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49

倏忽间银光一闪,鞭稍已砸至面门,叶修身子斜里一侧,右手向下一探,解开缚在马鞍上的长索,手腕急抖,霎时间将一条长索舞将开来,仿若也成一条长鞭,往那少年鞭身上撞去。

这一索一鞭相交,蟒鞭斜飞出去,那少年虎口一麻,胳臂一酸,蟒鞭虽未脱手,但他见这略带病容的青年男子,只是以一条长索,轻飘飘地随手一挂,便有如斯威力,却也不敢再托大,当下凝神应对,只是脸上高傲之色不减分毫。但见他右手连连抖动,将一条蟒鞭使得更加灵活,半条盘于地上收止不动,宛如一头盘踞的巨蟒,另半条作蟒头,闪电般地忽伸忽收,怪招迭迭不断,令人眼花缭乱,且抡且舞,向叶修连缠带扫地卷去。

叶修这时已下马掠到一旁,挥舞手中长索,与那少年的蟒鞭斗在一处,鞭索罩下劲风呼啸,所到之处无不草飞树折,二人且战且走,奔到林间一处空地。另一边周泽楷和那使剑的汉子也斗得正酣,在林间纵跃来去,青影银光夹在一团,骤分骤离,如虎啸龙吟,一时胜负难辨,那中年汉子口中不时喝叱,周泽楷则沉着无声。

又拆了数招,叶修已将那少年的门路来历猜了个大概,心道:这小孩儿鞭上的功夫倒是不弱,假以时日,更了不得。嘴上却笑嘻嘻地道:“你这鞭法是什么名堂……啊,是了……莫不是滇中百花门的‘千脚捆草’?”

那少年临行前曾被人授意隐瞒身份来历,虽说全力出手之下,武功路数隐瞒不得,但死人断不会开口说话,只要杀人后毁尸灭迹便可,是以攻敌招式仍为本门武学,现下被叶修说破师门,他心中怒骂:放屁,本门的鞭法叫千手攒花,口中却紧闭不言,只将一条蟒鞭舞得虎虎生威,定要一显这“千手”如何“攒花”的本色。

却听对方又道:“你们百花门下,人人都是使毒的大行家,你这鞭子上虽然无嗅无色,说不定也是淬了剧毒的,这可危险得紧,哎哟,可别碰着我,哎哟。”那少年先听他说到“百花门人人都是使毒的大行家”,又听他说“危险”,而后便真似怕了一般不敢直撄已锋,东躲西闪,口中虽仍不言,心下却也是暗自得意,渐渐又见那人身形步法嬉顽夸张,直如同在“躲”在“藏”,却是每踏出一步都将长索抖到令他十分难受之处,封住他的鞭招,那少年只觉得难过至极,仿佛一身力气使不出来,也无处可使,心口闷恶难言,直要吐血。

他不知已被叶修“饮中八仙歌”的身法所迷,为脱其困,连连变招,这当儿又听叶修悠悠然问道:“说起来,你认不认得一个叫孙哲平的?听闻他现在做起了贩粮卖米的生意,富贵得很……”

那少年再也按捺不住,冲口说道:“小爷今日要你死,就算金锣大仙、观自在如来在此,也救你不得,休要说是一个叛出师门的叛徒!”

叶修闻言摇头叹息道:“误会,天大的误会,本来我的意思是……你只消直认孙哲平是你大师兄,我看在故人交情上,说不定会放你一马,现在嘛,除非……”

那少年接口道:“除非甚么?”他非是真想向对方求情,但他毕竟少年心性,听对方欲言又止,不免心痒难搔,忍不住便问。

叶修眨眨眼道:“现在除非你出双倍的价钱,求我放你一马,我才饶了你,反正就算我饶了你,也要算算你项上人头的价钱,到老孙家里去兑现银子……”

那少年听之大怒,大声道:“呸,谁要你饶!你等着,等我制住你,定要你跪下磕一百个响头,叫我一百声好爷爷。”二人口中不休,招式仍急,那少年说话的同时鞭稍抖出千万银点,正是“千手攒花”中的“千蕊同绽”,卷如狂风之势甩向叶修。

