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那个谁家的小谁

给熟能生巧的G文,经慕佳大大同意,来混更啦(出息

架空

--------------------------------


时值三月底,大西北狂风走起,飞沙飞石飞玻璃渣,来人都给吹成杀马特,想做什么造型,头发打湿了梳好,出去走一圈,回来就成了。

朝廷命官周泽楷从东向西,千里追一土匪头子的踪,追到第十九天,行程一千零一里,土匪头子换了身黄衣服,藏到沙尘暴里,一闪不见了。

公务员不好当,不见了也不能收工呀。

第二天,周泽楷来到一处驿站,想要打尖,正好驿站口有家茶肆,他就抬脚进去了,要了一壶茶,也不要饭食,而是手伸进怀里,摸出一个火烧,就着满嘴沙,啃了起来。

茶肆老板的女子见此场景,险些落下几滴悲天悯人的苦情泪,娘咧,俄们山沟沟里还没出现过俊成这的后生哩,可惜光景烂包,连一口口子热馍都混不上,造孽。

她哪里知道,越是有数的高手,越讲究不讲究吃穿。场面!酷炫!

好比她斜对面的那个人,比她店里的这个人,还要夸张。

那人穿一身灰溜溜的粗布衣裤,打了把镶了好几块补丁的破伞,无精打采地守着一口黑陶大缸卖咸菜。对照武林装逼指南上一瞧,此人必须是一等一的高手,人见了面都要点头哈腰口称巨侠啥的。

周泽楷的火烧吃了一半,就吃不下去了,他浑身上下、每一丢丢注意力都被那个卖咸菜的吸引走了。

他怔愣地看着对方,那一人一伞一缸,违反自然规律般地,在猎猎强风中岿然不动,连衣角都不带上下翻飞营造逼格的,仿佛一幅无框的静物画,嵌进漫天黄沙之中。

当是时,周泽楷的首席反应并不是,干,好屌!此人真真儿内力浑厚。

而是,他鬼使神差地瞄准了人家那缸咸菜看。风送来咸菜的味道,咸、辣、香混合得恰到好处。周泽楷是此道行家,以他的专业眼光判断,这咸菜简直是梦寐以求不可多得的下饭小棉袄。

周泽楷顿时想起了他娘当年苦口婆心的教导。

这里不得不先介绍下周泽楷的双重身份。

第一重是朝廷发了营业执照的捕快,人称五大名捕,外面不明真相的群众总以为周泽楷是个组合名,总共五个人,实际上五大名捕只有他一个人,一人能顶五人使,这不是吹的,周泽楷每次领“需五人组队完成”的任务,都是一个人去。他找了个诨号“防盗门”的衙门挂靠着,每月领工资,抓到贼还有提成。

至于周泽楷的第二重身份,那可厉害大发了,还不为人知——他是号称天下第一火烧的周大郎火烧的第十代传人。

周泽楷如今又当大人又当老板,名利双收地哗啦啦,可遥想当年,周大人还是周小人的年岁,他想学武功,等长大了去当捕快,他娘死活不让,说他是独苗,单传,周大郎的招牌不能砸在他手里。

当时他们住在一家武馆旁边,周母认定是武馆生事,里面天天传出来哼哼哈嘿气沉丹田的吆喝声,儿子有样学样,也拿把小枪在院子里哼哼哈嘿气沉丹田,这能好么?于是周母搬家了,搬到商业街上去住,希望儿子从街坊邻里传出来的讨价还价声中,培养出几根做生意的筋来。

周泽楷学什么会什么,不多久,算账也是一把好手,周母便想锻炼锻炼他,拨了一家分店给他打理。

谁知道周掌柜坐店没几天,就闹了个大新闻。都怪他人长得帅,一传十十传百,引得全市小姑娘都跑来买火烧,见天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买完了还不走,要就着周泽楷的脸把饼吃完,吃饱了才走,没吃饱就再去排一轮。时间长了,妨碍邻居生意阻害交通不说,搞得电视台都来采访,还给安了火烧帅哥名头,写了几篇报道,报道一出,全国的小姑娘都跑来买火烧,见天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这周泽楷啥都好,就是太不爱说话了,不爱的程度令人发指,问他个事,能“……”到人要睡着了,才憋出个“嗯”来,周母到底是疼儿子的,不忍他在舆论里挣扎,索性随他拉倒,让他做追风少年去。于是周泽楷跑到少林寺,做了俗家弟子。

