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饕餮

混更X2~

给《赛璐珞情人》的G,和原文有一定的联系


-------------------------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圣经·启示录2:4 》

 

第一幕

 

周泽楷推开防盗门,不出意外地在鞋柜旁边看到一双男士皮鞋。皮鞋的边缘灰扑扑的一圈。

那人离了婚,工作不安定,还要抚养女儿,给前妻付赡养费,想必过得颇为拮据。就像这双皮鞋一样,人是落了灰的,生活的不如意都附着在上面,人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甩不掉。

周泽楷心里一阵阵地疼。

一个红衣黑裙的小女孩从客厅里跑出来,三四岁的样子,手里举着一块啃掉一半的饼干,哒哒的脚步声在看到周泽楷后停止了。小女孩还保持着举饼干的姿势,瞪着带水葡萄般的眼睛,仿佛周泽楷才是这个家的外人,是不速之客。

都说女孩随爹,确实很像。周泽楷蹲下身,笑笑地逗女孩,“叫二叔。”

六到六十的女性,他都用这种笑来应对,六到六十的女性,也都吃这笑的一套。

但女孩怯怯的,并不喊人,哪里来的二叔呢,她的小脑袋里没有关于这人的印象。

周泽楷站起来,在女孩头顶摸一摸,笑容完全消失了,落下来的目光像在看一块惹人生厌的抹布。

周泽楷走进客厅,沙发上说话的两个人便立刻噤了声,望向他。周母露出惊喜的笑容,和她对角坐着的男人也露出一点笑容,有些勉强的。

周母喜是喜的,还要嗔道,你不是要和客户吃饭么,幸好今天叶修回来,我多买了菜,要不就没你吃的了。

周泽楷道,客户有事,临时改约了。他看住叶修,叫道,哥,好久不见了。若无其事的表情。

叶修还是那样勉强的笑。

厨房里炖着汤盅,香气飘出来,周母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起身,展了展围裙说,我去看看菜,你们两兄弟几年没见了,先聊着。

周母进厨房去了。

周泽楷坐到母亲刚坐过的沙发上,和叶修成对角面对着面。

空气里立刻有了一种没有活气的压抑,人要动一动四肢,都是很吃力的事。

周泽楷拍出一支烟,先让给叶修,叶修推回去说,我戒了。

是么?烟草燃烧的气味散开,你变得真不少。

人总是会变的,你不也一样?叶修做了一个看似潇洒的耸肩动作,他离烟灰缸近,他把烟灰缸推到周泽楷手边。

周泽楷右手中指上套着一只戒指,男款,很容易想到会有另一只跟它配对的款式。

你订婚了?叶修问。

嗯,刚订。

周泽楷听得出来,叶修的口气中不是没有如释重负的轻松的。烫手的山芋终于甩掉了么。他滑了滑戒指,小小的钻石嵌到肉里。

叶修笑着与他说,谁啊?我认识么?旋即又自我否定般的道,估计是我没见过的,你现在的朋友圈子,我融不进去了。

叶修的话逐渐多起来。这是他一贯放松后的表现。

周泽楷吸了口烟,不谈自己的未婚妻,反问起叶修的近况,嫂子呢?没跟你一起来。

叶修道,我两年前就离婚了……

周母时机恰好地端了一个冷盘出来,放到收拾好的餐桌上,她本意是好的,不想让叶修难堪。她抢着向周泽楷说明,你哥的公司把他调回来了,他最近在找房子住,带着孩子不方便,孩子先在我这放几天。

到底只是养子,热情中透着客套的疏离,关心也是点到即止,既没有说你搬回来住吧,也没有说你弟弟一个人住,你先去他那凑合几天。做父母的不会想捡的孩子给亲生的孩子添麻烦。

正说着,女孩又跑进来,叶修把她抱在腿上,用大人俗套地叮嘱小孩的方式,在奶奶家要听话,不能挑食,多吃蔬菜……

周泽楷望着父女俩笑,带了一张会笑的面具似的。

 

