已吵闹发泄一阵,刘皓连连摆手,示意群豪安静下来,换做平时,刘皓哪能轻易驱使江湖中这些性情各异的奇人志士,但众人业已生出同仇敌忾之心,一心对外,亦隐视陶轩为首脑一般,不由得同时静下来,听刘皓要说什么。

刘皓以江湖中人的声口道:“蒙人毁我家国,占我河山,我等上食君俸,下保黎民,必当为国捐躯,誓死杀敌,共御外侮!”众人轰然喝彩。刘皓接着道:“然现下天下大乱,危机四伏,穷陶大人一身之力,恐难成此大业,需请各位武林中的英雄豪杰襄助才成。想那周泽楷既为鞑子的马前卒,我中原之地英豪辈出,焉能令他横行?推演此理,这世上纵有千千万万鞑子,我们亦有千千万万汉人。焉能任人欺辱?”他这一番话,深具凛然大义,尽显忠义本色,群豪不住拍掌叫好“那是自然”、“定供陶大人驱策”、“臭老儿虽向不喜附官儿家翼尾,但必当以抗乾大局为重,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见群雄情绪激昂,刘皓暂止住不言,与身旁崔立相视一眼,脸现得色,旋即隐去。

却没逃过韩文清肖时钦的眼睛。

评论(43)

热度(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