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78

那掌柜的何等精明的生意人,见此情景,只道周泽楷叶修来者不善,恐生变数,并不敢应。

叶修道:“你怎的不动?难道以为我在骗你?”说着凑到周泽楷身边,手伸进周泽楷怀中一阵掏摸,摸出一大锭银子,掷在桌上道:“喏,这够不够一桌酒席?”

酒楼中一人大声喝道:“姓叶的,你好不要脸子,当着这么多英雄好汉的面,竟露出如此狎昵丑态!”

叶修好生奇怪,问道:“你急什么,我又没拿你的银子。”

那人冷笑道:“江湖之中,有谁不知你俩的丑事?嘿嘿,只是没想到你于人前也不知羞耻,毫不避讳将手伸到那狗鞑子怀里乱摸。”

叶修沉下脸来,双目紧盯在那人面上,凝神不语,忽然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道:“我看你有些面熟,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那人身子一挺,傲然道:“区区不才,姓陈草字夜辉。”这人头戴逍遥巾,穿一袭茧布长衫,正是陶轩手下的红人陈夜辉。一般人行走江湖自报家门,多是外号比本名更加响亮,若只报姓名,必是十分有名之辈,陶轩近来相当抬举陈夜辉,吩咐他做下几件大事,挣了名声,眼下算得上是巴蜀官家第四号人物,人人见了都要喊上一声“陈大人”,自是自视甚高。

叶修“哦”了声,一拱手道:“久仰久仰。”虽如是说,陈夜辉却见他神情敷衍,显是十分之不“久仰”,果然叶修接着问周泽楷道:“陈夜辉,那是谁?”

周泽楷想了想,道:“豫西太极门门主?”

叶修乜斜着眼看他,道:“那太极门门主不是叫作陈严辉么,亏得你出来行走江湖,莫要叫同道耻笑。”

周泽楷“哦”一声,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陈夜辉原不是自己来的,他还未发作,那与他同来之人再也按捺不住,冷笑数声,道:“装模作样。”

叶修望了那人一眼,迟疑着道:“你是……”

那人大声道:“在下青羊宫赵禹哲,叶兄莫将在下也认错了。”这与陈夜辉同来之人便是赵禹哲,他故意将后半句话着重咬字,以提醒叶修。陶轩欲广纳武林高手,又要与道门修好,赵禹哲乃是道门年轻一代出类拔萃的人物,陈夜辉自要多多与他交好。

叶修微笑着说道:“不用担心,你我倒还记得,因为我曾一招将你兵刃夺去,又还了你。”

赵禹哲心中大怒,只当叶修故意提及此事,是为叫他在众人面前难堪。他年轻量浅,心中所想都显在脸上,一阵红来一阵白,暗地里道:你又有甚么了不起了,哼,还不是中了我的玉虚针,被打掉了海里么。他想将此事宣扬出去,大大地煞一煞叶修威风,但又知武林中人最瞧不起暗箭伤人,此行极不光彩,若宣扬出去,最先煞得怕是自己的威名,强自忍住了,只在心中恶狠狠地咒骂。

这时酒楼中众人已围着周叶二人叫骂起来,污言秽语,不绝于耳,有人喊道:“咱们这么些真英雄好汉子在此,还怕了他两个不成,大伙儿一起上啊!”虽说如此,却没人先上来动手,只在口中花样百出。皆因巴蜀武林中人多亲见二人当着更多“真英雄好汉子”的面大闹陶府仍全身而退,忌惮更深。

赵禹哲见状,灵机一动,忖度道:叶修中了玉虚针,已是废人一个,周泽楷手中无剑,武功十中只怕已去其五,怕他做什么,此时不向他挑战更待何时?众人无一敢上前动手,我若是胜了他,今后谁敢不服我!赵禹哲曾在叶修手底下折过一回,到底还是忌惮叶修多一些,他怕叶修体内玉虚针之毒已解,再三察看,见叶修面白气亏、脚步虚浮,确是一副体虚无力之态,才放下心来。至于周泽楷,赵禹哲从未与他交手,虽知周泽楷一剑便将太清真人戮死,但那晚情形混乱,他也未看得十分清楚,因此并不如何惧怕周泽楷。

思及此,赵禹哲在桌上重重一拍,背后双剑倏地飞出,交握手中,跟着他神情愤怒,道:“姓周的也在,那很好,今日我要为太清师叔报仇,你拔剑吧!”