第二幕

 

饭罢,叶修提出告辞,女孩吃饱了,由奶奶哄着在卧室里睡了,叶修去看了一眼,走时又向养母保证,我租好房子就来接她,不会太久。

周泽楷看着叶修掏出薄薄一叠纸币,纸币在叶修和母亲的两只手中颠簸了几个来回,最后母亲“拗”不过叶修,收下了。

周泽楷去衣架上取了大衣,对叶修说,我送你。

叶修没有流露出拒绝的意思,他不是没想到,也许周泽楷是想找机会和他谈谈,但他没有像五年前一样,避瘟疫似的逃避周泽楷。

毕竟他的孩子都好几岁了,周泽楷也快结婚了,过去的事情太久远太荒唐,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他们还是要在这个世界上过活的。能当兄弟,总强过当陌路人。

车开一路,谁也没说话,许多话搁久了反而不知从何谈起。就像一块疮疤,虽然痊愈了,还是会下意识地避免去碰它。

周泽楷把车停到路边,叶修茫然四顾,曾经的楼塌了,曾经的平地起了楼,他已不认得这个地方。

原来咱俩常去的酒吧关了,我换了个地方。周泽楷解释道,进去喝一杯?

叶修跟着周泽楷走进酒吧。

酒吧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针致幻剂,饮食男女,放纵狂欢,尽情摇摆,每一晚都过得像世界末日的前夕,不过瘾,不罢休。

几杯啤酒下肚,暴躁的电子音乐换成了柔和的舞曲,一对一对,拖着陌生或熟悉的身体,在舞池中扭摆。

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周泽楷就道,哥,原来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仿佛一幕戏敲锣后的开场白,开场白之后,大片大片的空寂,两个人只知道你一杯我一杯地喝酒。

叶修喝到半醉方道,是我对不起你,把你领上这条路却……

剩下的话他不知道要怎样说下去了,人检讨自己时的力度总是不够,舍不得打舍不得骂。

周泽楷为这道歉无动于衷,甚至过于冷淡了,射灯在他无表情的脸上游弋。叶修望着,突然打了个寒战,似乎眼前坐着的是来索命的厉鬼。

周泽楷的嘴唇一动一动,过去的,都过去了……如同在发动咒语。

叶修的眼皮变得很沉,很沉,眼底的光涣散,他像米袋子一样歪倒在吧台上。

周泽楷摸着叶修面朝天花板的侧脸,一下,又一下,动作柔情似水,唇角斜吊着,神情森然又轻蔑。

你当然要道歉,不是说会好好爱我么,谁允许你离开的?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9210&tid=3234701#Content


…………………………

……………………

………………

…………

……

 

周泽楷合上剧本,看表情,看不出他对这戏有什么意见。

叶修呷了口茶,眼皮一掀,挑着眉毛说,“CULT片,怎么样?看替换成咱俩名字的本子,是不是看的特别特别爽?”

是有那么一点点爽的,周泽楷用表情承认了一下,口头上说的可是正事,“周泽楷的心理变化很丰富。”名字都用上自己的了。

江波涛走过来倒咖啡,不加奶,丢了两颗糖,“点映后可以找几个高端影评人,弄点政治隐喻,噱头搞起来。”

“哎哟,小江放那么多糖,也不嫌甜。”叶修大惊小怪。

江波涛面带职业经理人的微笑,“最近跟你俩在一起,习惯了。”

周泽楷和叶修特别没自觉地左顾右盼。

“刚才说哪了来着”,江波涛走人,叶修继续,“哦,角色的心理变化……这种叫什么来着,斯文败类?跟你的形象正好反差,用来拓宽戏路最合适。而且留白的地方多,发挥的空间大,重要的是那种平静的癫狂感,还要表现的有层次,不能用力过猛……”

周泽楷严肃思考,一本正经地咂摸,在桌子下拖住了叶修的手,“体位的变化也很丰富。”

 


评论(84)

热度(915)

  1. 墨喵小乐清水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