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81

叶修只作听不见。待苏沐橙走得远了,才瞥了眼周泽楷,冷笑道:“我偏不爱在床上,不行么?”

周泽楷含笑不语,眼中尽瞧着叶修,心中说:你肯许我,在哪里不行?

二人在路上耽搁了这些时日,情知叶修的伤势不能再等,第二日便告别苏沐橙向昆仑山进发。苏沐橙恋恋不舍地送到谷口,少不了又是一番叮嘱。

昆仑山玉虚峰还在成都府西北方向,相去何止千里。二人日夜赶路,愈往北走,天气愈加寒冷,草木摇落,景色愈加凋敝,入目之处多是黄沙怪石,巍严嶙峋,无尽延绵,说不出的凄荒高远。不日还下起雪来,使得原本狭窄崎岖的道路更加难行,于周泽楷自是无碍,只是有时一天也见不到一个行人和住所,不免苦了叶修。叶修八阳掌伤势偶有复发征兆,加之天寒地冻,舟车劳顿,每日只是恹恹的,让周泽楷疼惜不已,时常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握住叶修的手。

这一日二人路过一个巨大的湖泊,叶修见天高湖阔,粗犷豪旷,与南地江湖之绵秀大有不同,来了兴致,赏玩半日,周泽楷知他心意,捉了些湖中鱼与他烧烤品尝,当晚二人便宿在湖边。

第二日到了一个市镇上,此镇子乃是二人出塞后所遇第一座大镇,周泽楷昔日来过,知道这里是各族交换买卖货物的地方,尤以牧民居多,因此又是塞外一大皮毛集散之地。周泽楷要到前面市集给叶修多买些御寒衣物,叶修懒得走动,让周泽楷自去,他傍着纵渊,在道旁找了个地方晒太阳。

周泽楷虽有些不放心,但见叶修神态倦懒,也不勉强,想自己快些回来便是。他去不多时,不远处扬尘飞沙,马蹄乱踏,沿着大路驰来一批人马,少说也有二十多乘,都着中原服色,身上各负兵刃。当先一乘马上是个满腮短髯的中年汉子,想是这二十多个人的头儿。

那中年汉子驰近,见路旁矮树之间的大石头上坐了个轻裘缓带的少年,少年身旁还有一匹神骏非常的黑马,心中一动,猛得拉住缰绳,将马停住。跟在他马后的众人见他勒马,想必有原因,也纷纷扯缰吁马。

那中年汉子在心中将那路边少年的相貌与画像中一一对照,心想:这厮定是叶修了,怎的就他一个人,那周泽楷却不知去哪了?嘿,真是天助我也,陶大人说叶修这狗贼中了玉虚针,待我先将他擒住,好生折辱一番,等那姓周的来到,不怕他不就范。

原来那日陶轩和刘皓回到书房,不见了墙上的断剑,又发现失了令牌夜明珠等物,如何猜不到是周泽楷叶修所为,心想莫说答应了赤兀的,他二人来无影去无踪,不早日斩草除根,我也不能心安。却苦于不知如何寻找二人踪迹。刘皓献计道:那晚我亲眼所见叶修给赵禹哲发出的玉虚针打中,中此针者必内力全失,跟那废人也没什么两样,据说普天之下能解玉虚针之毒的,惟有此针的主人,那人住在昆仑山上,周泽楷叶修折回巴蜀,必是要往昆仑山去求解药,此时正是杀他二人的大好时机。陶轩听罢,又找来赵禹哲,一问果然不差,当即找人绘制多幅二人画像,联络西南各地武林豪杰,将消息宣扬出去,声称擒杀二人者如何如何。道门因太清之死与周泽楷结下大仇,少不得也派出些人参与其中,众武人或为扬名立万,或深恨他二人行径,或为那几万两赏金,四五人一伙,一二十人一队,分赴昆仑山,沿途打听周叶二人下落。这二十多个人便是其中之一,领头的那人叫卜敏,是六合门卞掌门的师弟,叶修在陶府英雄大会上将卞掌门戏耍,使得六合门成为江湖上的笑柄,卜敏因此怀恨在心,这次出来多是为了私怨。与他同来的这些人多是他平日结交的江湖人士,念他武功最高,推他做了个首领。

卜敏眯着眼看着那少年,突然厉声喝问道:“你就是叶修?”

