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68

海之变幻莫测、喜怒无常,不比江河,周泽楷不会游水就跳入海中,实在危险万分,几个浪头打将过来,他沉入水中,四肢胡乱划了几下,喝了几口海水,人也给远远地推了出去。好在叶修与他同游时曾口述他换气划水的法门,而这换气法门与武学中的吐纳呼吸颇为相近,周泽楷天资聪颖,善举一反三,情急之中,一融即通,吐气吸气,竟从海中浮了起来。

他将脸上的水珠抹去,四下里张望,高喊着叶修的名字,幸好月色尚明,海面凝光,周泽楷见到不远处有个黑点下沉上浮,心下大定,奋力游去。他在塞外长大,到了庆元才见过大海,又是初学游水,动作颇为笨拙,兼之浮浪不断涌来,阻隔去路,他游了好一会儿才到近处将那“黑点”看清,确是叶修,叶修似已支持不住,猛地沉入水下,便再也没浮上来。

周泽楷不禁骇然,加紧划水,游到叶修身边,潜入海中,将他托了上来。海水颇冷,将叶修身子浸得冰凉,周泽楷触手一摸,大为惊急,又感到他仍有微弱的呼吸,才稍稍放心。

叶修悠悠转醒,说了句甚么,他声音极小,又为浪声所盖,周泽楷把耳朵贴在他唇边,才听清他在叫自己的名字,并问自己怎么来了。叶修嘴唇也一片冰凉,此时周泽楷已将与他的恩怨纠葛抛在一边,心中只隐隐作痛。

周泽楷见叶修伤得不轻,正想着怎样赶紧上岸,好救治他,却不知眼下所吹海风方向,正将他们与大陆越隔越远。他一手搂着叶修,另一手划水,以北斗星指路,不知过了多久,星光渐消,天边隐隐射出数道光亮,一轮红日自海面上冉冉东升。周泽楷见四面八方都是海水,波涛连天,哪有点陆地的影子,陷在此境,便是有滔天的武艺也无可用之地,不禁暗暗叫苦,却也无法,只能随波逐流。

好在这一日,海上断断续续飘来几截断裂的桅杆,想是沉船之物,不知从何处飘来此处,周泽楷拍出一掌,气劲带着海水回旋,粘过来一截桅杆,叶修虚弱无力,周泽楷便解下腰带,将叶修绑在桅杆上,自己再扶住桅杆。

如此挨了两日,海里无饮无食,周泽楷内功深厚,几天不进食也无妨,但想到叶修须饿不得,也自犯愁,不知去哪里给他弄吃的,偶见海面上有鱼儿跃出,突然间有了主意。叶修还他的匕首,他一直带在身上,当下拔出匕首,看准时机,待鱼儿跃出水面,刺将过去,便把一尾鱼穿在刃上。水族多鳞,表面滑腻无处着力,周泽楷竟轻轻一插便中,委实匪夷所思。他刮去鱼鳞,将鱼剖开切成小块,再送到叶修嘴边。叶修虽素来讲究饮食,这当儿也顾不得了,再加他伤重乏力,无甚食欲,勉强吃了一些。只是饿了可以暂以生鱼充饥,渴了便没法子,白天烈日当空,直晒得人口焦唇裂,二人只好勉强喝点咸涩至极的海水。

最初叶修昏迷时少清醒时多,能与周泽楷说上几句话,后来清醒时少昏迷时多,身上时而沁凉似冰,时而火热如碳,周泽楷想该是他体内阴阳两种内力角力所致,又不知他身上其它伤势究竟如何,心中兀自焦急。

二人在海上飘得第五日,清晨不见太阳,乌云低垂似盖,忽然之间,狂风大作,吹乱云影,跟着雷电交加,下起了倾盆暴雨。风雨齐至,人在海中便如片叶依附于林,上摇下落,东飞西舞,周泽楷一手死死抱住叶修,一手搂紧桅杆,在海中颠簸,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终于待得风流云散,天复放晴,周泽楷极目远眺,见远处影影绰绰竟似有陆地的影子。此时风向便是将他们往那个方向送去,又过了大半个时辰,二人离那一片黑黑绿绿的影子越来越近,果是陆地,已看得清矮山巨石,草木葱郁。

周泽楷不禁大喜,配合风力,奋力划水,如此又游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了海滩浅水处,他放开那救命桅杆,抱着叶修上了岸。脚下踏到陆地,周泽楷心里一阵放松,饶是他内力深厚,也感到双腿浮肿,精疲力尽。他顾不得调息,将叶修放在海滩上,就去察看他的伤势。

周泽楷刚俯下身,叶修“哇”得一声,直喷出大口鲜血,洒满周泽楷前胸,再看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如纸,隐隐浮有一层青气。过了片刻,叶修呼吸转急,脸色也变得赤红,歪过头,张口又吐出一小口鲜血,周泽楷因怕叶修为八阳掌的内力反噬,不敢为他点穴止血,叶修却自己缓缓醒了过来,星眸半张,直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忙问道:“你怎样?”

叶修不答,反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周泽楷道:“似是个小岛。”

叶修吃力地睁开眼,环视四周,露出一个微笑,道:“运气还算不坏……不知这岛上有没有人,咳……没人的话,咱们便可占山为王啦……”

周泽楷看他气力不济继,十分虚弱,忙道:“你没力气,少说些话。”

叶修果真不再言语,休息了一会儿,他又看着周泽楷,低声说道:“你本不用如此待我。”自是指周泽楷也跳下海,追随而来一事。

用也好,不用也罢,来也来了,周泽楷不欲与叶修谈论此事,把话岔开,道:“你且运功疗伤吧。”

叶修摇摇头,喘息着道:“你撕开我的衣服瞧瞧。”说罢竟又晕了过去。

周泽楷依言施为,将叶修湿透的衣衫撕开,见他右肩处有一个通红的掌印,触手滚烫,后背数道一指宽、极深的红痕,看着倒不似用拂尘伤的,而似以铁爪功之类抓成的,因在海中泡了几天,全身浮肿,伤口周围生出些腐肉。叶修肤色本来就甚为白皙,现下更是近似透明,便显得所受之伤触目惊心。周泽楷心想,以叶修之能,三道齐上方能与他一斗,可见伤他的二道功力皆逊于他,这拂尘所伤的乃是皮外伤,该没甚么,而打在肩头的这一掌又避开了心脉,叶修伤重至此,必是昔日受八阳掌之伤复发的缘故……周泽楷又见叶修左肋京门穴处有个极小的红点,知是暗器钉入,拔出匕首,以刃尖剜开附近皮肉,见肉中嵌了根细银针,小心翼翼将针挑出来,并不以手拿,直接甩在地下。

叶修流的血颜色鲜红,周泽楷便以为针上无毒,却见叶修又醒了过来,痛得哼了一声,道:“那是玉虚针。”

周泽楷脸色骤变,登时急怒交加,皆因他也晓得玉虚针的厉害,虽不致命,却能使人内力全失。怪不得叶修伤重至此,他为那老道所伤,需得疗伤,他内力全失,便无法自行运功,他体内有八阳掌掌力,外人亦无法输送真气为他疗伤,这却是如何能好。不过周泽楷定力极佳,心里想着甚么并不着面,他不欲增添叶修烦忧,便道:“你先歇会,我去找水。”


----------------------------

愿赌服输今年大概会二刷一下子,时间待定,刷的话只换下封面排版,无任何新增内容,有意向的可以等等看


评论(55)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