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79

二人不在重庆府多作停留,吃罢饭便上路,蜀地多山路,崎岖蜿蜒,行车颠簸,周泽楷将拉车的马儿解开鞍绳放了,与叶修共骑纵渊,径向成都而去。纵渊脚程奇快,虽负两人,亦身轻矫健,奔行不倦。周泽楷顾着叶修身子,不欲急忙赶路,二人当晚在道旁破庙宿了一夜,次日下午便到了成都府。

二人马快,先到成都,不仅陈夜辉未归,连二人在重庆府现身的消息也尚未传开来。进了城,先找地方饱餐一顿,只等天黑潜入陶府。

到得戊牌时分,更鼓一过,二人来到陶府的围墙外,周泽楷本叫叶修和纵渊在外等候,叶修却道我熟悉陶府地形,你没我定难成事,周泽楷拿他没法子,只叫纵渊在外等候。

周泽楷抱了叶修,正要跃墙而入,叶修忽然大叫道:“不行不行,这个样子给人瞧见,成何体统,你背着我罢。”显是忽略以周泽楷的身法之快,当世罕匹,怎会给人瞧见。

周泽楷心想:你我二人早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当儿你倒顾虑起这个来了,只作听不见,拔身而起,跃进陶府。陶轩为人小心,养在府中的侍卫众多,几人为一队,在各处往复巡逻,若是两队碰面,还要互报切口,验明真伪。然周泽楷轻如飘烟,形似鬼魅,入得其间如入无人之境。

偌大的陶府,要搜一把剑当真不易,二人正在踟蹰,正好一队兵卒各持矛戟走了过来。周泽楷隐在长廊柱后,待这队兵卒走过,将最后一人点了穴道,提将过来。他仍保持着将叶修横抱在怀的姿势,如此只剩下一只手托住叶修,叶修顿觉不够稳当,两只胳臂搂住周泽楷脖子。

周泽楷寻了一间无人空房,推门进去,将叶修放下,又将那侍卫扔在地上。他看向叶修,叶修明知他是要己来问这侍卫陶轩收藏锈铁剑的所在,只作不知,转头四处打量。周泽楷无奈,只好自己来问。那侍卫胆小如鼠,害怕异常,当即招了。原来陶轩白天将那两截断剑放在府旁道观中供人览鉴,晚上便收在书房之中。

周泽楷将那侍卫敲晕,与叶修出来,叶修来过陶府两次,又刚刚报了“一箭之仇”,十分大方地靠在周泽楷怀中,凭记忆指挥他东进西拐,穿南跃北。二人过了排排勾连的大屋,来到一座高三层阔五间的楼阁前。

这晚月夜明亮,照得楼前清楚明白,叶修有些奇怪,为何这一路上都把守重重,在陶轩书房睡卧之处却连半点影子也瞧不见?他略一思忖,已有了猜测,附在周泽楷耳边小声道:“陶轩今晚怕是有见不得人的贵客盈门,走,咱们瞧瞧去。”

二人来到近前,见这楼上烛火齐明,亮如白昼,自下至上望将上去,见第三层窗格子上印出两个人影,偶随烛火晃动。

周泽楷道:“上面。”搂着叶修肩膀,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跃踏着层层飞出的屋檐攀将上去。二人站在上下二层之间的宽梁上,侧身倚在窗户旁,听屋内动静。

只听屋内一人说道:“阁下前来,不知贵主人有何吩咐?”

那说话之人正是陶轩,周泽楷未见过陶轩,叶修却是见过的,指尖在周泽楷手心写了个“陶”字,周泽楷当即会意。

又听那另外一人说道:“陶大人,今日我收到皇……吾主飞鸽传书,说定……那周泽楷并没死,吾主让我来问问陶大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此人汉话生硬,口气颇为倨傲,周泽楷一听便知他定是皇帝派来的,神色一变,忙在窗纸上戳了个小孔,凑眼向里看去,见那人身着汉服,却是一副西域人相貌,狮鼻鹰目,须发微黄,觉得有些面熟,一时不及细想,继续向内看去。

陶轩显然也很是讶异,脱口而出:“此话当真?”

那狮鼻人不满地道:“嘿,吾主岂会骗你?”

