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不小心开了个脑洞...

这两天很流行的娱乐圈背景,我的设定是制作人老叶X歌坛新人小周

只是个脑洞,没有后续= =

---------------------------------------------------------------------

辗转换乘三辆公车又步行十几分钟后,周泽楷捏着一封介绍信,站在一座横看竖看都像废弃仓库的大屋前。

要不是门口那个歪歪斜斜的牌子上脏兮兮的兴欣二字,他真以为自己走错了。

 

周泽楷要来拜访的人叫做叶修。严格来讲周泽楷要管叶修叫师兄,准确来讲周泽楷压根不认识这位师兄。他进入茱X亚音乐学院的时候叶修已经毕业,他只在一次校友演唱会上被人引荐着见过叶修一面。

 

那时周泽楷还是个偶尔在油管上发发翻唱的小透明,叶修已经是业界炙手可热的金牌制作人。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拿着小样堵在他门口求关注。

久而久之,圈子里关于叶修的传说由励志故事转变成神话故事。说流行乐到了叶修手里怎么玩都玩得转,电音玩出摇滚味,乡村编曲出成人抒情感,复古结合R&B,既迎合市场又不盲目跟风,叫好又叫座。总之一句话,叶修签谁谁就能卖钱。

 

眼下风头最劲的流行天后苏沐橙便由叶修一手捧红。当年苏沐橙签入嘉世唱片的首张专辑《I Love 枪 And 炮》,就由叶修为其倾力打造。专辑同名首单一开下载,20分钟就在苹果店登顶,首周空降2B榜冠军,连冠11周,更成为当年年度冠军单曲,专辑首周销量冲破百万大关,自此开启了席卷全球绝不胡萝卜之路。

还有在纳什维尔站稳脚跟的乡村二人组,唐柔和陈果,组合名字叫十万伏特,出道第一年便凭《Take Me Home 兴欣 Road》提名格莱美最佳村歌。

此外还有说唱天王黄少天、民谣新星乔一帆……

反正,中生代扛起半边天的王王后后们的专辑代表作,大部分都录有叶修的名字。

 

后来传出叶修与嘉世高层的经营理念不和,叶修不满公司的急功近利,专签一些空有外表的小年轻,现场不靠修音就车祸从头到尾,唱两年口水歌商业价值压榨完再扔。再后来叶修就跟老东家彻底闹崩,净身出户,自己创建了个名叫兴欣的音乐厂牌。

 

周泽楷还记得当年叶修得知他的名字后说过的两句话,第一句是,你就是周泽楷?我看过你的视频,你倒是什么风格都能唱。第二句是,你唱骚灵出身的?尾音太能玩花了,山路十八弯,唱歌是要唱出感情,不是技巧。

 

所以周泽楷很忐忑,他认为搞不好叶修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这个。叶修如今不比当年,可才华犹在啊,周泽楷欣赏叶修的才华。

 

以周泽楷的条件,不是和公司闹掰也不会投奔叶修。

这里先不说他一把标准的Urban嗓,深情、瓷实,玩一场不插电,无数女粉丝抱着腿不让走,就说他的外形,那是唱儿歌都能卖钱。可是周泽楷不想做个唱儿歌卖钱的歌手,他有自己的音乐理念,他讨厌公司对他的Teenpop定位,他争了,未果,在原则问题上又表现的有些贞烈,于是他被公司封杀了。

去找叶修还是周泽楷曾经的助理江波涛提供的意见。

 

由此看来,周泽楷和叶修还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

 

周泽楷鼓起勇气敲门,破工作室连个门铃都没有,第一遍没人来应,周泽楷又加重力道砸门,铁门被砸的咣咣响。

 

门突然被拉开,一颗头发乱糟糟的头探了出来,“来了来了!”

开门的人因为嘴里叼着烟,话说有点含糊不清,像没睡醒,他的手握在门把上,盯着周泽楷看,思考来者何人。

 

周泽楷也从头到脚一顿打量对方,嘴角还挂着刮完胡子没擦干净的泡沫,穿着粉色的衬衣,有点皱,扣子扣得不怎么规矩,腰带处还有一个角沒掖进去,下身是一条普通的黑色休闲西裤,说不修边幅都有点客气。

 

要不是那慵懒闲适的目光曾经给予周泽楷太深的印象,他又要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收回保持着敲门姿势的胳膊,周泽楷立正站好,“……叶修前辈?”

 

“哦,是小周啊。”叶修也认出他来,把烟从嘴边夹下来,侧身让出一条路,“进来吧。”

 

周泽楷随着他走进屋,搜肠刮肚地想该怎么开口阐明现阶段情况,还好叶修没让他为难,他摆了摆手示意周泽楷随便坐,转身去给他倒水,“你不用说了,你的事我都听小江说了,我也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什么。”

江波涛还没忘记提醒叶修周泽楷的说话风格。

 

周泽楷拘谨地坐在不怎么舒服的沙发上,出于礼貌,他没好意思到处乱看,只是把目光牢牢锁在自顾自忙活的叶修身上。

 

没想到叶修接下来就扔了个炸雷,他把水杯放周泽楷面前一推,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签约吧!”

 

“呃?!!”周泽楷刚伸过去接杯子的手僵住了,刚进门就说签约,这个进展会不会太快?!

 

看着周泽楷惊讶得有些可爱的表情,叶修笑了,“有什么好惊讶的,合作也是讲究感觉和缘分的,谁让咱俩都是Stevie Wonder的死忠,我自然得提携你。”

 

不,我喜欢的是Prince……句子太长,周泽楷只能在心里纠正叶修。

 

“好了,逗你的。”叶修举起双手,“你是想问为什么吧?很简单,因为你签给我,你能红”,叶修指着周泽楷,“我签下你,我能卖钱”,叶修又指向自己,“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啊英雄?”

如果这是游说别人,叶修免不了放顿卫星,什么称霸电台啦,一专八冠啦,格莱美九提十中啦,巡演分分钟破亿啦。但对周泽楷不用,只要眼神和微笑就好了呀。

 

如此质朴的你好我也好,果然打动了务实的周泽楷,他既然选择来,就是打了谱要签到叶修的厂牌下,这种时候,也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修敢签他了。

 

况且,周泽楷喜欢叶修说你能红时的样子。

有些人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他说的,你都会信,并且把它视为未来奋斗的目标。

 

于是,音乐史上耗时最短的签约谈判结束了。为了理想,周泽楷在利益上做了很大的让步。

签完合同后,周泽楷还在录音室的一面墙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是叶修的要求,说要以后做大了,把这当博物馆封起来,好让每一位新人都来参观前辈们战斗过的地方。

 

听听,燃爆了。

虽然目前墙面上除了叶修的名字就只有周泽楷的名字,周泽楷的眼前还是忍不住浮现出日后满是各种笔迹的历史墙。

 

就让我们从这开始吧。

 

美好的幻想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还在心潮澎湃中的周泽楷就发现,会意淫白手起家的成就感和被前辈认同的知己感,自己真是想得太多。

 

随着叶修进入工作区,看着破烂陈旧的录音室,墙皮剥落,墙角挂着蜘蛛网,除了能站人的地方剩下布满灰尘,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各种录音混响设备,还都是二手的。

 

周泽楷顿悟,刚才说的都是虚的,叶修只是因为穷疯了所以来人就签。

因此周泽楷签到兴欣的第一天和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了扫帚和拖把。

 

评论(33)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