这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不知道的自己个儿上网查去。这里要说的是上网也查不到的事。

(此处须接周泽楷顿时想起了他娘当年苦口婆心的教导。)

周母有一天借闲聊的机会给儿子学(xiao),儿啊,好的火烧还需好的咸菜配,如果你以后碰到一个腌咸菜腌得好的人,你就……

周泽楷说,我就嫁?

周母把娶了吧几个字咽回去,大怒,出息!火烧贵还是咸菜贵?!

周泽楷懂了。

扑通扑通……

回忆完家庭温馨往事的周泽楷觉得他……恋爱了。

这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叶修那是什么人啊,周泽楷看他第一眼,视线远没有最后一眼热,都逃不过他的眼。他见周泽楷的目光来回扫,一会儿横到咸菜缸子上,一会儿剜到他身上,心里挺高兴,这小伙儿八成是来买咸菜的,今天还没开张呢,家里还有一堆人嗷嗷待哺……

果然,周泽楷向他走来了,周身散发着热切的诚意,周泽楷还把手伸进怀里摸摸摸,好这是……在摸银票吧?可别是银行卡啊,他这可不能刷卡。

正想着,周泽楷挨到近处,掏出一张纸,不是银票,而是照片,贴到叶修眼前,照片特小,一寸的,蓝底背景,周泽楷问,“见过么?”

叶修看了眼照片,再看眼周泽楷,疑惑地道,“这不就是你么?”还称赞了一句,“照得真帅!”

周泽楷也反过手来看眼照片,哦拿错了,他把自己的证件照收回去,换了张出来,继续给叶修看,“这个。”

同时暗自欢喜,叶修说他帅,看来对他印象不错。

“见没见过呢?”叶修扶住伞柄,靠在肩膀上,摸着下巴想,“哎,我光顾着盯咸菜呢,可能没注意。”

“我都买了。”周泽楷指着地上一缸咸菜,掏出一锭金子。

“昨天见过,往东跑了。”叶修立马想起来了。

周泽楷又掏出一锭金子,“我不认路,你当向导。”

叶修把伞收起来干活,将咸菜缸封了口,给周泽楷打包,这也不妨碍他说话,他的声音在大风中聚成不轻不重的一束,“你想雇我啊?我可贵了。”

周泽楷一秒化身霸道大掌柜,不知道从哪拽出一叠银票,秀出来,叶修看都不看一眼,摆摆手,“我不要钱,我要人。”

周泽楷心里美美地想,那更好啊,给你。

不想叶修从腰封上抽出一个小破本,翻了两页,研究了一下,“你要追的人是外号铁脚沙上飞的崔大牛吧……唔……值五百两,等抓到了,人你带回衙门交差,赏金给我,怎么样啊,周大人?”

真不愧是情人眼里麻溜儿地出西施,周泽楷被叶修这一嗓子大人叫得,通体舒畅,眼皮直跳,他不差钱,不在乎赏金,他差叶修,在乎叶修,当下点头答应了。

叶修在围裙上揩揩手,伸过去,“我叫叶修,是个赏金猎人。”

周泽楷心神一震,原来他的未婚妻竟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赏金猎人榜上常年排行第一的叶修——浑然不觉他已经自作主张地给人家划到未婚妻的行列里去了。

两人随即交换了名片,周泽楷把片子贴着小衣藏好。

 

叶修把咸菜缸五花大绑好了,背在背上担着,他犯了难,接下来他俩要去缉凶,这缸咸菜怎么办?难道要邮到客人家里去?

