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104

让大家久等了,恢复更新啦,朝结局奔了(。

----------------------------

叶修确如罗辑所想,正在运气练功。

人言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殊知不假,叶修此前修习《不争》心法,之所以能达到前人所未有的境界,皆因虚弱之人习之,更得心应手,事半功倍。他自落入刘皓之手,连日饱受折磨,四体皆伤,神情委顿,正合了这《不争》心法之旨。如此说来,叶修来日若大功告成,还要多谢陶刘二人才是。

这大牢之中非是练功的好所在,但前有陶轩欲除他而后快,后有乾军攻城在即,他自是越早恢复武功于己越有利,只得铤而走险。而他之所以用这种姿势修炼,为得便是万一有狱卒来看,好叫对方以为自己正在睡觉。

果然过不多时有狱卒过来送饭,见叶修侧卧于地,脑袋枕在胳臂上,以为叶修正好睡,还揶揄道:“这臭小子倒在牢里享起清福来。”叶修口鼻冒出的白烟甚是轻渺,牢中昏暗,那狱卒只练过几天拳脚功夫,非是习武之人,并未察觉,更想不到天底下会有如此怪异的练功姿势。

叶修直练到第二日上方始睁开双眼,却是心法第八重已成,与昨日又有些不同了,他心中也有几分欣慰。他练功时虽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包罗二人的对话可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张眼向对面望去,见二人双双盘坐地上,一动不动地望着他,神情甚是紧张。

叶修见二人如此模样,笑了笑说道:“包子,罗辑,你们好啊。”

包荣兴骤然见到叶修“醒来”,高兴地跳起来,双手抓住铁栅栏,叫道:“叶老大,你醒啦……”自觉声音太大,想到这等“机密”不可叫别人听了去,又压低声音偷偷摸摸地道:“小弟说你在练功,叫我不可吵你,不知是也不是?”

叶修赞许地看着罗辑,道:“不错,小罗眼力当真不错。”罗辑得他称赞,涨红了脸,口中说不出,却也有几分得意。

包荣兴忙道:“叶老大,你也传我睡觉也能练功的法门吧!”

叶修道:“现在还不行,以后吧。”他见二人衣衫污着破烂,显是在这牢中被关了一段日子,又道:“怎的你们怎会落在此地?”他怕包荣兴接过话茬,前言不搭后语说个没完,特意向罗辑道:“小罗来说罢。”

罗辑嗫嚅道:“不敢瞒叶、叶……”

叶修微微一笑,道:“你先前喊我叶大哥,不是很好么?”

罗辑一喜,道:“是,叶大哥,不敢瞒叶大哥,那陶轩的人说我二人是……嗯……是你的同党,派人围攻我们,本来他们打我们不过,后来来了个道门的高手,我猜那人应该是人称两龙剑的赵禹哲,再后来又来了一个使鞭的年轻男子,我猜是百花门的人,但不知是谁,他和那两龙剑都傲气得很,绝不同时出手,但只是那两龙剑一人,我们就不是对手……我受了点伤,包堂主独自力战,打他不过,我们就给绑了起来,下在这牢里。”

叶修道:“赵禹哲也没甚么稀罕,想必你不会认错。那个使鞭的,该是百花门的唐昊了,想是陶轩花钱请他来办事。”他心知陶府的人定将他说得十分粗鄙不堪,才引得二人动手,又问道:“你们怎么会碰上陶府的人?”

罗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包荣兴忽然大声说道:“啊,那使双剑的点子手下确是很硬,下次我们再打过!”叶修见罗辑有些为难,心想也没甚大不了的事,便没再问。倒是罗辑过了一会,仍是道出实情:“是我们……我们在陶府外看到陶轩召集武林同道追杀你的悬赏,榜文里将你说得……十分不、不好,我们气不过,半夜里带着笔墨,挨个在那榜文上写‘狗屁不通’、‘一派胡言’,谁知、谁知……被人发现了,陶府的人便要抓我们。”

