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66

叶修落入海中之时,神智尚有一丝清明,只感到后背火辣辣的,右肩骨骼欲碎,痛入骨髓,同时丹田中空空荡荡,半点气力也提不起来,如同周身穴道经脉都给人封住了一般,登时想起那江湖中人闻之丧胆的“玉虚针”。

这“玉虚针”乃天下最歹毒的三种暗器之一,得名于昆仑山的玉虚峰,江湖上传言,此针的主人便在这玉虚绝顶上隐居,是个美艳的妇人,叫作玉娘。此针外形似妇人的缝衣针,只是要细上许多,那也罢了,此针歹毒之处在于针上所淬毒药,一沾即中,若是见血,中毒更深,毒发更快。中此毒之人无法催动内力,如内力都给化去了一般,虽不致死,但若无玉娘的独门解药,时日一久,功力便会慢慢褪去,有如废人。习武之人落得如此下场,往往比死还难受,是以这暗器又为三毒之最。叶修想那适才打中他的暗器形似针,细如牛毫,必是玉虚针无疑。

他自海面上勉力浮将起来,浪头接连打过来,喝了几口海水,终感难以支撑,复又沉到海面下,几番浮沉,神智渐迷。昏昏沉沉之际,忽然觉得有个人揽住自己,将自己的身子往上推……谁……是周泽楷么?怎得他也在海里了?

又怎得,叶修与四大道忽得打了起来?原来那在竹亭外现身的老者乃是正一道的道宗太宏真人,叶修跟在他身后,来到海边一座礁石旁,见四大道宗的其余三位也在此等候。

叶修上前与四人分别见礼,道:“太清、太宏、太明、太瞻四位师兄好啊,别来无恙,四位瞧来仍是十分清健。”

那净明道道宗太明真人是个矮瘦的老头,黝黑的面貌,一把长须,四大道宗中以他脾气最为火爆,当下冷笑道:“贫道四人打扰二位月下饮酒的雅兴了,可真过意不去,嘿嘿,嘿嘿。”

这四位道宗虽是道门地位最尊崇的四人,叶修亦是灵宝道的道宗,不必屈从于他们,但他们年纪都比叶修大得多,叶修在他们面前倒十分端庄,一改往日嬉笑的神态,被太明真人当面嘲讽,也只是笑笑,并未回嘴。

那前去请叶修的太宏真人道:“太明师兄,请稍安勿躁,先听小弟一言。”那太明真人“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负手站到一边。太宏真人接着对叶修道:“小兄四人年事已高,久已不出山门,此次为太素师弟前来,想必师弟也清楚所为何事。”

叶修道:“是为了听说了我和周泽楷的事。”

太宏真人直言不讳,道:“不错。但是我们也不能仅凭陶先生一面之词,便完全相信他的话。”

叶修笑道:“这么说来,四位师兄同样也不能仅凭我一面之词,便相信我说的话了?”

那太明真人怒道:“你还用的着说么?你干下的好事!昨日你进了鞑子军营,一日一夜都未出来,还是那狗鞑子亲自将你抱进去的……此乃我们潜在军营中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方才你们在那亭子里花前月下,推杯换盏,这也不错吧?那亭子还是那狗鞑子赶在白天特地为你造的,对你倒真是好得狠那。你们两个……嘿嘿……陶轩说你被那番狗迷惑,勾搭成奸,背弃师门,辱没祖宗,看来果然不错。”他见叶修撇嘴嗤笑,更是气得眼中出火,喝道:“叶修你笑什么,难道我还冤枉你了不成?”

原来叶修自临安往庆元这一路上,四大道宗一直蹑在他身后,叶修内伤复发之余,并未觉察,四大道宗又因忌惮他武功了得,只是远远地跟着,观其作为,潜入乾军军营中也是如此。因此只见叶修伏在周泽楷怀中,周泽楷将他抱进帐中,并不知晓这中间真正的情形。而以叶修的性子,别人编造谎言、设计陷害他,他懒得与其争辩,别人误会他、不理解他,他也不愿多作解释,便微微笑道:“小弟只是觉得,太明师兄所说甚是生动,可比那小曲中唱得还缠绵悱恻。”

太明真人以为叶修拿自己取笑,直气得胡子都要吹起来,待再要骂他不知廉耻,太宏真人已叹了口气,道:“师弟,你这是何苦的由来?”