周泽楷去取车了,这时推着公家配给他的交通工具过来了,一辆哈雷偏三轮,军绿色。

他拍了拍旁边的座位,“放这。”

“啊?那我坐哪?”

这是个问题,周泽楷想说,坐我腿上都行,怕吓着人,不吭声,最后还是叶修想办法,周泽楷骑上车,他坐进斗里,用根绳系住咸菜缸子,拖在流沙地上走。

很快,周叶相伴吃第一顿饭的时候,叶修就知道周泽楷为啥非要随身携带这缸咸菜了。

因为周泽楷捧出一大包火烧来,让叶修挑。叶修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随便捡了一个,只尝了一口,就竖起大拇指,哟,天下第一饼,还是正宗的,旗舰店买的?

周泽楷笑笑,眼睛笑,嘴边也笑,我家的。

叶修肃然起敬。

 

就此两人踏上了追击崔大牛之路,本来凭叶修和周泽楷联手,天底下没搞不定的通缉犯,可这会儿巧了,沙尘暴刮个不停,脚印留不下,找个穿黄衣服的人儿,如同天方夜谭。直到追出大漠,也没追到崔大牛。

周泽楷不着急啊,甚至希望路途再长点,最好一直追到自己家里去,然后叶修把包袱一扔说,我看这挺好,以后都住这了,不走了。

理想有多富贵,现实就有多穷逼,相处了大半个月,周泽楷总共也没跟叶修说过几句话(当然这事得他自己负责),别说追男仔了,就说金装追女仔,他也……只看过那个电影。

在一个月亮很圆很闪,哪怕叶修啊嗷嗷嗷嗷地变了身周泽楷都不嫌弃的夜晚,他俩一人一边地躺在一间破庙里,周泽楷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柴草堆都要碾烂了,他终于下定决心,直接一点吧,再不直接,叶修就跑了,上哪逮去。

但怎么直接,是个问题,关于这点,周泽楷的灵感还是叶修给的。

当时他们要开路,周泽楷正往摩托上跨,衣摆一掀,长腿一撩,仿佛在拍一辑高大上的偏三轮广告。叶修站他身后,刚打了井水洗漱完,还是犯困,懒懒地打着哈欠,也不忘夸一句周泽楷,小周真是骑啥都帅啊。

周泽楷腼腆地诶嘿嘿嘿,面皮都有点发臊,打赌一百个火烧,每个火烧都配碟咸菜,叶修绝对想不到周泽楷为啥发臊,他心里念叨,骑你也会很帅的。

就是这么一念叨,周泽楷顿时被指明了人生的方向,嫌米生,煮成熟饭不就好了嘛!

当晚,两人赶路到一个小镇子上,找了间客栈落脚。也是巧了,正好撞上十乡八镇大赶集,这镇子长在中心位置,是集会点,塞满了人,大小客栈都爆满,周叶去的这家也只剩了一间房。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心花怒放着,叶修则完全不介意,他什么地方没睡过,什么样的人没同屋过,有半张床就够了,他睡眠质量好。

叶修进门,脱去外面罩着的短衫,一不小心动作大了,衣服挂到一颗露头的钉子上,刺啦一声,扯开一个口子。

叶修惋惜不已,就这么件喝茶的衣服,哎,只好等抓到崔大牛,领了赏金再做件新的了。

周泽楷见状,跑到楼下问店小二要了副针线,回来讨过叶修的衣服,凑到油灯下缝补了起来。

叶修撑着下巴坐到周泽楷旁边,啧啧称奇,哪家姑娘嫁给你可享福了,要脸有脸,有钱有钱,身手也不错,还会缝衣服。

周泽楷缝得全神贯注,心里可开了小差,他想对叶修说,你不就正在享福么。

“做饭会不会?”叶修眼睛搁在针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听开了。

“一般。”

“这你不如我,我做饭好吃,会下二十二种面。”少小离家,十年颠沛出来的技能,非同小可。

“……嗯。”

“嗯什么?说的你跟吃过了似的。”

“想吃。”

“那没问题啊,抓到崔大牛,我做给你吃。”

衣服破损得不刁钻,周泽楷手又巧,没几针就缝好了。他把衣服给叶修试穿,叶修懒得站起来,说明天早上再穿吧。

灯光如豆,屋里一张方桌,四面条凳,周泽楷和叶修的影子涂在墙上,两人之间有距离,影子之间却没有距离,依偎在一起。

如此良辰美景,周泽楷认为,要是不干点啥赏心悦目的事,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他突然发难,一个晃眼,趴到了桌面上,叶修吓了一跳,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怎么了小周?

