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02

此时乾军前营云集如蚁,云梯、床弩等攻城的器械一字排开,只等周泽楷下令,便要发动攻击。只见前方城门开出一道缝隙,一个将领乘马驰出,睽睽之众目自叶修身上转而落到那将领身上。那将领却是嘉陵帮帮主王升,他自恃武功,不惧孤身一人出城,陶轩便令他做了使臣。

虽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王升也不敢太近,在距乾军前锋百步之外处堪堪停住,旋即从怀中取出一张黑色绣金丝的帖子,展开来大声读道:“蜀王谓乾军主帅帐前……”原来陶轩为鼓励士气,这当儿已自封为蜀王,将跟着他的众将官也升官一级,此时乾兵众军都给眼前的变故弄得不明就里,鸦雀无声,只听着王升要说什么,王升继续读道:“尔等狄虏,言而无信,毁诺在先,勿怪本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限尔一天为期,若不退兵,必斩杀墙上之人……”

王升运起内力,将声音播出去,这一来乾军前营众兵都能听到,纷纷窃窃私语,十夫长百夫长等见军中混乱,虽大声喝令,仍不能尽止,各人所议论内容不外是“那给吊在城墙上的究竟是何人?”“怎得汉人要以他威胁我们?”

王升读完,将帖子交给出阵接贴的乾兵将领,掉转马头扬长而去。

那将领即刻驰上山坡,跪下将帖子呈给周泽楷,周泽楷先前已听到王升所说,看也不看,将帖子递给方明华,方明华展贴一面看,一面不住拿眼角瞥周泽楷,周泽楷的神情竟十分淡漠,完全瞧不出他心中所想。

别人不知周叶二人关系,方明华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周泽楷愈是如此,他愈是担忧,那便意为这桩事令周泽楷十分得为难。

日到中天,又自中天及西,沙场之上出现奇怪的太平宁静,仿若对阵双方这几十万人都是泥塑木雕的一般。不断有乾军将领骑马驰上山坡,问询大军何时发动,他们自不敢直问周泽楷,只好向方明华吕泊远问询,方吕二人也不知,大摇其头,皆感忐忑。

周泽楷站在山头,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城门上方,倏忽间长啸一声,唤得纵渊过来,翻身上马,迳往山坡下奔去,众将忙追在他身后进谏劝阻,他只作听不见,况那纵渊何等脚程,片刻已奔出里许。

周泽楷一路飞奔越过荒火军,只身驰到成都城门前,城墙上守卫卫兵将先前让他一箭吓破了胆,如临大敌。两队弓箭手弩手借着城墙掩护分列左右,拉弓搭箭对准周泽楷,周泽楷置若罔视,只抬头瞧着叶修。他见叶修长发披散,衣衫破烂,神情憔悴,显是吃了不少苦,所幸身上无甚要紧伤处,放下心来。

叶修也望着周泽楷,仍是一贯神情淡淡、满不在乎的模样。

刘皓王升亦站在城墙上,盯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刘皓见二人旁若无人地对视,向下喊道:“周泽楷,天黑之前你不退兵,你这相好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哈哈,哈哈!”他想到这二人自恃武艺高强,谁也不放在眼里,如今还不是给他玩弄在股掌之上,相较之下,那自然是他在武林大会上失面子事小,周叶二人眼下双双丢人事大了。城头蜀军为壮声势,也跟着哈哈大笑,极尽奚落之意。

荒火军无数双眼睛皆望向周泽楷,众人虽听不清刘皓等人说笑甚么,但先前王升所读檄文已传遍全军,众军士再有不解,也知王爷是为了那给吊在城门上方的人,才迟迟不下进攻命令,不少兵士虽仍严阵以待,心中却已有些不以为然。

这正是方明华何以焦急万分,他遥遥望见周泽楷孤零零地在城门下踟蹰,心中大叫不妙,直想道:不可!万万不可!你可要想清楚!十几万大军在此,将要与敌人决一死战,主帅临阵,怎可为一人犹豫难决,那不是将这人看得和大业一样重了么?何况叶修还是个汉人,叫一直追随你的众兵士怎能甘心为你效死命?方明华深知蒙人生性豪爽直率,最佩服大英雄大豪杰,大看不起似这等婆婆妈妈的行径。想当年蒙人还是草原上一支刚崛起不久的部落,太祖皇帝与其他部落决战,对方俘虏了太皇后和嫡子,要太祖皇帝称臣,太祖皇帝亲手拉弓将妻儿射死,以示绝不投降之决心,随军而来的各部落兵士原本不能十分齐心协力,见太祖破釜沉舟之志,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甘心奉他为主,奋勇杀敌,死战不退,大乾万世基业皆因此战开创。旧历在目,如果,如果……唉,唉。

王升恨周泽楷目中无人,大喝一声“放箭”,王升在荒火军围城后带领嘉陵帮上下归顺陶轩,作为一营,给陶轩封了个将军做,他职位不小,但这领头的裨将乃刘皓部下,不得刘皓之命如何敢擅动,只拿眼觑着刘皓,瞧他意思。刘皓恼王升越俎代庖,便当没看见一般,也不下令放箭。

王升“哼”一声,说道:“料得以你们的膂力,也射不中这姓周的,本将亲自来。”他推开身后守在床弩旁的几个蜀兵,又劈手夺过一支长矛,搭在弩弦上,运起内力,绞动轮轴,向周泽楷射去。

周泽楷同样未看见似的,待长矛射至面门,才将头略略向左一偏,将矛尖让过,眼睛仍一眨不眨望着叶修,倏地伸手抓住矛身,如同这长矛是王升当面轻轻搠过来一般。他露这一手,身后乾军理该欢声如雷,直震云霄,只是这一次虽仍有欢呼之声,却不如前一次那般热烈。

身后马蹄飒沓,五骑裘翎银甲的大将飞驰过来,到得近前,下马单膝半跪,吕泊远列在其中,代众人高声疾呼道:“兵贵神速,王爷切不可如此延误战机,以至众兵士猜忌原因,使得军心有所动摇!”

周泽楷既不回身,也不开口。吕泊远为周泽楷的心腹,已从方明华处了解了二人关系的始末,半晌,他站起身来,咬牙道:“既然王爷难以决断,属下斗胆,替王爷分忧!”他的云山弓就在背上,左手取弓右手抽出三支羽箭,跪地弯弓,箭头向上瞄准了叶修。

其时两方相距颇远,非武艺高强又精通射艺者不能中,吕泊远这一套动作快与伦比,只在眨眼间,三箭已连珠射出,飞向叶修。他在周泽楷不防备时快速出手,为得便是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哪怕给周泽楷怪罪也在所不惜。

周泽楷手中仍握着王升射来的长矛,吕泊远的箭从他背后自下而上射出,他听风辨声,从马上一跃而起,挥动长矛,“当当当”三下,拨在三支羽箭上。三支羽箭应声而落,周泽楷一个筋斗,又落回马上,同时长矛回掷,不偏不倚径插在吕泊远脚边。

吕泊远吓出一身冷汗,忙又跪下。此时太阳愈来愈偏西去,刘皓令众弓箭手瞄准叶修,再度大声喝道:“时辰已到,定西王,你待如何?”

又过得片刻,周泽楷不再望着叶修,双腿一夹马腹,拉动缰绳调转马头,驰过五将时,冷冷地下令道:“撤兵二十里,不遵者,杀。”

评论(41)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