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67

三道自左右前三方出手,看似同时攻道,其实仍有先后,只是武功稍差之人定瞧不出来。叶修既明其理,当机立断按八卦方位踏前一步,由明夷至归妹,再踏出一步,由无妄至大有,看似随意一迈一踏,却有一夫当关,地动山摇之势,阻隔三人攻势,同时双手由右至左,连发三招,接对方三招,以九丹指弹指疾点太明阳池穴,再变九丹指法为六虚乾坤倒悬掌,分接太清剑法、太宏掌法。

只听砰砰三声,劲气激荡纵横,叶修岿然不动,太明太清各撤兵刃,向两边退了一步,太宏却向后退了四五步才堪堪停住。

叶修挡太明拂尘,乃是取得围魏救赵巧,逼太明撤拂尘自救,接太清剑法、太宏掌法却是正破其意,六虚乾坤倒悬掌浑朴古拙,至简至刚,破虚取实,正好克制二道武功。叶修在这三招之中,前两招都是一沾即走,力道全凝聚在第三招上,太宏硬接他这一掌,退了数步才勉力将掌力化解,胸口已自血气翻腾,忙运功调息。

叶修这三招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起来只如同一招,一个照面便将当时三大道宗逼退,三道心中均是一凛,暗叫惭愧,心道:传闻他武功已在昔日未济师叔之上,看来此言不虚,今日若不尽全力,莫说逼他收山,只怕晚节不保。暂收起擒拿叶修之心,使出全力与叶修拼抖。那太瞻真人在一旁却想:若论武功,当世怕只有此人可制周泽楷,若他二人联手,中原武林危矣,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生离此地。

太宏这一退一顿,三道包夹之势立破,叶修展开游龙功身法,在三道之间周旋,东飘一掌,西出一拳,或轻灵飘逸,或沉稳敦厚,再者左手使掌法,右手出剑招,或右手出剑招,左手使拳法,左右二手分别以两路武功与三道对招,刚柔兼备,以一敌三仍气定神闲,不落下风。

四人堪堪斗了半个时辰,形势渐渐变化,只因道家内功浑然绵密,深合阴阳盈亏之理,以久战见长,三道一人身具几十年功力,内力旧灭新生,源源不绝,叶修却因有内伤在身,不久前才复发,且又是独战三大宗师,时间一久便感内息凝滞,体力不继。

百多招后,三道阵势又成,以阴阳五行之理,脚下踏着八卦方位,配合得泼水不漏,你攻我守,你守我抢,叶修思忖:再打下去,我气力不够,便要糟糕。当下将腰水蛇般一摆,变了套武功。

三道见叶修身子陡然下坠,向地面拍出一掌,衣衫飘飘,人弹将上去,头下脚上,以掌作剑,瞬间连出二十四招,倏忽身子又飘向左首,再飘向右首,各刺出二十四招,顿时只觉四面八方都为掌影所罩。

太宏看叶修身法轻灵鬼魅,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出招手法亦迅捷无伦,诡奇奥妙,认得叶修使得这套剑法乃丹道祖师所创的“照影摘花”。这丹道的祖师是位女道士,所创剑法自然适合女子修习,因女子力气不如男子,剑法便走奇快无比、变化无数一路,旨在以己之巧取敌之弱。叶修因气力不足,便将这套剑法化为掌发使将出来。

太明见叶修连使“花间晚照”、“落红满径”、“泪眼问花”、“斜阳杜鹃”四招,招招精妙绝伦、工于奇巧,却无女子使时的娇姿秀态,而是俊逸出尘,潇洒雅正,喝了声“好”,拂尘上招数陡变,内力贯处,拂尘直竖,宛如一口剑舞将起来,与太清双剑联手,同拒叶修。

叶修以“照影摘花”又和三道斗了几十招,已是打成平手的局面,三道不知叶修自幼所受内伤有复发之症,只感到叶修招式间偶有凝涩停滞之处,加紧攻势。此时四人已斗到险处,每出一招皆不得不用尽全力,难以收势,除非各人同时撤力,负责若有前后之分,后者必深受重伤。叶修比先前更难支撑,衣衫已半湿,突然通谷穴上一痛,身形一慢,手上已输了半招。