半晌,周泽楷抬起头来,一头汗滚滚而下——内力憋出来的,眉头拧成疙瘩,还不失好看,几近艰难地嚅了嚅嘴唇,“……中毒。”

叶修的反应速度是豹那个级别的,以为是崔大牛不跑了,要跟二人死磕,转到了附近施毒手,他在屋里游走一圈,赶紧回到周泽楷身边,安慰他,我检查了,没问题。

周泽楷的领口都湿了——还是内力憋出来的,“……菜。”

叶修回忆道,“没可能啊,你吃的我都吃了,嗯?难道是那道冰糖肘子?”那道菜叶修嫌腻,没吃,周泽楷尝了两口。

周泽楷好生郁闷,比起查原因,叶修怎么不问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打算自己努力,又闷了会儿,闷出来一句,……叶修……我好热……,可是好不容易才挤出“叶修”俩字,叶修就把他放置普雷了,跑到床前,打开自己那份包袱,左翻右翻,边翻边喊,“坚持住,小周!”

完全盖住了那句蚊子哼哼的,我好热……

周泽楷累爱地等着叶修回来,手里还捏了个纸包。叶修把纸包摊开,里面是五粒小圆药片,“你吃一粒这个,能解百毒,保管好。”

周泽楷一点也不想吃,情急下又想不出该怎么漂亮地转移话题,倒是叶修自以为猜中了他的顾虑,哄他,“这可不是三无产品,质监局备案的,远销大食呢,王大眼的名头你知道吧,这是他的专利。”

周泽楷心想,我只听说过王杰希,不,这不是重点,再不出声他就被叶修牵跑了,他眼一闭心一横,“我中的是春药。”

叶修严阵以待脸看他。

周泽楷眼再闭心再横,“……难受,叶修……帮我。”

叶修看上去犹豫了一番,“你要我怎么帮你?和你打一炮行么?能缓解症状么?”

周泽楷点头如蒜捣。就是它了!

叶修站了起来,以一种大无畏的献身精神解腰带,结果腰带没解开,叶修突然动作一变,一个暴栗敲到了周泽楷头上。

叶修下手轻得不能再轻,却成功把周泽楷打明白了,继而把周泽楷打蔫了。

穿帮了……

叶修的教训雷霆万钧,随后就到,“你一个处男装什么被下了春药啊,一点也不像!”

 

周泽楷的目的行进地虽迂回,却也达到了。到了这一步,叶修哪还能不明白他的小心思。闹了一出,两人都没睡意,干脆长聊一晚,聊开了。

放心,并没有出现——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疙瘩头啊!什么,原来我是咸菜啊!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摆上桌啦——的对话。

只是闲话家常而已,叶修还跟周泽楷讲,他当赏金猎人是为了养家,家里十好几口人,经营一家叫兴欣的驻马店,本来日子还好,自从他招安了一个叫关榕飞的机关术狂热爱好者,就都是泪了……

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周泽楷听完这段话,偏过头去看叶修,他武功高,黑夜里视物也能如同白昼,他用目光摸过叶修的眼,鼻子,微翘的嘴唇,他说,“我养你和兴欣……”

回答他的是叶修陷入深眠的均匀呼吸声。

周泽楷牙根好痒。

天亮后叶修还告上状了,小周你老大不小了,怎么睡觉还磨牙。

周泽楷赌气不理他,该听到的没听到,这个倒听得挺清楚。

 

