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45

那口下战书的缁衣和尚尚未有嫌周泽楷怠慢狂大的言语,群豪中已有人大怒喝道:“狗鞑子忒也目中无人,这当儿还在说俏皮话!”随即自周泽楷前面、左右两侧各跳出来一条长身汉子,三人服色大致相仿,均持约四尺长的铁锏。周泽楷前面那汉子大声道:“我蒲阴派三位师兄弟虽本领微末,不才却也来学人打番狗。”蒲阴派为太行八派之首,说话之人即是三人中的大师兄,蒲阴派多年来居于蒙汉分界之地,所见生灵涂炭惨状甚多,自比南方之人更憎蒙人。

却听叶修哈哈大笑,说道:“你竟说他说俏皮话,倒是你这话俏皮得多了。”那师兄弟三人无暇理会叶修,三人大喝一声,六条铁锏分锁六个方位,同时向周泽楷攒刺过来。众人见他三师兄弟出手,时机、力道拿捏得分毫不差,如同出自一人之手,但一人出手断不能同时以这等碎碑裂石的力道同击人身上下六个方位。认出这“三才阵”之人不免大声喝彩,以助声威。这时又听得呼呼风声,似乎甚么有极沉重的物事抛将过来,众人定眼一看,原是那缁衣和尚站在园中山石堆叠之处,搬起一块巨大的山石直掷向周泽楷。那山石少说有三四百斤,那缁衣和尚不仅能将之举起,还能抛将过来,膂力之惊人,可想而知。第一块巨石未至,第二块巨石又到,众人想方才见那和尚走路,步履沉缓,现下见他扎定马步提气运功,双脚下陷,在石板路上踏出两个寸来深的脚印,想他练得是千斤顶一类的功夫,不少略年轻的武人直觉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也有人认出这和尚来头,说道:“这是千斤和尚,没想到他也来了。”

此时周泽楷四面八方的退路皆被封死,对方四人兵刃巨石呼啸即至,想要全身而退,只怕无法,躲锏则恐为石击,躲石则恐为锏中,周泽楷却仍神情淡然,不见着慌,只待那巨石和铁锏都将挨及己身,他才忽得拔剑而起,同时向身后掷出剑鞘,他那锈铁剑一直拿布绑了藏在身上,这时裂布、取剑、拔剑一气呵成,武功稍弱之人竟看不清他如何将剑持在手中。

眼见当前一块巨石就要从头顶猛砸下来,周泽楷不慌不忙侧身回引,锈铁剑递出,垫在那巨石之下,轻轻一挑,那巨石先得了千斤和尚一掷之力、又得了周泽楷一挑之力,飞来的方向因而改变,向右侧偏出,飞来之速亦加快,直向蒲阴派三师兄弟砸撞而去,周泽楷却借巨石飞来之力,偏身避过那三师兄弟的围攻。那三师兄弟躲闪不及,只听啊哟唉哟、叮叮哐哐一叠串声音响起,那三师兄弟的铁锏纷纷脱手飞出,砸毁了桌子砸烂了碗碟,巨石之力仍未全消,又将三人六条手臂齐齐折断。而那飞将出去的剑鞘,在空中画了条弧线,向后一块巨石撞去,鞘石相交,发出铮铮金石之声,那巨石受了这一击,竟尔就此变了方向,复又向那千斤和尚的所在飞了回去。那千斤和尚躲闪不及,惶急之中举臂相接,只听他一声惨叫,双臂亦被拗断。

周泽楷以剑尖挑石、以剑鞘掷石乃同时而发,那千斤和尚和蒲阴派师兄弟三人胳臂折断的喀喀嚓之声也是同时而起,由此到彼,只在瞬息之间。周泽楷剑已回鞘,众人还不甚明了,只见那四人一南一北,躺在一片狼藉的地上兀自呻吟,更添狼狈。

肖时钦却已看出,周泽楷断那师兄弟三人手臂虽是用巧,借力打力,但天下武功,至简至纯,若不是已到登峰造极的境界,这个“巧”是断断使不出的,而以剑鞘掷巨石的动作看似随意,更是隐含了上乘内功,不禁想他年纪轻轻,怎能身具如此功力?肖时钦再看叶修,见他周围地下亦直挺挺地躺了六七个人,动也不动,还被摆成了一朵花的形状,叶修正闲在“花心”之中,拿了几只粽子吃。原来这几人为分周泽楷之心,分而攻向叶修,被叶修一一点倒,还摆出这等阵势,要令别人投鼠忌器,不敢再来骚扰。

相熟之人上来与那千斤和尚和蒲阴派三人接骨裹伤,又有三个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也不说话,或举刀或持剑攻向周泽楷,周泽楷也不拔剑,捏了个佛印,凌空虚弹三指,三股劲气分别击向三人身上不同方位,一人右腕中招,长剑应声而落,另二人一个肩膀中招,仰天跌倒,一个大腿受伤,俯身倒下。跟着又一人自诸人中飞身而出,长声猛喝,自半空跃下,挥掌猛拍向周泽楷,周泽楷撤剑低眉,只以一根手指抵在他掌心,微吐劲力。那人被一根手指挡住,竟似被铜墙铁壁挡在了前面一般,掌力无法再伸半寸。掌力既不能散出去,便会自原经脉而回,反伤自身,那人手臂酸麻,支持不住,吐血跌坐在地。此后便总有三人与周泽楷缠斗,一人受伤退下,又有一人顶上,自是源源不绝。

众人皆明白此时杀周泽楷事小,但若无人可败之,竟似直认中原武林之中无人可制他,那便不是说塞外武林竟胜了中原正统么?那岂不等若谓番邦铁骑更胜九州华夏?这在爱国之士看来,只比杀了他还叫人难受。但周泽楷委实强悍,实非所敌,因此这些人并非庸手,皆是江湖上大有名堂之人,原碍于身份,不肯轻易与他人联手对敌,此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众人均想,蒙汉既为死敌,跟周泽楷也不用讲甚么江湖道义,况如今虽有车轮战之嫌,但这许多人倘若一起上,他只有被乱刀分尸的份,只是与他单打独斗,这还算便宜他了。然而中原武林豪强这边无论如何换人,在周泽楷手底下均走不过第二招便败下阵来,周泽楷倒似闲庭信步,潇洒依旧。

便有人想到,若是韩文清不走,抑或黄少天、王杰希有一人在此,断不能让这鞑子狂放至此,不少人把目光放到王升和肖时钦身上,此间武林同道之中,数他二人武功最高、名头最响,且看他二人何时出手。

王升便在此时骤然纵跃向场中,众人只觉寒光一闪,王升亮出手中“灵猿刀”,只是这刀却非是攻向周泽楷,而是直斩叶修,只听咯得一声清响,似是叶修举起甚么物事挡他一刀,王升越出数丈落地,众人才看清叶修手中物事便是周泽楷刚才递与他的大阿福。众人都见周泽楷说什么也要将这大阿福递给叶修,还道其中有甚么机关,或是特殊之物所制成,见其完好如初,未及丝毫损坏,并未甚惊叹。

叶修先将大阿福举到唇边吹了吹气,又摸上一摸,仿佛怕将他打疼了一般,方才奇道:“王兄莫不是打错了人?”言下之意王升该去寻周泽楷的晦气,而非是自己。

王升将刀一掣,冷然说道:“在下刚才便想领教阁下高招,请吧。”


评论(39)

热度(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