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74

方明华说罢便立在一侧。

周泽楷又点了朝中几位大臣的名字,问他们眼下是死是活。方明华道:“这几位皆与我们周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向是支持你的,定北王必容他们不下,但暂时还未问斩,只是下在大狱里,我猜,多半因为他们出身于巨富大族,定北王想叫他们多多拿牛羊银钱出来赎身。”

周泽楷一面听,一面将双手负在背后,在舱中走来走去,先时走得很快,后来愈走愈慢,脸上神色也缓和下来,渐渐与常无异。宫廷zheng//bian,历代屡见不鲜,成王败寇,各安天命,也没甚么好说的,他初时因为谋划已久,未料棋差一招,功亏一篑,难免忿恨惋惜,好在他心智异常坚定,很快便想事已至此,无可更改,恨之悔之皆无用,遂冷静下来,将当下形势琢磨起来。他那皇兄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大//quan在握,必要对付他,他需早想下一步怎生走法才是。

方明华知周泽楷正在全力筹想应对之策,虽还有话要说,也暂不敢打扰,他见周泽楷本已趋平静的脸上忽又现出几分古怪之色,旋即却又隐去,不知周泽楷想到什么。原来周泽楷想到他皇兄容他不下之时,心中一动,转而想到:赤兀虽有些莽撞,却非全是匹夫之勇,否则他在大汗驾崩之初,便联合大皇后发动zheng//变了,他没有那样做,是因为他素来忌惮我,绝不敢再没了结我之前如此作为,人之为人,断没有短短一两个月就中就转了性之理,算来他杀四位辅政大臣之日,前后正是我到脱脱岛上之时,难道……他以为我已死了?

周泽楷问方明华道:“赤兀可知我失踪?”

方明华道:“此事只有极少数绝对可信之人才知,连江波涛他们,因为尚在临安,我都瞒着,定北王绝对不会知道。”

周泽楷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他诏书已下,你如何上表?”

方明华突然跪下,郑重道:“臣下该死。”

周泽楷问道:“怎么?”

方明华道:“臣下已经以王爷的名义,上表朝贺定北王deng//基,并……并将歙州城献上,以作贺礼。”

周泽楷并未迟疑,先将方明华扶起来,道:“方兄何必如此。“过得片刻,才又叹道:“你做得很对。”以周泽楷之聪睿,如何不明方明华此举背后的深意,以历史观之,新帝既位,必要向曾与己争夺过皇位的手足报复,亦是为了以绝后患。好在乾朝之体,虽权在中央,那些分封出去的皇子也可养兵开府,各自为政,宛如昔时诸侯国一般,蒙人称之为“兀鲁思”,这便使周泽楷不至于一朝失势,即便任人鱼肉,但胳膊始终拗不过大腿,若他显出不臣之心,落定北王口实,定北王便可联合众兀鲁思,兴兵讨伐他,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只有审时度势,韬光养晦,暂且忍耐。歙州城东临临安,地位显要,去此城宛如割肉,却是不得不“割”之,以示向新皇称臣,换做是他,所做也会与方明华相同。

方明华见周泽楷却无殊色,方才放心下来。

周泽楷又问临安庆元军情,方明华俱详细禀报,周泽楷沉吟半晌,道:“还当依照前例。”方明华点头称是。此所谓前例便是乾军初到江南所定的谋策,临安庆元等城皆富庶膏腴之地,所值无数,强攻毁城,得不偿失,应四面围困,断其外援,待其矢尽粮绝,开门自降。

周泽楷令方明华备下纸笔,方明华取来文房四宝,亲自研磨侍候在侧,周泽楷又在舱中来回踱步,思前想后,这次直有一顿饭的功夫方坐下,疾书一封,写好后交给方明华,道:“给江波涛。”

方明华接过信小心收好。周泽楷再道:“庆元且交由你。”方明华听他一一安排下来,也只当寻常调遣,先应下,再问道:“王爷是否前去坐镇临安?”

不料周泽楷摇头道:“我要去昆仑山。”

周泽楷应变奇快,既已认清当下局面,不过一个“等”字,江南军情有江方二人,已可无虞,便打定主意先携叶修去寻那解药。方明华哪里能知个中因果,误以为周泽楷这便要韬其光养其晦,不亲到前线督战,以打消定北王之疑虑,只是在想:那也用不着到昆仑山上去啊。

方明华正自神思,周泽楷伸出右手一摊,问道:“何首乌呢?”

方明华忙回到自己舱内,不一会儿捧了件盒子回来,呈给周泽楷。单这盒子已是上好乌木所雕,色泽沉雅,其上金丝缠绕,异常珍贵。周泽楷将盒子揭开,见一只千年何首乌伏在锦缎之中,状若婴儿,乌黑发亮,十分中意,关上盒子,道:“将它煎汤。”

方明华打了个突,这千年何首乌乃庐州府小皇帝身边的红人宰相暗地里托人拜送给周泽楷的,乃是无价之宝,有续命还阳之效,当今世上也不过只有几株而已。那日方明华收到周泽楷的传信,见信中嘱咐要他将这只千年何首乌带来,又见这信乃蘸血写就,以为周泽楷身受重伤,只吓得魂飞魄散。现在见周泽楷毫发无伤,这何首乌定不是周泽楷自己要用了,又想到那与周泽楷同来之人,瞧那人面色,不是身患重疾,便是身受重伤,当时心不在彼处,并未细想,现在回想起来,便试探着问道:“将这千年何首乌煎汤,是否要送给那位公子服用?”

周泽楷“嗯”了一声。

方明华心中直叫乖乖不得了,至于为何“不得了”,一时却说不上。想来定于那病秧子有关,他做臣下的,自然不好打听周泽楷失踪的这段日子来,都发生了甚么,可要周泽楷自己说个一二,又绝无可能……方明华正自踟蹰,周泽楷似乎已看清他心中所想,便道:“他……就是叶修。”

方明华大惊失色,竟不相信似的失声反问道:“甚么,他就是叶修?”他虽数闻叶修之名,见面还是头一遭,同时福至心灵,终将这“不得了”之处想得通彻:虽不知究竟如何,王爷无故失踪,多半与叶修有关……只瞧他二人神态,便知非是朋友之谊那么简单……方明华虽早已听过不少周叶二人的江湖传闻,只是不信,谁想竟其中亦有真实之处,忽又想到一事,忙问:“王爷要去昆仑山,遮莫也是为了叶修?”

周泽楷点头“嗯”道,方明华本是知道叶修为人追杀的,遂将叶修身中玉虚针之毒一事,捡要紧的与他说了,却不提叶修真实身份。

饶是如此,方明华已听得心中不住叹息,更不消说周泽楷言辞虽简,却难掩关心,方明华心道:王爷好糊涂,若你二人无那……之事,太素武功全失,武林之中,你当去一劲敌,可如今……哎,冤孽,冤孽。

评论(37)

热度(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