众人巴不得有人站出来,又见赵禹哲亮了手以巧劲震出背后双剑的功夫,十分潇洒好看,齐齐喝彩。陈夜辉也在一旁助威,嘲弄周泽楷道:“这姓周的烂剑已失,只怕此时无剑可拔。”

叶修挑眉瞧着周泽楷,惊讶道:“怎的你胜他还需使剑的?”

周泽楷只盯着赵禹哲看,突然问道:“你便是赵禹哲?”

赵禹哲一抬下颏,傲然道:“不错。”

周泽楷却是一闻赵禹哲之名,想起那日叶修落海时,一个老道喊道“禹哲是你么”,心想难道那在暗处发玉虚针伤了叶修的人是他?又问道:“那针是你发的?”

他说话素来简省,旁人都不明白,只有叶赵二人心中雪亮,赵禹哲给他如此迫问,一股气直冲上来,心说难道我便怕了你?冷笑道:“是大爷干的又如何?废话少说,咱们兵刃上说话,早闻阁下神技,正好讨教讨教。”

周泽楷一言不发,转身走出酒楼,来到楼前一块空地,赵禹哲有意卖弄,手持双剑,足尖一点,原地飘飘而起,落到周泽楷前方,同时打定主意:他手中无剑,我可攻他个出其不意,胜算又多了几分,断然喝道:“你不进招,我可以要出剑了!”言罢一声呼啸,左手剑大开大合,舞出无数剑影护住周身要穴,右手剑干脆利落,脚下踢腾,踏着八卦方位,直刺向周泽楷。他给人叫作“两龙剑”,便是以这一双剑名动江湖,双剑同发齐至,左手剑招式繁复多变,右手剑却简单朴着化繁为一,暗合道门左阴右阳之理,叫人防左难以防右,防了右又不能防左。

众人眼花缭乱,眼前已不见赵禹哲,只见一团水泼不进的剑影,滚滚而至,直取周泽楷,不少人心中想:“两龙剑”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招要是攻向我,怕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又见周泽楷似乎一动不动站在原处,心想:怪了,这鞑子怎么又突然这么不济事?

便在此时,众人赵禹哲一声惨叫,跟着“哐当”一声,剑影倏散,赵禹哲立在当中,右手剑掉在地上,右手腕处鲜血淋漓,不住地发颤。众人再看周泽楷,仍在原地仿佛一步也未挪动过,只是手上多了一根树枝,这才知他竟是以这树枝伤了赵禹哲,只是谁也瞧不出他何时折树枝,何时出的手。

周泽楷一拂衣袖,那右手剑被他一拂之力卷起,剑尖朝下,直飞入赵禹哲背后的剑鞘中。周泽楷淡淡地道:“一点教训。”便未赵禹哲暗箭伤人,害叶修九死一生,取他性命也不为过,但也多亏了他,二人才有了这一段朝夕相对的日子,这又是福非祸了,是以周泽楷手下留了情。

赵禹哲怔在原地,双目冒火,脸色铁青,不一会儿由青转白,反手将左手剑插回剑鞘,转身就走。陈夜辉颇为奸猾,担心周泽楷接下来便要找他麻烦,口中叫着“赵兄、赵兄,等等小弟”,一副担心急切模样,也跟着跑了。

叶修走到周泽楷身边,看向二人离去的方向,摇头叹气道:“冤孽啊,冤孽,你这样待他,他心上的伤只怕更胜手上。”说得好像周泽楷待赵禹哲如何负心薄幸一般。

众人见赵禹哲都大败,更是不敢动手只敢言,避周叶如避瘟疫,纷纷让开来,二人旁若无人,再入酒楼。那掌柜的吓得腿软,又不敢怠慢二人,忙呼人整治酒席,小心伺候,会饭帐时说什么也不敢收钱,只差磕头作揖。


评论(10)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