那少年自是叶修,叶修发现有人盯着自己看,便也看回去,听那人问话,知是追杀的人到了,十分镇定地道:“不是。”

那卜敏心想:他果然武功尽失,自知不敌,便想蒙混抵赖,便狞笑道:“叶修,你当老子真不认得你么?哈哈,哈哈。”

叶修没好气道:“你既认得我,还问我做什么,我还以为大家可以装作不认识。”

卜敏见自己所料不差,更加得意,“哼”一声道:“便是叫你知道,我们这么多兄弟在此,你插翅也难逃,我劝你乖乖就范,省得零碎受苦。”他一心要先擒住叶修,好要挟周泽楷。

叶修想了一想,问道:“哦?怎么个乖乖就范法儿?”

来者加卜敏共有二十六人,此时已纷纷下马,各挺兵刃,将叶修围将起来,他们或在英雄大会上亲见过叶修,或听过江湖谣传,见叶修眼下的孱弱模样,毫不忌惮,更想借机将他戏耍,一人笑嘻嘻地道:“就是你乖乖别动,让大伙儿把你绑起来,栓在马上拉回去领赏金。”

更有一人说道:“这姓叶的细皮白肉,模样也标致,怎能尽便宜狗鞑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让我们也……嘿嘿……”他嘴里不三不四,发出阵阵淫笑,意要引来他人应和。

跟着便有一人故意大声对他说道:“秦老弟,咱们先捉住这贼汉奸,再引那周泽楷入毂,到时候好当着狗鞑子的面摆弄他……鞑子占我江山,淫我汉人妻女,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余下众人轰然叫好,然而叶修好似半句也没听见一般,反重重地叹了口气。

众人声息稍止,卜敏喝问道:“你叹气做什么?”

叶修摇头道:“我见你们武功不太高,本不忍以人少欺侮你们人多,谁知……唉!”那意思是自然是谁知你们偏要自寻死路。

卜敏恼羞成怒,冷笑道:“小畜生死到临头还嘴硬!”他见叶修扶着石头站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夷然不惧,显是要与他放对,大喝一声,右手挥掌向叶修胸口拍来。他既知叶修内力全失,满拟这一掌拍将上去,定将叶修震得吐血晕厥,岂料他掌尚未触及叶修身体,便觉一股森然冷气迎着他,向他掌中直划过来。卜敏直觉眼前一片灿然精光,知这匕首乃是把宝刀,若不撤掌,只怕四根手指都要被削掉,忙变掌改击叶修小腹,而那匕首又横削过来,卜敏连击了四五掌,那匕首锋利的刀刃如影随形,次次皆往他手指招呼,若不是他撤得快,手指早就不在自己手掌上了。

实则叶修内力虽失,眼力却分毫不差,精妙的武功招式也还在,他已瞧出这些人所仗不过人多,其中无一人是硬手,打定主意拖延至周泽楷回来。他于天下武学无不了然于胸,卜敏每发一招之前,他便知他掌风要击向何处,匕首提前递到,攻其不得不防之处,他手腕无力,动作缓滞,虽是先发,却是后至了,即便如此,也令卜敏奈何不得。

卜敏却哪里知道,见一时难以得手,向后一跃,跳出丈余,定了定神,大声说道:“小畜生果然毫无内力,所仗不过是兵刃之利。”

众人见叶修倚着那黑马站立,一副虚弱欲倒的模样,但每出一招,法度俨然,妙旨犹在,有股凛然不可侵犯之姿,一时未敢近前。一条额头上有刀疤的汉子喊道:“卜大哥所说不错,大伙儿出来干事,若连个病秧子也捉不到,还用混么?抄家伙一起上啊!”

众人也只是犹豫了一瞬,回过神来,心想正是此理,便要冲上,卜敏心思一动,计上心头,喊道:“众兄弟且慢,杀鸡焉用牛刀!咱们每四人一起上,分占四方,但不要杀他,只打掉他手里的匕首,务必要迫得他束手就擒!”


评论(34)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