叶修哑然失笑,又有几分感念他们一片赤诚,问道:“陶轩有没有为难你们?”罗辑道:“我们一直被拘在此地,先时还有人常来审问,我们怕给叶大哥添麻烦,只推说不认识你,在悬赏榜文上胡乱涂画是觉得好玩,好在包子疯疯癫癫的,那些人久而审不出甚么,后来也就不再来了。”

叶修点点头,心想若是这样,怕是陶府的人只将他们当成了寻常的囚犯,那也无怪邱非也得不到他们的消息。我陷在城中,邱非若在城中,不可能不知,必会想法子来和我通气,只怕他出去打探这两个孩子的消息,眼下不在巴蜀,这倒不可以让他俩知道,包子还好,罗辑必十分自责,便岔开话题道:“那两龙剑也算不得什么,等咱们出去后,我告诉你们怎么打赢他。”

包荣兴还兀自沉浸在那日的招式中,想那使双剑的如何如何出招,他如何如何拆挡,未听出叶修话外之音,罗辑却是喜上眉梢,知叶修是要传他们功夫了,说不得还要将他们带在身边,出去闯荡。

叶修又道:“只是咱们还要在牢中多住些时日,我瞧这里僻静得很,要借这宝地练功,待我大功告成,便带你们出去,不过嘛,这中间还需你们帮忙。”

包罗二人在牢中日久,万想不到叶修也给下在这牢中,本待要问,听叶修如此说道,他两个素来敬仰叶修,只愁无法为他效力,闻言大为兴奋,便也忘了问,包荣兴学足江湖人的口气,道:“叶老大尽管吩咐,咱们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罗辑则在心中说道:江湖上都说叶大哥武功全失,想必叶大哥大功告成时武功便可恢复,十分高兴。

叶修笑道:“那倒也用不着,只是我练功到紧要关头,不可被人打扰,万一有人来向我啰唣,须得你们设法将他引开。”他笃定乾蜀二军近日必交战,陶轩无暇亲来,若是寻常狱卒来察看,包荣兴定应付得来。

包荣兴道:“这个容易,包在我身上!”罗辑则有些好笑,心道:嗯,这种事情换别个来或许非同易事,换做你自是得心应手。

那日后陶轩果未亲来探视,亦未差人将叶修押了去,牢中难分白日黑夜,叶修除去吃饭,只加紧练功。狱卒每来送饭,也只是隔着栅栏,放下饭就走,虽则如此,包荣兴也要将那狱卒缠着胡说一气,扰得那狱卒不胜其烦,更无暇去看叶修。

果然以叶修摸索出的法门重练《不争》心法,如水之就下,无比圆转顺畅,第八重自通,第九重随之亦通,那积蓄在叶修体内的八阳掌掌力也十已去九,只是叶修从未练过心法第十重,初练仍有些凝滞,费时不免久些。

如此过了近半个月,偏安无事,叶修算来今日大功可成,也自舒口气。此时他已运功至最后关头,将那口诀在心中默念:天地尊卑,乾坤定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一气化三清,六合十方,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至以绵绵若存……须让真气自丹田而出,分成两股,沿任督二脉贯通周身要穴,至百会穴方融汇,再令两股真气分开,回至丹田穴,如此往复,直至运转大周天七七四十九周。

忽得自东首隐隐传来脚步声,杂沓纷扰,跟着又传来铁链兵刃的蹡蹡声,径往西来,愈离愈近,似是有人在一间一间地打开牢门,将犯人放出,又为一些重犯出去手铐脚镣。紧跟着嘈声四起,数百犯人大吵大嚷,乱成一团,只听得有人高声大喊“鞑子打进城来了,大伙儿都出去打鞑子!大王有令,奋勇杀敌者即可免罪!”

众囚犯一听杀敌便可免罪,振奋异常,轰然叫好,一时喊声震天,牢中登时燃起无数火把,照着众囚犯都往外冲去,只是各人自有各人的想法,有的颇具英雄气概,真个摩拳擦掌,决意上阵杀敌,有的却想,管他甚么鞑子不鞑子,守得了城,城主又不让给我来坐,老子乖乖逃命要紧。


评论(26)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