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62

叶修所料分毫不差,周泽楷帐中果然有个汉人军师为他献计,此人便是方明华。当日周泽楷自潼关启程时,方明华也带上得力家人从鄂州启程,一路轻骑快马,秘密北上,与周泽楷在晋城汇合。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方明华虽谋略不如江波涛,更不消说他主上周泽楷,但他在南朝经营多年,对南人脾性了如指掌,借做生意之便,不仅在各处安插细作,查探主要大城的城防等情况,更以金银买通了那四府一些上下官员,对朝中情形也知个大概。这些年来又令着人绘制了地图数卷,此时皆一一呈报给了周泽楷。用兵之道,首要在于知己知彼,周泽楷几个月便打下豫省,除他以全局观之,定谋划计、奇计迭出外,江波涛与方明华都要记上一功。只是方明华既离鄂州,方家名声势力皆大不如前,大半产业由肖家并了去,鄂州实已为肖家掌管。然以今成果观之,却是大超所值。

周泽楷自挥师开向临安,将后方军事交由他叔叔特木尔,那特木尔王爷一向辖治冀地,兀良哈歹大汗一朝均不得志,且素与定北王不睦,此番便是明摆着与周泽楷结成同盟。

这一日乾军抵临临安城外三十里处,即下令安营扎寨,掘坑造栅,与围颍州城策略相类,单留出一条狭小道路,不阻百姓逃难,有意引起城中恐慌。其实也因周泽楷多读汉书,待黎民颇有仁念,只是他之仁,非妇人之仁,心中甚明一将功成万骨枯,生当乱世该有此劫,然而不乱何治,唯来生再作太平人。

周泽楷部署妥当,令江波涛守在此处,自己则带一万亲兵径去庆元,方明华亦随同而行。周泽楷将这一万亲兵驻在山间,扼守住临安至庆元的必经之路。日间亲兵来报,说大皇后颁下懿旨,彰其战功,不负先帝厚望云云。然而除此之外,一赏俱无。原来其时乾人攻城,为振士气,乾帝便下令,破城将领可尽取城中妇女财宝,是以大皇后以为周泽楷连下数城,金银俱丰,面子也不作了,支字不提封赏之事。

但周泽楷为束军纪,严禁部下破城后抢财掳人,此一军纪原本对一众军士难以交代,好在蒙人尚武,最敬重英雄,众军士在草原已闻周泽楷之名,此番跟他行军打仗,见他料敌先机,用兵如神,更当他天神一般,每令必遵,又兼周泽楷额外多有赏赐以示安抚,军中无不心悦诚服。

周泽楷见大皇后言生辞疏,也不在意,他自有眼线在朝中,早已知因他连战连捷,打下河南,在朝中引起一番震动,尤其是他在洛阳城外,于两军对垒时弯弓搭箭,一箭射掉了守城大将头盔上的翎子,让他吓破了胆不敢出战,比之一箭将人射死还要威风百倍,亦在上都成为人人传颂的美谈。想来大皇后见他连立军功,甚是不悦,又因他如今深受拥戴,不便妄动。

这时方明华进来帐中,周泽楷与他商议一阵军情,而后见方明华神情古怪,似欲言又止,便问他怎么了。

方明华道:“臣下收到奏报,巴蜀武林下了江湖追杀令,点子便是那叶修,想来该是陶轩从中作梗。”方明华实未从周泽楷处听说只言片语,但他所布耳目众多,周泽楷与叶修大闹陶府一事,早已知之甚详,又道:“听说不仅巴蜀武林的高手尽出,陕甘、云贵、江南等地,也有不少人出动,据我所知,便有青羊宫座下大弟子、人称两龙剑的赵禹哲,崆峒八卦门的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八位大长老,两湖第一暗器高手钱三镖,来去无影点苍苔,怪刀客盖才捷,还有孤山夏家……这些好手,林林总总几百号人,正布下天罗地网寻他踪迹。”

周泽楷甫闻叶修之名,不由得心中一跳,他虽挂念叶修,却不担心,自是觉得天底下也没几人能奈何得了他,单打独斗那不消说了,便是对方以多为胜,叶修定也能安稳脱身,心中又想:他们追杀他,定是因为他与我混一起的缘故。不知怎的心中竟有一丝甜蜜。又听方明华说了这些名字,轻轻“哼”了一声。

方明华知道周泽楷那“哼”下之意,便是“这些个货色算哪门子好手”,微微一笑,心里想道:这些人入不了王爷的眼,但依我看当然要算好手了。此时江湖中已将周叶二人之事传说得十分不堪,坊间勾栏的淫词艳曲,也不过如此,又直将叶修说成比周泽楷还可恶十倍的走狗恶贼。此番种种,方明华自不能说与周泽楷听,只是道:“叶修既为太素,便是道门自家人,这次众人追杀他,想是因为他与王爷在一起,犯了中原武林的众怒,那陶轩手下的得力之人,叫刘皓的,也在其中,听说他当众对叶修喊,要他快快杀了……嘿……王爷你,大伙儿便不和他为难。”刘皓说到周泽楷,能有甚好言语,不是狗鞑子便是臭厮鸟,方明华不便直述。

周泽楷心想:以叶修的性子,听了刘皓当众那一番话,便是真要杀我,也不可能好生回答,势必更犯众怒,想了一忽,道:“若有消息,再来报。”

方明华领命出去,过了几日,果然来报,道:“有一伙人,约聚了一百多号,在浮渡山飞来峰将叶修截住,叶修施展轻功将他们引至隘口,彼处山路狭窄,只容二三人通过,一侧临水,叶修每次与二人交手,将这两个拨下河,再放两个,口中不断喊着二、四……喊到四十数,便收招不打,跑下山去,那一干人等空着急,却过不去,只能眼睁睁看他走路。”

周泽楷闻言,良久轻轻哼笑一声,徐徐吐出二字:“调皮。”

过后几日,方明华依旧来报,可见追杀叶修之人日渐增多,这中间有人专事查探叶修行踪,有人调兵遣将,有人指挥围剿。周泽楷也从众人追查路线中推断,叶修极有可能是来找自己的。


评论(27)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