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59

二僧叙完话后即便动身返藏,周泽楷也下令众兵士拔营启程。他心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那便是回藏地翻找师门典籍,找寻是否有其它治八阳掌之伤的法子。想过后自己也便摇头,眼下的事刻不容缓,说不得只好先将叶修之事放在一边。

当下一行百余人快马加鞭,自西向东而行,沿途走官道,先到河中府,翻龙门山,再折向北,过曲沃、沁水。这条官道现在蒙人掌握之中,周泽楷一行人常遇乾兵将领查问,那些个兵将得知这一队人马乃定西王所领,争相上前跪拜,望一睹风采。有幸见得到的,回去免不了传颂一番,久闻定西王爷天人之姿,名震草原,果真如此云云。

此时这一带经战火连年摧残,已是满目疮痍,田地荒芜,饿殍遍野,有的村子通村只余荒屋,半焚半荒,不见一个活人。亦有那卖儿鬻女,只为求餐囫囵饱饭的。其惨状言词实难表述于万一,之于周泽楷,又另是一番触动,他想起那日在武侯祠中和叶修说的对话,心想:天下的百姓,管他是蒙人还是汉人,所求不过一餐饱饭、一屋居住,陈皇不仁,该当有亡国之祸,眼见之处便是成王败寇的代价。但叫我能取而代之,定用贤任良,与民修养生息,那时四海升平,百姓焉有反理?

这一日周泽楷一行人抵达晋城,在城外见山坡上下,营帐连着营帐,一眼望不到头,这些帐篷皆是白顶,远处望去,犹似草原上牧人赶着群羊。当年乾人一度攻入陈朝都城洛阳,灭亡大陈,后因多族联军出现内讧,乾兵不得不暂撤出洛阳。此后洛阳归入建在汝宁府的新朝,而晋城仍在蒙人手里,屯兵伫粮,两军隔黄河而望,其时乾朝兵强马壮,汉军四分五裂,为弱势,但因蒙人有意先将北方统一,又以南方朝廷为瓮中之势,才能与汉人军队形成多年对垒之势。这一年乾帝命大将车乐根点兵备粮,刚要大举南下,孰料不仅乾帝身亡,连车乐根亦暴病而亡,却成就了周泽楷的机会。

江波涛未来之时,周泽楷无日不在思计定策,当时便修书一封,向朝中上疏,奏请代车乐根之职,南下攻城拔寨,以慰大汗在天之灵,并令人快马加鞭送往上都,现在未得朝廷之令,便命众人不可入军营,一行人在辕门外另搭了帐篷居住。但军营内兵将如何不知,皆想新的主帅定是这位五王爷无疑了,是以每日都有原属车乐根手下的都统、将军过来请安。

等了几日,周泽楷派去的人终于赶到晋城,进账参拜后,为周泽楷奉上先大汗大皇后的手谕。原来大汗宾天,新汗未立,依蒙人世代规矩,由嫡皇后监国。这位大皇后乃是定北王之母,盼望其子一登大统,务要为儿子铲除障碍,巴不得周泽楷远离上都,是以周泽楷所请皆无不允,封他为正二品的龙虎卫上将军,代车乐根领那一百千户,随他而来的朝臣也各有封将,一一如前所料。

江波涛将那手谕细看两遍,道:“大皇后这道手谕看似尽允了王爷所请,但既不说派兵增援,也不提粮食马草,时日一久,恐我军难以支撑,便有成为孤军之虞。”

周泽楷亦点点头,当即唤来几位将军,令拿来军士花名册,详细问询诸项事宜,城中贮有多少粮草,兵卒马匹可用之数几何,如此筹措一番后道:“也够用了,拿下洛阳,自有分数。”

 

转瞬过了三个多月,因这一年六七月间又置有一个六月,此时才是七月间,正当酷热难捱时,但见鄂省往三清山去的官道上,有一位少年郎,身穿一件绿罗长衫,骑着驴子,口中嚼冰,一路蹄声得得,迤逦东去。他不着急赶路,昼出夜伏,沿途饱览山色,尽吃美食。只瞧他一副雍容度像,令人心疑若非修道仙人,定是人间贵胄。

这一日他来到荆门县郊,午时烈日当空,丝风也无,炙得人汗流浃背,见路边挑出一个酒招子,知有个酒家在此,便将驴子拴好,进去捡了张桌子坐了,要了壶茶,两碗茶点,慢条斯理吃将起来。

方圆几十里,只得这一间酒家茶肆,店中坐了不少人,过不多时,又一伙三人进了来,这三人行商打扮,风尘仆仆,在窗边一张桌子旁坐下,要了一坛酒几样菜肉。酒菜上来,那三人吃喝了一阵,低声交谈。店堂中有耳目甚灵者,听出三人口音,拔高声音问道:“朋友可是从河南来?不知狗鞑子眼下打到哪里了?”

那三人中的年长者放下酒杯,叹口气道:“完啦,全完啦,河南已经是鞑子的地盘了,连那汝宁府的小皇上都成了阶下囚。我叔侄三人常年在豫鄂两省做生意,早在荆门置下点产业,合家老小才有个逃难的去处。”

又一人冷声道:“覆巢之下无完卵,河南已是不保,鄂省岂能长久?狗鞑子既打下汝宁府,首要便往鄂州来了。”

却有个年纪轻的汉子粗声粗气地道:“尊兄此言差矣,听说那鞑子带兵是个少年将军,鞑子上下都将他奉若神明,令出如山,而那汝宁府的一窝脓包,在上的昏庸无能,在下的一味贪枉谄媚,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此消彼长,抵不过鞑子也在情理中。但坐镇鄂州的可是鼎鼎大名的参同肖家,汝宁府那些臭官儿怎能相同?听闻已有几路义军前来附翼,更何况……”那汉子故意买了个关子,目光在众人眼前一一掠过,见众人听得出神,才道:“琅琊山庄的韩文清大爷也带了不少人马,来鄂州相助肖总镖头。”

众人惊噫不止,声中夹杂着敬重、钦佩之意,想是韩文清威名素著,在民间很有威信。那初来的少年郎听了却只是想:我本想先回三清山看看郭明宇将我的文竹鸡与荣阳鸡养得如何了,再去洛阳祭扫先父之陵,现在看来行程需改,要先去鄂州盘桓盘桓了。

这少年郎自然是叶修了,那日他从陶府出来,回到分舵,正巧邱非也回来了,他将二当家的位子过给邱非,又接到苏沐橙的帖子,说他事既已毕,不如再回谷中小住几日。他知定是魏琛将他之事报于苏沐橙知,不忍心拂了贤妹好意,便依言前往。彼正是山中物产最丰之时,叶修每日啖河鲜食山珍,口齿生香,不亦乐乎,如此过了十几日才辞了苏沐橙出谷,又往云贵等地做了几件赏金的案子,赚些银钱盘缠,才复往东去。

评论(11)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