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87

第二日清晨吃过早饭,二人告辞,那猎户将昨天剥下的熊皮送给二人,二人坚决不受,反是周泽楷又留下几片金叶子,那猎户知道是值钱物事,千恩万谢地收下了,见二人不是要下山,而是要往山上去,口中呜哩哇啦打着手势。

叶修知他是说山上危险,也学着他的声口呜哩哇啦地打手势,问他山上是否有异人隐居。那猎户面色突然变得十分惊恐,先是猛点头,再猛摇头摆手,二人见此便知山上必有异样,心中均是一喜,想:总算没白来一趟。

绕过这一大块平坦山地,周泽楷再负着叶修往高处攀去,越往上走,四下里都是云雾,连野兽的踪迹也难寻觅。走了一个多时辰,二人来到一处岔路口,周泽楷见这岔路口分出两条路,一条宽平,一条窄险,心想此处离山顶还有不短的路程,窄路越往前延伸越是狭窄,很快就到了尽头,便选了那条稍宽的山路。

谁知这宽平的山路反而愈走愈见狭窄,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悬崖,都如刀削而成,再向前奔行了约一刻钟,但见前方一大块冰壁插在半空,竟是到了尽头,已无路了。

二人远望那冰壁平滑晶莹,似一座巨大的水晶棺,将山峰封在棺中,颇有些古怪,便继续往前走,见那冰壁高近二十丈,原是一震峭壁,只因处在山的背阴,冰雪终年不化,越积越厚,成了一面光秃滑溜的冰壁。

二人先前都未注意,走到近处再抬头向上望去,见那冰壁顶端崖边生有一小团白晃晃的物事,似是一朵白色的花,远而观之,罡风吹来,在空中招展抖擞,又兼映在雪中,几与冰晶同色,若不是那花为绿叶拱托,实难分辨开来。

二人相视一眼,叶修道:“我听说昆仑山上有一种雪莲,专长在极险峻的悬崖峭壁之上,百五十年才开花,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十分得珍贵难寻,可遇而不可求,难道就是那朵花?”

周泽楷也听过类似传闻,心想:若是如此,无怪此花珍贵,这峭壁如此高,又上下一般,如一座山给一柄巨剑从当中劈开,攀爬已殊为不易,更况壁坡之上,冰雪厚结,滑不留手,无着力之处,只怕是西王母或九天玄女在此,才能摘得了。

叶修显是也想到此节,道:“此峰单非人力可攀,要不这雪莲已经开花,说不定早已让人采了去。” 他在那冰壁底下来回巡视一番,见左右各有一块大石,如若那野兽犬齿一般,眼珠一转,已有了计较,拍手道:“小周,你那条金丝腰带呢?”

周泽楷本不解叶修要那腰带做什么,见叶修不住望向那两块大石,时而自言自语念念有词,时而低眉思索,福至心灵,问道:“你想要那雪莲?”

叶修道:“不错,知我者,你王爷也。”他指着那两块大石道:“你可将那金丝腰带两端分别绑在这两块石头上,做成一个大弹弓,然后这么一弹,借腰带伸缩之力将你送到半空,剩下的,就要看你的轻身功夫了,想必是没甚么打紧的。”

这实在是一件极冒险的事,若有旁人在此,单听叶修这番耸听危言,便要咂舌斥他异想天开,只是假使叶修武功仍在,并不难做到,他又深知周泽楷之能,因而说来轻描淡写,并不以为难。

周泽楷道:“好。”他既已明叶修所言,亦想到同样的法子,无需叶修细说便解下腰带,跃上两侧大石顶端,将腰带两端分别系上,他则站在中间,将那腰带拦在身上,远远地后纵而去,待那腰带伸展到极处,才停住脚。

叶修站在一旁,见那腰带兜着周泽楷,吃满了力,猛地向回弹去,周泽楷便如一支射出的羽箭,飞上了半空之中,向那冰壁上撞去。眼看周泽楷离崖边仍有五六丈远,已要撞上冰壁,真个险到了极处,倏忽间却见他身子已贴在冰面上,手脚并用向上攀爬,用的正是壁虎游墙功。

要知以周泽楷的武功,施展壁虎游墙功时可以掌心吸住墙壁,要攀援冰壁并非难事,只是轻功提纵之术中途需得换气,这冰壁甚是高耸,无停留之处,他先前才想无人可攀。然而他借了腰带那一弹之力,冲飞至十多丈的高处,只需自行向上攀援五六丈,便可登顶,他飞起时先提一口气,贮在丹田,待堪堪将要撞上冰壁时再将真气吐出,提身上跃,既抵消相撞之力,又借此二力向上攀去。

片刻的功夫周泽楷已到崖边,翻身而上,身子卧在峰顶,小心翼翼将那雪莲摘下,插在衣襟中,再向下溜去。

下去则容易得多,周泽楷滑到崖底,叶修迎上来,从他手中接过那朵雪莲,见有碗口大小,白色的花瓣向外绽开,其娇艳美丽自不必说,但觉花香阵阵,幽香馥郁,沁人心脾,闻着身子已舒服一些,可知传闻不差,而这雪莲当真有奇效。叶修喜滋滋地将雪莲收好,道:“这等好东西,见了就不可放过,说不定他日有用。“又道:”咱们走罢,这条路既不通,那条路必是通往山上的。”

二人于是沿来路折返岔路口,走上另一条窄路,不想这窄路反而越走越见宽,过了二十余里,陡然拔起,曲折盘旋直指向天。自此往上,峰峦怪险迭出,非武艺高强者不能上,如此又攀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山顶,却见那山顶上空空荡荡,而山顶之侧又有一座山峰,两峰以一条尺来宽的石梁相连。

玉虚峰高可接天,二人游目望去,仿若身在云间。周泽楷背着叶修来到石梁边上,此处云雾稀薄,他俩才看清对面白雪覆盖的山峰上并排着三座大石屋,那一定是玉娘住所了。

周泽楷提气背着叶修拔身而起,从石梁上轻飘飘地荡过去,刚一落地,四面八方细细索索皆是轻微的破空之声,周泽楷知是暗器打到,向后伸手拽下叶修身上披风,抖将开来,转了个圈子,将暗器悉数接下,包成一大包。

这暗器乃是自屋中发出,而那屋中发射暗器之人对自己的暗器功夫十分自信,又听不到兵刃将暗器打落的声音,便当来人与之前的人一样,连叫都未叫一声,已给她暗器钉死,过得一会儿,起身推开屋门,出外察看。怎料却见门外一个锦衣玉貌的年轻男子,好端端地站着,她向那男子脸上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怔,眼中射出凶狠之色,旋即又消,又见那男子背上还负了一人,更是暗自惊异。原来她在屋内听到来人呼吸浑浊沉重,以为只来了一个武功平平的蟊贼,虽一时不解他如何上得峰来,也没做他想,一见之下却发现是一人背着另一人前来,那浑浊的呼吸声自是背上那人发出,看他面色,显是重伤未愈。而那背着他前来的人吐纳无声,踏雪无痕,显是内家真气已臻化境,竟连她也瞒过了。再看那人手上提着一面白狐披风,自己适才所发的银针,正全数钉在那披风上。

评论(8)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