周泽楷蓦地想起,那狮鼻人应是昔日定北王府中的总管,不知如今在朝廷中给封了个什么官儿。他此前一直不解为何皇帝笃信他已死了,途中听说锈铁剑在陶轩手中之时隐约想到,莫非皇帝与陶轩暗通曲款?这下看来果是如此。

屋内一时无人说话,只听陶轩来来回回地脚步声,显是心中焦虑,叶修将周泽楷推开,自己把眼凑上去,正好陶轩背对着窗子将身子定住,说道:“下官并非指摘贵主欺骗下官,只是当初是下官手下亲眼所见,那二人先后堕入海中,九死一生,否则这剑从何而来?”他说着将手一指,叶修顺着方向看去,见周泽楷的锈铁剑分而为二,正挂在墙上。

陶轩又道:“下官得到此剑,先将它千里迢迢送抵贵主,由贵主亲自验看,这绝错不了……想必……是那周泽楷命大,没死在海中,这么说来,叶修也还活着了……”

叶修听到此时方将前因后果推算明白,他看了周泽楷一眼,似是在道:你的处境可真不太妙呀。他又向那小洞中望去,那狮鼻人容色稍霁,想了一会儿,道:“看来必是如此了。”

陶轩道:“请贵主放心,一次不成还有两次,如在中原之地再发现二人踪迹,下官自当竭尽全力……”陶轩做了个掌劈向下的手势,道:“贵主想要姓周的性命,下官何尝不想将那姓叶的置于死地。”

那狮鼻人点点头,道:“那便有劳陶大人了,我定向吾主如实明禀陶大人的一番辛劳。”

叶修想:咦,他为何前倨后恭?向下一瞥,见陶轩将一个小黑匣子交到那狮鼻人手中,心说:怪不得,那定是些贿赂钱物了。

屋内二人又闲谈了几句,那狮鼻人得了陶轩的贿赂,一改前态,竭力将陶轩奉承,直是一番宾主尽欢的光景。原来陶轩揣度当今形势,乾朝已据大半中国,不日便要南下,肖时钦韩文清等人虽是难得之才,但言战岂是一二人之事,螳臂岂可当车?到时淮江尽失,巴蜀虽有山河之险,但以颓势顽抗,早晚仍有败亡一日,如似那临安府的李官皇帝一般,便是临死前做的几日皇帝,那有什么滋味?恰逢当时尚未登基的乾帝遣使来,想借助陶轩在中原武林的势力对付周泽楷,陶轩便来了个顺水推舟,与其结盟,做了那择木而栖的良禽。

又过了会儿,那狮鼻人起身告辞,陶轩亲自送他下楼,周泽楷本已动了杀机,要取二人性命,又一想:留着他们说不定日后可将计就计,罢。

叶修见屋内已空无一人,拉开窗爬了进去。周泽楷跟在叶修身后,也跃进来,径往墙上取下自己的剑。

周泽楷将断剑包好,回头见叶修正在看陶轩书桌上一卷展开的卷轴,口中啧啧称赏,周泽楷走过去,见是幅绢本墨宝,颜色已暗沉黄旧,是古来之物,他从上至下看了看,十分确笃地道:“《苦笋帖》真迹。”

叶修道:“不错,你竟也认得。”

周泽楷心想:我认得有甚么稀奇。这书帖虽是古时大书法家的传世之物,但他以王爷之尊,府中甚么没有,并不放如何在眼中,却见叶修将书轴小心卷起,从怀中扯出一大块青布,铺在一旁,将那书轴放在青布上,又转身从书架上众多卷轴中抽出一轴,拉开一看,道:“《雪景寒林图》,甚好。”也放在青布上。

周泽楷目光随叶修在陶轩的书房中游动,见这书房布置得倒也算洁雅精致,不失南朝仕人本色,最奇的还是叶修,看也不多看一眼,但每抽出一卷字画,定是稀世珍品。

叶修又拉开书桌的抽屉,见都是些精美古玩器皿,拉到最后一层,看到陶轩的令牌,顺手抄走放进怀中,令牌旁有只小小的麂皮袋,摸着像有三颗珠子,打开向内一张,袋内幽光充盈,耀眼生辉,竟是三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

叶修也将这麂皮袋放在青布上,然后将这青布系成包裹,负在背上。周泽楷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干什么?”

叶修理直气壮地道:“借来用用。”

周泽楷从未听古今有如此之借法,叶修又道:“咱们上那昆仑山寻医问药,总需一些药石之资,寻常金银,只怕那玉婆也不放在眼中……”正说着,楼下传来脚步声,又听陶轩对一人说道:“去叫刘皓来。”叶修忙扒在周泽楷背上,双臂搂住他脖子,道:“小周,风紧,扯呼。”


评论(31)

热度(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