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96

那面上刺花的羌人汉子嗫嚅道:“这个……这个……”那猎户又向他怒目而视,那面上刺花的羌人汉子才道:“小的们不敢报上贱名,以污尊听,是奉上头的命令,来收这一年的皮货和药材。”原来吐浑族人数稀少,且散居昆仑山以西各处,常年受羌人欺压盘剥,年年须向羌人酋长缴纳皮货药材。叶修邱非在山谷中呆了一个多月,新年已过,此时已是二月份,那两个汉子便是代酋长来收年贡的。那猎户一年辛勤所得,眼看就要交由别人,少不得抱怨,便给这两个羌人绑起来,略施惩戒。

叶修向邱非看了一眼,轻轻摇了摇头,邱非一凛,心说:我怕他们泄露我二人行踪,要杀他们灭口,给叶大哥看出来了,也不让我杀,我听他的便是。叶修又道:“小邱,有二百两银子没有,借我一用。”

邱非道:“有。”从怀中两大锭白花花的银元宝,放在桌上。

叶修向那银子努一努嘴,道:“这二百两想来能抵几年的皮货药材,你们拿去,这几年不要再来了。”那两个羌人互相看着,不知叶修是何用意,只不敢动。叶修似笑非笑地道:“我好耳根清静,才来这里小住几日,你们便吵上门来。你们不拿着这些银两,回去便无法交差,回去无法交差,自要赖在此地不肯走……你们明摆着要毁我清静,是也不是?”

那两个羌人先前是不敢拿叶修的银两,听了这话,哪里还敢不拿,忙将两大锭元宝装进衣袋。叶修又摸出腰间匕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说道:“没人知道我眼下住在这里,你们走后,该不会再有人吵上门来扰我清幽吧?”

那两个羌人哪能不知其意,忙躬身道:“小的们绝不敢将大爷的行迹说出去。”心中却想:我们尚不知你是谁,如何对人说?

叶修又问道:“那你们如何对人说这银两的来历?”

那两个羌人常年出外办事,见多识广,端的十分机灵,那颈间刺花的羌人想了想,道:“小的们可以到集市上去,买些货物,充作收缴来的。”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那你们便走吧。”那两个羌人一路倒退着走到门口,又向叶修拜了两拜,方才冲到马前,解开缰绳,骑马狂奔而去。

那猎户见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见凶神恶煞的羌人不仅对叶修十分尊敬,还留下了自家的皮货药材,便当叶修法力非凡,对他更加敬若神明。

又过了几天,邱非对叶修说有事须下山一趟。若是一般的事,邱非谅不至于如此,叶修便问他什么事。

邱非道:“方才见西南方向升起本帮信号,我出来前曾跟人交代过,若有大事找我,可在几处地方发射信号,然后在附近市镇等我,只要我能见到其一,必往附近市镇去找。”

叶修道:“那定是有要紧的事了,你快去吧。”

邱非下得山去,直到第二日午时才回来,叶修自在谷中练功,刚歇得片刻,见邱非进来时面色凝重,眉头紧锁,便问他是什么事。邱非道:“包堂主和罗副堂主失踪了。”叶修一怔,才想:是包子和罗辑,他们竟已经升做堂主了。这大半年里,包荣兴和罗辑因立有大功,给魏琛奖赏,升做了堂主,魏琛想包荣兴做事不牢靠,罗辑胆子又颇小,便让两人合领一堂,一个做堂主,一个做副堂主。

叶修很是关心,问道:“他两个怎会失踪?”

邱非摇头道:“不知道,说是一天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帮里的兄弟四处去找,也找他们不到,连点消息也打探不出。”

叶修双手负在身后,沉吟一阵,道:“就算包荣兴疯疯癫癫,罗辑那孩子很有分寸,决不会跟着胡闹,他们定是遇到了甚么麻烦,或是给什么人困住了,那也说不定。”

邱非道:“小弟也是这么想。”

叶修道:“事不宜迟,你快回成都去看看。”

邱非面露难色,委实难以决定,他其实也有此意,但又放心叶修不下,他并不知叶修眼下不能与人动武,因而他所担心的实为叶修树敌太多,怕敌人找上门来,趁叶修练功时突施偷袭。

叶修知其所想,也就将错就错,不将实情告诉邱非,且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平时果敢决断,怎地这个时候婆婆妈妈起来,事有轻重缓解,你大哥我无论身处何险境,都不愁脱困之策,那包子和罗辑则未必然,你说是也不是?”

邱非想:这不错,点点头。叶修又道:“若你担忧没你从旁护持,我练功不便,我大可回三清山去,那便谁也找我不到。”叶修此话倒非诳语,邱非若去,他自是回他闭关的密室较为稳妥。

邱非略略一想,倘只是从此地前往三清山,叶修又如何用得着他担心。邱非郑重道:“我明天便返成都府,待找到包堂主和罗副堂主,即刻启程往三清山,与叶兄汇合。”

叶修道:“你要赶在端午前来助拳,那很好。只是在那之前,还有件事想请你为我办好。”

邱非道:“叶兄说哪里的话来,有事尽可吩咐。”

叶修笑吟吟地望着邱非,过了会儿道:“此去路途遥远,吃饭住店,少来也得使个几百两银子……”

邱非“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即将周身所带金银悉数掏出,只留了少许做自家路费,其余都付予叶修。叶修毫不推辞,欣欣然地笑纳了。

二人计议已定,当晚早些休息,第二日一早,邱非辞别叶修和那猎户父子,先行下山。叶修待邱非走后,向猎户问明了较易走的下山道路,这才下山去。那猎户父子不忍与他分别,直送到老远才回。这些日子叶修向那猎户学了几句吐浑语,在山下遇到打扮差不多的人,向对方问了去最近市集的路。

其时虽已值初春,西方之地仍冰雪封山,道窄路滑,叶修不能运气奔跑,走了大半日才到那山人所说的市集上。他饱餐一顿,买了匹马,又想自己锦衣貂裘,煞是打眼,买了身普通农装换上。

叶修换下来的衣物都是周泽楷所购,价值不菲,他将之尽数卖掉,以充旅囊。若论他此时身上所具内力,几已于二十岁时相当,惟有不可任用而已,他衣着简陋,倒不觉得如何寒冷,也再不复先前那般一脸病容。

评论(26)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