叶修长索抡成一条直线,直挂鞭稍,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将这招荡开,继而说道:“这有何难?你若能在五招之内将在下收拾了,我就依你所言,如何?”他此时已凭声音认出,这个少年便是在英雄宴上坐他西首那头戴斗笠之人。

那少年此时已知莫说五招,就算五十招,也未必能收拾了叶修,但要他直认办不到,未免大失面子,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正在踌躇,只听对方又道:“罢了,如此太过强人所难,不若我吃亏一点,五招之内将你收拾了罢。”

那少年不由得思忖:这贼厮鸟未免太过托大,难道我竟连他五招也接不了?便要答应,见叶修迟迟不说五招之内“收拾”不了自己又如何,又问道:“若你办不到,又如何?”

叶修长笑一声,说道:“那就再来五招便是,怎么,莫非你怕了?”

那少年深觉被叶修戏耍,怒不可遏,突然收鞭,左手变为掌,以游龙之姿,猛向叶修击去。他蟒鞭长逾四尺,说收就收,这鞭上的功夫确实非同小可,而他盛怒之下居然弃鞭用掌,可见这掌上的功夫才是他真正的看家功夫。他靠此黑蟒鞭,年纪轻轻便横行滇桂,这才养下了不可一世的性子,今日碰到叶修却连连受挫,说甚么也要将叶修毙于掌下,才能出这口气,便使出了他的独门掌法“三打三不打”。

就在他手掌将要触到叶修衣衫之时,忽觉脚踝处一紧,接着身子腾空而起,眼前所见之物均上下颠倒,竟是给人栓住了脚踝,就这样提将起来。

待那少年身形固住,已是头下脚上,给人吊在了树枝上,而吊他之人,自是叶修无疑。他不禁心下栗然,只觉平生所见之事未有今日之奇,那人何时、怎生出手的,怎的我什么也没看见?他竟真有如此匪夷叵测的身手?他只觉身子顺着树梢上下晃动,不知何故,苦于身体受制,难以使劲,只得吃力将头向后转去,便见叶修拉过长索的另一端,绕过树梢,绑在旁边一棵大树的树干上,然后拍了拍手,走到他面前。

只听叶修说道:“你刚才那招,掌中不藏毒,后招再施毒,令人无可提防,确是厉害的杀招,换作别人,只怕此时已伏尸此处,然而越是用毒的行家,身体无一处不可喂毒、不可攻敌,一旦为内力远高于己的人以掌力反弹,毒入五脏沿经脉逆行,立时便深受其害,怎的你连此一项也未想到……百花门的玉面毒手张佳乐也不过如此。”言下之意自是久闻其名,今日得见颇为失望。

那少年却一呆,道:“我……我不是张师兄。”

叶修也是一愣,“咦”一声道:“你是谁?”

那少年心高气傲,旋即恢复本色,道:“哼,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百花门唐昊是也。”唐昊自也不知眼前之人是谁,他只知有人出两万两黄金,要他跟一个高丽剑客联手,半路扑杀周泽楷及其随从,先给一万两,事成后再给一万两,他虽不屑与人联手,却也不会跟黄金过不去,当下按雇他之人告知的讯息,先行前往巴蜀等候周泽楷。他虽也去了英雄大会,却在周叶二人现身前便即离开,赶去和那高丽剑客汇合,好在前面埋伏等候周泽楷等人,是以未见叶修被人认出,也未见周叶出手大慑群雄。他刚才向叶修施以杀手,见叶修轻易避过他那一鞭,武功竟自不弱,这才甘心以己之“尊”向叶修动手。

叶修“哦”一声,便不再言语,唐昊见他恍然明了的神色,似在说“原来如此”,哪里瞧不出他那意思是说换作是他唐昊便不是“不过如此”了,而是“怪不得”,“那便十分匹配了”。气得直欲破口大骂。

叶修却不再睬他,转身便往周泽楷那边去,唐昊望着他的背影,一字尚未骂出,叶修已没入林中不见了。

评论(24)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