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95

叶修勉力将双目睁开一线,轻轻笑了声,虚弱地说道:“一身的修为,可都还给了祖师爷。”旋即又闭上眼,好像昏了过去。约过了一刻钟,他再度悠悠转醒,见邱非一动未动还在身旁,道:“小邱,你扶着我坐起来。”

邱非依言扶着叶修坐好,见叶修歪歪斜斜坐不稳当,只不撤手。叶修道:“我没事,现在要重头修炼本门心法,你下去吧。”邱非这才点头道“好”,跳下巨石。

其实叶修眼下虽然身子十分虚弱,却觉得肺腑经脉甚是顺畅,不似多年来总感凝涩,他知那是他八阳掌掌伤大好之故。他幼时将死之际,始修习《不争》心法,这《不争》心法非是能克住阴阳掌力,而是使他自身生出内力,犹如一大块撕不烂扯不坏的布,将这阴阳掌力“裹”在其中,加以镇压,这才保得他多年性命。他将这一身的功力散去,那阴阳掌力自也跟着去了大半。叶修心中十分欣慰,这番苦头总算没白吃,料想待十重功成之日,这内伤自必去矣。

当下他从头练起,心中默念《不争》心法第一重口诀:“阴阳二气,元始所生,天地齐同,总统万道……合度八纪,神通积感,六气练精,回老反婴……”同时感到体内新力渐生,似一股暖流,自丹田缓缓导出。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叶修已将《不争》心法练至第七重境界。他散功后有如脱胎换骨一般,练功进境奇快,再加上他原练过一遍,深知行止之中的窍门,因而何止事半功倍,十倍也有余。只是有一件事,叶修第一重练罢,内力已如他十岁之时,跃高奔行不再话下,孰料他正要提气从巨石上跃下,立即气息闭塞,丹田剧痛不已,他本以为是他散功后身子尚未复原之故,想着往上练去,不久便好,然而他越往上练,虽感丹田中内力充沛,一旦运气奔跑跳跃、发掌击拳,先时症状却更为加重,待他练到第七重时,再如此例,丹田中顷刻间有如剑戳斧劈一般,痛得他险些昏过去。

叶修道再试下去真气逆行,那便有性命之虞,不敢再试,心中想道:难道中间某一关节我想错了?不,那不能够,这《不争》心法,我便是倒着背也入流,况我练功时,真气皆能在大条周天运转……叶修不再继续练功,而是将心法从头至尾念了几遍,又细细思索了几天,终茅塞顿开,原来《不争》心法第十重口诀中有段没头没尾的话,叶修一直以为是第十重的修习运功法门,现在想来应是指他眼下所处困境,那便是说倘有人散功后重新练过,在大功告成前,但凡运功施力于外,便会穴道闭塞,阻碍真力,越往上练,其症越重,要到十重皆通,方能“自然如无澜止水”,圆转自如,此一正是这心法明为《不争》的真旨。

若要换了旁人,九死一生后再临此境,却遇到老大一个难题,定然万分焦急。叶修却不然,既练之则安之,不能动武便不动武,那有甚么。这一个多月来,邱非日夜与叶修呆在这山谷中,便没瞧出端倪。

那猎户遵循叶修吩咐,每日准时来送两顿饭,有时他来,有时他出外打猎,他儿子便来,这一日正午已过,父子两个却都迟迟未来,邱非道:“莫是山间来了野兽,我出去看看。”叶修道:“我已练到第七重,再往上练不可操之过急,也该歇一歇了,我和你一起去。”

二人同道而行,甫出山洞,便听到石屋中有人说话,说得不是汉话,却也不是那猎户父子的声音,二人心想:莫非他家中来了客人?叶修再听几句,低声道:“不对,若是客人,断没有客人自说自话,主人不出声的道理。”邱非道:“不错。”一个箭步抢到门口,见门口大石上拴着两匹黑马,抬手击掌推门。

屋门未给反锁,一推即开,叶修在邱非身后,见当中石桌旁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皮肤黝黑的精壮汉子,披头辫发,身着长皮袄,皆是羌人打扮,一个面上刺花,一个颈间刺花,正在伏案大嚼,那猎户父子并排坐在角落,都给长索捆住了,口中塞了麻核,所幸性命无碍。

那两个羌人汉子见有人闯入,扔下酒碗,各持奇形怪状的兵刃跳起来,那面上刺花的羌人指着邱非呼喝道:“好胆,哪里来的狗南蛮子!”他见邱非模样打扮都是汉人,便以汉语问话,想来他常在边关一路走动,汉话说得不错。

邱非心中有气,反手握住短矛,喝道:“好鞑子,嘴里不干不净。”就要递出。

叶修于此情形视若无睹,径入屋中,邱非不知他要做甚么,只得暂缓出手,却见叶修到那猎户父子身旁,蹲下来,抽出腰间匕首,割断二人身上绳索。

那两个羌人汉子原本凶神恶煞,忽然间神色大变,先是露出骇然之色,而后变得十分恭敬,对着叶修纳头就拜,不住地鞠躬,道:“我们……小的们不知您老人家大驾光临,请您老人家恕罪。”说着又跪下重重磕了两个头,才起来。又忙抢上来扶起那猎户父子。那猎户口中麻核既除,扯掉绳索,破口大骂,话十分难听,那两个羌人汉子屏息而立,也不敢还口。

那猎户所骂言语,叶修半句也听不懂,只是心想:他们待我如此恭敬,那便不是来追杀我的,但他们如何认得我?因问道:“你们认识我?”

那两个羌人汉子不敢接口,低下头,两双眼睛不住瞄向叶修手上。叶修恍然大悟,晃了晃手上匕首,问道:“你们认得这匕首的主人?”

那面上刺花的羌人汉子忙毕恭毕敬地道:“周公子在塞北武林乃是天神一般的人物,小的们怎么配认识他老人家,只是有幸远远得见仙颜。”

果是如此,叶修将匕首原插回腰间,笑道:“他给我这匕首时说的话,看来不假,他人不在,一把匕首也能如此威风……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评论(11)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