两人离开镇子,继续向东走,其间叶修遇到了一伙儿故人。

叶修的故人们周泽楷也认识,不过他的认识和叶修的认识,不是一回事,周泽楷是从衙门的通缉犯官网认识他们的。

来人正是名噪一时又销声匿迹了两年的江洋大盗团伙,嘉世。

周泽楷见是叶修的团内事务,没有插手,他把自己当成一棵树,安静地站在叶修身边。不过他也从眼前人的一言一语中,捋清了他们的关系。

原来叶修曾是嘉世的一份子,那时候他叫叶秋,嘉世名声不坏,专门劫富济贫,叶修更是得了千金散尽的侠义美名,后来嘉世在陶轩的带领下向真·江洋大盗转型,叶修跟昔日小伙伴们的打劫理念越来越合不来,就出走了。再后来陶轩也跑了,刮走了兄弟们多年所得,嘉世就此被迫解散。江湖传闻陶轩去了美利坚英吉利,临走前见了叶修一面,把藏了需要N多匹马N多匹骡子拉N多天才能拉完的宝藏的库房钥匙给了叶修。

而以现任团长刘皓为首的这帮人,卷土重组,找上叶修的原因很简单,他们让叶修交出那把藏宝库钥匙。

叶修就俩字,没有。

刘皓等人先是走苦情路线,声泪俱下,讲自己多不容易,拖家带口,上老下小,从知音体扯到知乎体。

叶修多了一个字,真没有。

刘皓等人见软的不行,便来又软又硬的,他们知道叶修最重义气,就问他还记不记得,哪年哪月那日,哪哪哪,哪个兄弟为了他挨了一刀,哪个兄弟为了他吃了一剑……blablabla。

叶修说记得,刘皓说兄弟们的情叶哥你得还。叶修说还。刘皓说,陶团长的钥匙交出来,让兄弟们都吃口饭。叶修说,我没见过陶轩,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

刘皓等恼羞成怒,改成来硬的,说,好啊,既然你叶修如此绝情,我们也不用跟你讲什么情,你不是要还么!你让我们一人捅一刀,从此两清了。

叶修眼睛都不眨一下,说好吧,他转向周泽楷,小周你帮我们做个见证,还有,他们可没人把命给过我,我也不能还他们一条命,看我不行了,你顶上。

周泽楷用的兵器是长枪,包住了系在背上,他几次做出想要伸手抽枪的动作,枪头都抖得露出来了,右手握拳放开,放开握拳,最后握住拳放不开了,他说,好。

 

这件事的结果是这样的……

叶修油盐不进,刘皓等人觉得不能白来,最起码出口鸟气,他们纷纷抄家伙亮兵器。谁成想,兵器久久没用,一件件都生了锈,别说捅人,捅兔子也捅不动啊。

这刘皓哪能干啊,他那个恨铁不成钢呀,发了狠下令,拿磨刀石来,我们现磨!磨好了再教训他!

磨就磨吧,嘉世的人磨刀的时候,周泽楷和叶修推着偏三轮,躲在阴凉处说悄悄话。

“我渴了小周。”

周泽楷解下水壶,递给叶修,叶修灌了一大口,喝得太猛,腮帮子都鼓胀起来,周泽楷闷闷地说,“心疼。”

叶修把水咽下去,揉了揉发酸的脸,“我可是真疼,你才是心疼,忍着吧。”

周泽楷,“……”

他们等了好一会儿,先前还有磨剪子戗菜刀和一二一喊号子的动静,后来彻底歇息了,连个鸟声都没有。

两人纳闷,走过去一看,地上躺着几把豁口卷页的刀剑,还有一看就是假冒伪劣商品的磨刀石残骸。

叶修总结道,“他们可能找卖家评理去了。”

周泽楷,“……”

 

这事最终还是惹下了不少的麻烦,刘皓等人既搞不定叶修又被奸商坑,气愤难平,又自知不是对手,就到处散播谣言,说叶秋要重出江湖,带领嘉世再创辉煌。还曝光了上次见到叶修和周泽楷时两人的坐标。

