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The Scientist 29

还是如有BUG为剧情,细节求不考据

我真的是叶神粉真的是叶神粉真的是叶神粉TT

-----------------------------------------------------

29

 

叶修入住的医院很敞亮,高矮胖瘦各司其职的楼多了几栋,为了方便病人坐着躺着站着走道,凿了一条长走廊从南头贯穿至北头。

 

周泽楷初来乍到,面对如此复杂的未探索地图犯了难。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让他找个人问路比让他自己探索还要难上加难。况且他在来的途中又耽误了好些时间,值班医生护士的换班时间过了,探病时间也过了。周泽楷一路走走停停,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衔接楼与楼之间的长条走廊,两边都是落地玻璃造型,走路时抬高头擦着房檐斜看上去,只能看到东边天空最亮的木星,更显得周泽楷形单影只。

 

好在荣耀职业选手的方向感都很好很强大,周泽楷披星戴月,要么迂回行进,要么左穿右插,中间又经历了几次上上下下的享受——三X电梯,才摸到骨科的住院部。

 

至于为啥是骨科而不是外科,估计是叶修觉得骨头大过天,保得手骨安,不怕没柴烧。

 

幽深的走廊里寂静一片,大灯都关死了,只剩几盏瓦数小的灯泡和挂在消防通道口的应急灯起着夜间照明作用。周泽楷尽量放轻脚步,不要踏出重音扰人清梦,数着病房号找叶修住得单间。

 

其实叶修住的病房最好找,一目了然。

一连排乌漆墨黑的房间中,只有最头上那间屋子,亮光从门缝里渗出来,为周泽楷指明方向,叶修在等他。

 

周泽楷杵在病房门口,透过木门上方窄小的玻璃窗口,探头探脑地向里看。

他一眼就望到叶修,正摊手摊脚地半卧在床上,后背倚着病床的铁制床头,床上支起一方小桌,横放在他的胯骨上方,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叶修在用他包扎结实的手费力地摆弄鼠标拉网页,一只手固定住鼠标,另一只手跨界过来戳左右键,逆境中契而不舍的精神值得嘉奖。

 

周泽楷实现了首要目标,他捕捉到叶修的面容正常,略显红润,不带菜色,脸上也没外伤,他放完了最后一点心。

 

周泽楷为人比较厚道,见到叶修带伤也要坚持玩电脑的滑稽场面都没笑话他,叶修的操行实在没法同日而语,他见到周泽楷直接笑得噗出声来。

 

周泽楷胳膊下夹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简易行军床,实在倒不出手拿了,他连铺盖卷都没另租。他另一只手吃力地托举着一袋东西,袋子里依稀还有报纸裹得一层一层,看起来跟叶修的手一样,需要重点保护。

不怪叶修噗,周泽楷现在摆出的造型活像要进军宝莱坞,可那双因包含笑意而弯起的细长眼睛,又把他逝去的时髦值给刷了回来。

 

眼下明明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里程碑式的会晤,可双方当事人都表现得过于平常心,过于无所谓,以至于对不起周泽楷打飞机时的气魄,还失了江湖儿儿的英雄气概。

 

照常规线路,两人最起码也得——

“楷~是你么?”

“修。(修~是我!)”

“想很久,有话说。(其实,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我想了好久好久……)”

“不,你什么要不要说,我都知道,从命运的齿轮转动的那天起……”

“知道?(你知道?你当真知道?)”

“嗯…就是…唔……讨厌干嘛亲人家,羞死了”

“呵。(呵,让你把我心里话说出口我才要羞死了)”

“哦,你这可恶的磨人精,我该拿你怎么办……”

“满意?(还满意你看到的么?)”

“呵,楷~你点的火你负责熄灭。”

 

但周泽楷只是把床搁到墙边,把手上捧着的东西放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的手看。

 

叶修会意,在他面前展示了绷带特效,“只是包得吓人点而已,歇两轮虐你没商量,看把你急得,轮回的家都不当了,非得连夜跑过来。”

 

周泽楷的脸皮有点发烫,叶修的眼神促狭,兜着弯调笑他的话句句中靶心,背后有什么深意不言自明。

 

果然,叶修连电脑都暂时放下了,摆出一副谈人生的架势,“周泽楷大大,你这算什么意思,我能误会一下不?”

 

周泽楷极不自然地把目光别开,随便放到某处,他的声音明显比目光笃定多了,也有勇气多了,“不是误会。”

 

“那是什么?”

 

周泽楷闲置在侧的眼神终于轮到机会出场,他看向叶修,仿佛在说,你懂。

 

叶修想想算了,还是别作弄他了,搞不好一夜回到解放前。

 

“来陪床。”周泽楷说着和眼神脱节的话,他把行军床打开,支好,拉过去和叶修的病床并列排着,病房的空间宽裕,横着摆两张床也不显拥挤,就是床硌了点,只好和衣而睡了……

 

叶修想想算了,还是作弄他一下吧,战场上能和他平分秋色的对手不可等闲视之。

 

“还有呢,老实交代,不然睡外面!”

周泽楷便老实交代,“……来送汤。”

“汤?”