礁石上五人全神贯注,全没防备中途有两个人从林中出来,绕到不远处一块礁石后面埋身藏好。这二人便是刘皓与那人称两龙剑的赵禹哲。这赵禹哲乃太明真人的关门弟子,武艺高强,出道以来罕逢败绩,为人心高气傲,与叶修甫一照面,刚挑衅两句,便给叶修劈手夺了一把剑去,自引为奇耻大辱,经不得刘皓三言两语的挑拨,就将他师父与其他三位道宗引叶修来此见面之事告诉刘皓。

他二人相携而来,在礁石后看了一会儿,刘皓分不清人影剑影,只觉头晕眼花,胸口烦恶欲呕,不敢再看,背过身去。赵禹哲乃名门高徒,自幼修习玄门正宗心法,不肯认输,暗自运功以作抵御,咬牙坚持一会儿,仍是不行,也背过身去。

刘皓心中生出一计,对赵禹哲出言相激道:“你之前说的那叫甚么针的暗器,果真如此利害?”

赵禹哲心想:你一个作官儿的,知道甚么?傲然道:“那是自然,我救了一人性命,他作为报答才送了我两枚,要我在对上十分辣手的敌人时才用,哼,我哪里就用得到。”

刘皓道:“不如你以此相助你师父与师叔。”

赵禹哲尚不知叶修也算得上是他“师叔”,道:“你要我用玉虚针打叶修?”刘皓道:“不错。”赵禹哲犹豫道:“这……不好吧,我若以此手段助我师父,他老人家必定震怒。”

刘皓已将赵禹哲脾性摸清,说道:“怕什么?大丈夫不拘小节,那叶修卖国求荣,人人得而诛之,管他以甚么手段!你怎的不想想,你师父师叔与他久斗不下,万一最后落败,你道门颜面何存?况且……他武功奇高,你发的暗器,不一定便能打中他,否则那日他也不会让你在天下英雄面前大失面子。”

后一句话正中赵禹哲的痛处,赵禹哲虽知刘皓故意这么说,但想起那日之事,仍免不了怒火中烧,便从怀中取出一小块绢布,小心打开包裹,拈出一枚银针,蓄势待发。他二人所伏之位在叶修右后方,赵禹哲觑得一空,抬手将玉虚针射向叶修。刘皓瞧他发射暗器的手法,心说这小子这手可漂亮得紧,他名头不小,倒也有两下子。

混乱之中叶修听得身侧风声微动,知是暗器打来,然而三道攻势兀自不减,令他无法躲避,若躲开暗器,势必往三道兵刃上撞去,因而只能硬受。叶修只觉得肋下京门穴一麻,知是被极细的暗器钉入,还在想不知暗器是否喂毒,跟着一股内劲提不上来,体内阴阳二毒作乱,腔子内登时犹如千把万把利刃乱刺乱扎。

三道耳听叶修痛哼一声,眼又见他出掌势头减缓,身姿也矮下去,也是吃了一惊,然而这变化太过突兀,各人眼下每出一招均是雷霆之势,哪里能够收招,兵刃掌力仍往叶修身上招呼。

孰料不旋踵间变化又升,只听“呼呼”两声,两件物事挟裹劲气,闪电般破空飞来,似是刀剑一类,一件飞向太清,一件飞向太明,便在这当儿,太清却委顿在地,太明也闷哼一声,显是吃了亏,叶修也已飞落海中。太宏与太瞻忙奔过查看。太明眼角一瞥,见到不远处一块礁石后人影晃动,月光下认出是自己的小徒弟赵禹哲,太宏太瞻仔细查验,却发现太清身上插着一柄剑,已然气绝,一时间震怒交迸,惊呼喝问声不绝,便是看出那掷剑之人是周泽楷,也已顾不上那许多。

叶修后背右肩先后中招,痛不可挡,人也给打的跌落海中,浑不知岸上周泽楷飞剑已将太清扎死,紧接着也追着自己跳入海中。

评论(32)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