叶修反口道:“四位师兄仙体道胎,供凡尘俗务驱策,又是何苦的由来?”

太宏真人道:“两年前小兄曾与师弟秉烛夜谈,劝师弟出面重整旗帜,联合旧部与各地义军,共御外侮。师弟道,散沙不可重聚,如此只是徒劳,宁可舍弃皇家的身份,只求以个人之力尽人事听天命。师弟心胸旷达,此认识不可谓不清醒,且深谙我道门体任自然不拘世法之旨,师弟的见识,尤在小兄之上。但师弟却不该与那番邦胡虏的王子为伍,公开与中原武林为敌,此举不仅大大违背了我道门清规,亦违背了我们习武之人的宗旨。”

太明真人从旁喝道:“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以至你先祖蒙羞!”

叶修正色道:“小弟先祖蒙羞与否,自由我来向先祖告示,不劳师兄挂怀……四位此番若单是为了劝解小弟,想必也用不着一齐前来,四位齐来,那必不是为了劝解小弟,不知是也不是?”

那太平道的道宗太瞻真人道:“不错,我们想请师弟回三清山闭关,潜心修道,此后不再问江湖事。”

那身穿葛布道袍、头戴黄冠的太清真人也道:“此事对师弟是福非祸,太素师弟若能因此早早悟道,也不枉尊师的嘱托。”

叶修听四大道宗言下之意,俨然是要将自己软禁在三清山上,他如淡云高树,微微一笑,道:“师兄此言差矣,小弟的师傅最听不得这种话,存悟道之心,便永远无法窥及天境。不过仍要多谢四位的美意,只是小弟俗心未泯,恐怕难以从命。”

太宏真人默然无语,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道:“如此那只有得罪了。”

四道方才就已分别占据叶修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将叶修夹在中间,显是早在防他脱走,太宏真人话音甫落,太明太清已掣出兵刃来,他二人一人使拂尘,一人使剑,太宏太瞻则使一双肉掌,暗暗聚气。太宏真人道:“师弟武艺已窥天境,要论单打独斗,小兄几个都不是对手,说不得只好一齐上了,请太瞻师兄为我等掠阵。”

太瞻闻言右足一点,向后掠出数丈站定,太明最捺不住,爆喝一声,拂尘首先横扫而来。他脾气火爆,武功却走得阴柔一路,一柄拂尘使得迅捷凌厉,如一条九节软鞭,却无丁点儿声息,霎时间由左侧荡来,直扫叶修下盘。太清真人则一声轻啸,长剑抖出,星芒暴涨,洒开万点银光,将叶修周身笼罩在剑影之下。太宏真人也在此时出手,双袖鼓风,涨满真气,双掌如穿花蝴蝶,翩翩向叶修前胸飞到。

四大道宗都是内外功夫登峰造极的高手,能令其中的三位不顾身份,联手出手的,当世之中只怕除去叶修,也无一二人。这一击自是非同小可,叶修也一改游戏之态,凝神沉着应对,他与三道虽从未交过手,但他师父乃一代武痴,包罗万象,与各门各派武功无所不知,三道一出手,他已瞧出太明这拂尘上的功夫叫“十拂功”,取的是道祖汉钟离十试吕纯阳之意,这“十拂功”只有十招,每一招却有十种变数,看似实招的却是虚招,看似虚招的又是实招,端的变化无常。太清所使得乃是“道陵剑法”,无数剑影皆为虚招,以迷惑敌人,只有最后一招杀照为实。而太宏所使得掌法则叫“大象无形掌”,共一百零八掌,以繁复与轻快著称,往往对方出一招,使这套掌法之人已使了三招四招,令对方应接不暇。除太明外,太清太宏所使剑法掌法均灵巧有余,威猛不足,显是二道想逼得叶修认输,便可将他押回,所以出招皆以制敌为要,而非毙敌。

评论(16)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