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50

叶修尚未走到近前,便觉剑气纵横,劲风排山倒海般袭来,令人睁不开眼,凉浸浸的寒意割面裂肌,直刺入骨,想是周泽楷与那中年汉子各自催动内力,正斗到万分险恶的关头。他刚才与那唐昊斗了一场,看似处处写意,时时闲适,实则中途顽疾隐有发作征兆,以至催发劲力时牵动了经脉中那两股阴阳之力,险些引得内息岔乱、半身不遂,他深知若着露半分便有性命之虞,因此甘冒奇险,拼着速战速决,此时遭受反噬之苦,真气运行阻滞,泥丸宫气海二穴内有如千针攒刺,痛不可当,甚至不敢稍加运功抵御,便在稍远处站定,见周泽楷虽占上风,但那中年汉子招式虚多实少,二人一时间僵持不下,且衣服上皆有几处破损,但均未见血,想是实未受伤。

叶修又凝神细看那中年汉子,但瞧他剑招身法既与中原武功大不相同,也不似塞外西域一路,又观得几招,瞧出些端倪,觉他出招飘忽莫测,诡异莫辨,明明看着是从左侧刺了一剑,那剑偏偏自右侧递出,虚虚实实着实难以防范。叶修蓦地里想到一人,此人名叫归无计,乃高丽国用剑的第一高手,被国王招安前专干刺客的营生,一条命三万两黄金,能够死于他剑下之人,非富即贵,或是武林泰斗一类的人物。据传被他盯上的人从未幸免,谁也不知他将何时出手、从何方出手,得手后即刻远扬,不留痕迹,因此便得了个诡剑的名号,原是“诡异”之“诡”,因他杀手的身份,渐渐地被人以“鬼神”的“鬼”相称,难道真的是他?

杀手自不会为了自己而杀人,以归无计的地位,不知是谁请他来的。叶修方才并未有一句问那唐昊,皆因唐昊似连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便十分笃定这二人是为周泽楷而来。

忽然间周泽楷身形一滞,剑招中顿时现出破绽,即是叶修一时间也难辨虚实,那中年汉子性情受自身武功路数所染,亦多疑爱使诈,便想必是陷阱,不欲上当,换作旁人,见到对手破绽定心痒难耐,忍不住要往其中攻去,但他定力非凡,竟不为所动。然而周泽楷在另一侧突发猛力,他渐渐支持不住,不得不往那破绽之中攻去。只听“嗤”得一声,周泽楷右臂被剑锋划破,登时鲜血如注,那中年汉子心中一动,料不到竟真得手,剑招上反而一缓。

高手过招,刹那间的犹豫足可致命,叶修见周泽楷侧身剑尖上挑,锈铁剑在空中画了半圆,出剑速度丝毫不堕,迅捷狠辣,甚至快逾他右臂未伤之时,大有千军万马亦可斩的气势,一径攻向那中年汉子右协下,那中年汉子右足一点,急向左侧闪避,周泽楷剑锋横理一转,一招“天山孤月悬”,紧追着向左削出,那中年汉子只得封剑格挡,只听“砰”得一声,跟着那中年汉子一声惨叫,矮胖的身子猛地向后飞出,同时一件物事自他身上飞出来,红线银光闪动,直摔向左,叶修自然看得分明,那物事是那汉子的剑,还连着一条右臂。

那中年汉子也算强横,落地后未晕过去,左手急点胸口右边肩胛几处大穴,以免血流过速失血过多,然后在身上摸出几个丸药吞服下去,想是疗伤一类的药。过了半晌,他才以左臂手肘勉强撑起身来,靠在一棵,面色惨白,咬牙忍痛向周泽楷惨然道:“好,好,今吾败于汝手,此后定不复再见汝之面。”

周泽楷便是要他如此,原来他亦清楚,论武功他虽胜此人一筹,但其武功是狡诈虚滑一路,胜他需费一番周折,且若此人见露败迹便逃遁而走,再伺机来行刺他,这一路必要多费时间,因此周泽楷不惜其身,故意卖个破绽给对方,引他入毂,拼着自身受伤,也要将他重创于此,以绝后患。

叶修缓缓走近,听周泽楷向那中年汉子说了甚么,那中年汉子一愣,回了些甚么话,二人叽里咕噜,说得皆不是汉话,叶修既以为那汉子是归无计,想必他二人说得便是高丽话。他问周泽楷道:“他是否是高丽的归无计?”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便道:“你的仇家未免太多了些。”

周泽楷心中冷笑,他的仇家何止一个“多”字,他半个月前得方明华提醒后一直暗中防范,因此今日甫一照面便猜对方是归无计,与他斗了几招,更是确定无疑。周泽楷自幼学得几国语言,虽不甚精通,对答尚可,他便是以高丽话直言问对方,是否受了二皇子赤兀的命令,前来杀他。

那归无计一则深奉成王败寇之理,对周泽楷的手段很是佩服,二则他在高丽仇家遍地,今遭断臂,少不得要寻到一处荒僻的所在,躲避一段时日,便供言不讳,直认其事,说受命于赤兀王爷,明为助周泽楷一臂之力,实则伺机将他出掉,果然与当日方明华的推测相差无几。

如此自是为了皇位,周泽楷心中既怒且痛,又一想大汗尚安便即如此,大汗病到这步田地,眼看一场兄弟阋墙的内祸便在眼前,虽说早知这因缘结果无可避免,仍不禁怃然。

叶修只见周泽楷面色森然,剑眉紧蹙,他不知其中关节,也想不到,只当想要周泽楷命的人多不胜数,又有甚么稀奇,一眼瞧见他右臂上的伤口颇深,兀自流血不止,已将一边衣袖染得殷红,便从自己襟上撕下一块布条,卷了卷,为他包扎伤处。

周泽楷偏过头看叶修,见他气色甚差,面白如纸,两颧却有赤红虚火之象,因问他:“怎么了?”

叶修先答道:“饿了。”又转向归无计道:“这位……归兄是吧,既然有缘相见,在下有一事想向你讨教讨教,传闻当年于朔州刺杀我大陈兴文帝的便是你老兄的诡剑,不知是也不是?”

他忽然问及此陈年旧事,周泽楷和归无计都是一愣,归无计摇摇头,却是以高丽话作答。

叶修听不懂,问周泽楷:“他说甚么?”

周泽楷似若有所思,他惯常如此,叶修也不以为意,虽他不答,但见归无计摇头,也知他已否认,突然再作一想,又向周泽楷问道:“他是否说了一个人?”

周泽楷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不是。”

其实便是周泽楷听不懂归无计说些甚么,也知当年刺杀前陈兴文帝一事与他无关,因为那刺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正是他周泽楷。而使得他忽然间若有所思的,便是这段朦朦胧胧,如同藏在摇荡的水晶帘后的昔日旧事。

评论(25)

热度(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