一时间风声鹤唳,几个被叶修劫过的有钱人伙同几个担心被叶修盯上的有钱人,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们凑了份子,请了武林上一些名声不好武功不错的坏分子,组成剿叶小分队,几十号人,大家互相壮胆,雄赳赳气昂昂地开拔去了。

当天,他们就成功把周叶二人堵在一间废弃的村屋里。

村子是荒村,一村人都搬走了,只留下搬不走的物业,倒不会误伤花草。

周泽楷特别熟悉这种里三层外三层人人都是战斗脸的场景,完全没感觉,叶修倒是有,他看了看天色,叹口气,“你们懂不懂战术,怎么不晚上再包围我们呢?”

“晚上怕被你们跑了!”屋外传来一声喊,为了达到震慑的效果,还是用内力送出来的。

叶修也提起内力喊话,气息悠长,“白天我们也能跑啊!”

那人冷哂,“哼,叶贼你也就现在还能嘴硬了。”

“小周你听,他骂我!”叶修一脸“这你也能忍”“你自己看着办”。

周泽楷努力表现,也以真气传音出去,“他一直都硬。”

叶修脸色古怪地看着周泽楷,你故意的吧?周泽楷低头一笑,悄悄拉起他的手。

外面又喊回来,“为了少吃点苦头,我劝你自行了断了吧。”

叶修没回握周泽楷,也没挣脱,默许了,还顺嘴挑拨离间,“小周你看,他们光喊我不喊你,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周泽楷心想,那有什么,你把我放在眼里就好。

 

小分队荒村剿叶一役后来被载入武林野史史册,小分队中一个哥们,从荒村回来后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他仅靠到处上节目,专讲这段野史,就赚了个盆满钵满,后来又出了书。有了钱,谁还玩喋血街头啊。

这哥们深谙收视诀窍,严格区分观众群体,上女性为收视主体的节目,他就大讲特讲周叶艳情史。

他说周叶二人突围前定是料到命不久矣,当着几十个(该数字后来变为一百多,几百个)江湖豪杰的面,在那间小破屋里拜堂成亲。他俩双双跪下,口中念念有词,一拜天二拜地三对拜。要不是情势不允许,他俩肯定会干出那破廉耻的事。

这哥们当时离周叶最近,要不然也吃不上这口饭,他绘声绘色地讲,周叶二人拜堂前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叶修嘟囔着说,这都是你请来的神助攻吧?我可看过《鹿X记》,有一出,特别像。周泽楷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问,谁演的?叶修说,你就装傻吧,等下机灵点,别离开我伞划出的范围。

周泽楷得了便宜还不赶紧卖乖?便只是点头。所以他心里想的啥,这哥们可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周泽楷想,好不委屈地想,这要是我请来的神助攻,我们现在该洞房了。

还有,我也可以护着你。

这人要是上男性为收视主体的节目呢,就讲剿叶小分队队众是如何和周叶一番恶战,然后被两人跑了的。

开始为了脸面,还说是两败俱伤,周叶联手,武力值略胜一成,突围而去。后来搞嘘头搞上了瘾,越编越夸张,直接成了,一道光/一阵风/一声雷,闪/刮/劈过,周叶二人破屋而出,携手而去。

 

自此以后,周叶“贤伉俪”行踪成迷,且越传越扑朔迷离,要不是人类还没实现大规模的搬家到外星上去,都有说他俩去月球玩耍的。

对于名号太响,又不怎么露面的高人,江湖上慢慢地就讳莫如深了,大家谈起来都开始用代号了。说起叶修,就说那个谁呀,据说那个谁又干啥了,说起周泽楷呢,就说,哦,那个谁家的小谁啊,他和那个谁又干啥了……

 

几年后,在兴欣驻马店旁边的周大郎火烧铺的厨房里炒咸菜的那个谁忽然发问,“哎小周,我们当时不是在追崔大牛么?他人呢?我的五百两呢?”

辞职了的那个谁家的小谁,吸溜了一口面条,咽下去后回答,“对红娘好点。”

 


评论(96)

热度(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