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56

那日周叶二人大闹英雄大会,后事如何,罗辑少不得一一相告叶修,原来那刘皓落入莲池,待众人七手八脚地将他捞上岸来,才发现他给人点了穴道,众人忙不迭地与他解穴,却因他穴道以独门手法所封,饶是此道高手亦无可奈何。如此大会无人主持,又因经了这一场,群豪中不少人觉得索然无味,均不提前言,告辞出府去也。一天一夜后刘皓穴道自解,已是人也走茶也凉,都是后话了。

又说这一日近午,邱非尚未归来,叶修独在城中饭店吃饭,这饭店叫枕江小筑,便是那日周叶二人自苏沐橙住处回来所用那家,叶修记得他家饭食精美菜肴可口,特再来尝。

别看这店店堂不大,菜蔬品类却甚丰,叶修叫了一壶竹叶青茶,一味牛舌鹿筋爆炒,一味春笋闷鸭脯,一碟芋煨白菜,慢慢吃着。当日周泽楷与他一道前来,有说有笑,今日只他自家对江下箸,不免形单影只。连那店伴自说:“小人记得那日还有一位模样很英俊的客官与您同来,怎得今日不见他?”未及叶修开口,又抢着道:“您别见怪,小人迎来送往,见的人多了,别无长处,只是记性好,您二位皆如那玉人一般,小人一见便忘不掉。”

叶修右手持杯,眯眼笑道:“那你看是我俊一点,还是他俊一点?”

那店伴只“嘿嘿”干笑,并不答话,这时又来了客人,往叶修左首那桌落座,那店伴忙去抹桌子招呼,问那客人用些甚么菜饭。

叶修听那客人说道:“与这位公子一样便可。”那店伴应了一声,转进入后堂,叶修偏头看过去,见那来人约莫三十多岁,生的中等身材,白净有须,一副堂堂君子相貌,头戴黑绒冠,身穿黄绸长衫,富贵之息不可掩。

那人显是也在打量叶修,面露善意,不住以目示好,叶修心说事无巧合,他定是为我而来,我那日大出风头,有人认得也不出奇,因笑道:“别人来此处为赏江上风光,阁下好像是来赏在下的,不知有何见教?”

那人欠身拱手道:“不敢,只是舍下备好一桌酒席,想劳请公子过府一叙。”

叶修笑道:“如此甚好,有人请客,白吃白喝,哪有不允之礼,请阁下引路吧。”

那人一愣,似是未料到如此轻描淡写便令叶修应承下来,忙呼店伴出来,连叶修那桌饭菜一同会了钞,然后走在前头,引叶修出去。

叶修见门口停了两顶软轿,那人上了一顶,也不客气,抬步跨上了另一顶,哪管这些轿夫将他抬到哪里去。不想这一路却甚熟悉,过得小半个时辰,轿子停下,复又给人抬起,又走了一顿饭的功夫,轿子又停了下来,有人上来打起轿帘请他下轿。

叶修游目四望,见足下所立是所宅院的深进之中,但见一条石板路曲折前伸,路两侧茂林修竹,芊蔚青青,极是清幽僻静,路的尽头一片青石地上,大理石栏杆环绕着一座雕花阁楼,纡连着两间大屋,其中一间大屋门楣上悬着一块朱红的匾额,上书“尽忠堂”三个大字。

此处叶修未来过,不认得,但自那枕江小筑来此的路叶修却认得,知此间是不久前他刚和周泽楷来过的陶轩府邸。

那人打了个手势道:“公子请。”便在前面走着引路。二人沿石板路一前一后走进那“尽忠堂”,叶修见这屋内中甚阔,却是空空荡荡,无甚摆设,只有一座八扇楠木琉璃屏。再随那人走进内室,见这屋在中央摆了一件考究供桌,桌前放了三个蒲团,桌上两侧燃着白色巨烛,当中置果品香炉,供奉着两个牌位,其一上书“大陈英宗孝显皇帝”,另一上则书“大陈太子贞”。

此二牌位所供,便是前陈最后两位皇帝,那太子贞即位不久便身死亡国,无庙无谥,虽其宗室所建新朝各有追封,亦有宗庙供奉飨祀,显然此间主人并不承认,牌位上不提其他,只供了太子名讳。

那人在牌位前拈香礼拜,而后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叶修站他身后,也盯着那牌位,在心中虔诚默祷一番,口中却调笑着说:“陶大人言道要请在下吃饭,不知这无菜亦无饭,却是怎生个请客法门?莫不是记恨在下搅你美事,埋下百十刀斧手在侧?”叶修纵不认得陶轩,见到这般情形,怎还猜不到。

那人并未出言否认,只站起身来,面向叶修,忽得又跪将下去,叩首后口中称道:“臣陶轩,叩见殿下千岁。”



--------------------------------------


暂时没了(。

评论(62)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