 

周泽楷赶紧去把那个两层塑料袋下又缠了几层报纸的东西拆出原貌,是个大肚细口的小瓦罐,上面还扣着一个碗。周泽楷取下碗,揭开罐口,捞起长柄勺,一勺一勺地往碗里舀汤,“保温桶,太晚了,不好买。”

 

“哟,真的,这汤哪来的?”叶修抻着脖子看周泽楷忙活,他一点也不想用贤惠这个词形容这一刻的周泽楷,吓人吓己,可这个词像油井放喷一样在他眼前哗啦啦来哗啦啦去。

 

周泽楷把汤碗递到叶修眼皮底下,还不忘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被餐巾纸包严的汤勺,一起递上去,“饭店。

 

浓郁的香气上下翻滚,直钻鼻孔,为了方便咬,猪蹄被切成块,大小适嘴,几颗吸饱水的黄豆堆在泛着少许油光的清汤上面。

这是叶修向周泽楷提过的,他唯二拿手汤之一的,黄豆猪脚汤。

 

叶修盯着碗沿看,没伸手去接。

周泽楷补充道,“以形补形。”

叶修还是盯着碗沿看,没伸手去接。

周泽楷补充得更加全面,“不是发物,我问过。”

 

叶修坐在床上一直没挪窝,他改为仰头盯着周泽楷的脸看,在他面前挥了挥手,猪蹄,哥也有,您瞅准了。

 

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低级错误,周泽楷二话不说,用脚勾了个凳子过来,坐在叶修对面。他拿着勺子豁开汤面上的油皮,吹气,一小口一小口地送往叶修嘴边。

叶修毫不谦让地张嘴吸溜汤,还调整了个适合被投喂的舒服姿势,他盘起腿坐着,两只因受伤而变得高贵冷艳的手,一边膝头摆上一只供奉着。

 

联盟前后第一人融入角色得速度太快,周泽楷喂汤叶修就喝汤,周泽楷喂猪蹄叶修便啃猪蹄,啃完把剩下的骨头不客气地吐到周泽楷捧过来的纸巾上,再让他团吧团吧扔掉。叶修甚至喝两口就努努嘴,示意周泽楷给他擦拭流到嘴角外的汤水。

 

分工合作喝完一碗,伺候人的人自觉地去盛第二碗,被伺候的人却推搪起来,“小周,剩下的你喝了吧,我不喝了,现在这样上个厕所太不方面。”

 

周泽楷继续把勺子送到叶修嘴边,“没事。”

 

叶修咬住汤匙,舌头一卷,嘴里咽着汤说得含含混混,“你当然没事了,我脱个裤子都费劲。”

 

周泽楷第一时间想到解决办法,“我帮你?”

 

“诶诶别,那多不好意思,我可是清白之身,守身如玉快三十年,老魏那老流氓要跟我一起洗桑拿我都拒绝他。”

 

①你重点错,②所以你急需垦荒。——然而这种话只能永恒存在于周泽楷的心里。

 

因为叶修上厕所是必然事件,周泽楷的帮忙也就成了必然事件。真到“帮”开了,不好意思的人换成了说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周泽楷。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叶修很是痛心疾首,他总觉得狗男男关系还没明白、正式确立前,就坦诚被见有点不太妙啊,我是这么传统的一个人儿。

 

不过这种事纯靠自己拼搏,不借助外援的话……叶修不由得回想起各种可歌可泣的事迹,自他手受伤后独自一人入厕——光脱裤提裤的过程就要花费好几分钟,手酸臂麻,还不敢使劲怕伤口裂开,更别提进入正题时,两只软猪蹄笨拙地托起那活儿,滑开,笨拙地扶着那活儿,滑开,只能笨拙的把那活儿夹在中间,让它自己慢慢解决,手臂酸麻X2。

 

让周泽楷帮他至少效率上没得说,内裤外裤一起拽,节省下大把时间。

叶修本想点到即止,让周回避,故技重施,没想到周泽楷居然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握住了,住了,了……

两人站得很近,胳膊贴着胳膊,叶修侧过头看他,“小周,你还是出去吧,你这么看着……它出不来。”

 

“给你嘘嘘?”周泽楷又在开动脑筋。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叶修铸就刀枪不入的金身不假,周泽楷目前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也不假。

叶修就是不懂荣耀无敌的他怎么就这么想不开,非要哭着喊着挖个起名为周泽楷的坑,把自己埋了。他只想捂住老脸,盘算着过两天在竞技场里找回来。

 

好在周泽楷也是个纸老虎,接着破功。他感觉到被他扶着的东西生理性的胀大,他的手一抖,差点害得叶修在便池内外狂写草书。

 

于是,深夜,空荡的医院公共卫生间里回响起痛快的嘘嘘声和叶修诡谲的话,“轻、轻点……放松小周,没事,你别多想,我自己拿着它它也大。”

可能觉得这话不够分量,叶修又添油加醋地说,“谁拿它它都大。”

 

你还想让谁拿啊,周泽楷用意不善地瞥了叶修一眼。

 

叶修乐了,结束战斗,催周泽楷帮他提裤子,“行啊你,知道东西到手后赶紧存自己的仓库里,有我的风范。”

 

 

评论(53)

热度(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