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22

叶修将那女子轻轻放在甲板上,见她所伤只在右臂处,并无大碍,不过多喝了几口江水,男女有别,便不走近,由她自行调息。周泽楷腰带未系,自认为甚是不雅,叶修救那女子回落甲板时即便进舱回避。

那女子不住咳嗽,吐出些水来,待得片刻好转一些,站起身来,稍敛衣容,向叶修盈盈拜倒,谓之:“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叶修听出她口音近似鄂省人士,回礼道:“好说,这位……”这女子是妇人打扮,叶修便问道,“夫人如何称呼?”

那女子低声道:“妾身夫家姓冯。”

叶修接道:“好说,冯夫人不必多礼。”

那冯夫人福了一福,这才抬起头来。她身形纤秾合度,声音语调娇柔好听,莺鸣婉转,可想相貌必定不俗,果然一张白净的脸儿,清艳皆备,风韵别致,唇边一粒小小的黑痣,又添了些许妩媚。

叶修一眼瞥到,旋即收回目光,正要开口相询,冯夫人幽幽地叹了口气,自行说道:“方才那三人是妾身外子结下的仇家,外子已然身殁,他们却还不肯放过我这个孤苦的弱女子,要不是公子的船恰巧经过,妾身只怕、只怕已经……”冯夫人红了眼圈,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竟自呜咽起来。

叶修面露关切神色,不住劝止,冯夫人衣裳尽湿,自觉不雅,这才止住悲戚,听从叶修之言,进舱裹伤更衣。

周泽楷在船舷处冷眼旁观,也不去管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船行在外诸事难料,船上除去医药之物,竟还备有女子衣物,冯夫人换上干净衣衫,又去拜谢叶修。得知此行目的乃重庆府,冯夫人便道怕那三人去而复返,请在船上住上一夜,明日靠岸时再下船。叶修痛快答允,冯夫人千恩万谢,当下二人各自回舱安歇。

傍晚时分,周叶二人往主舱用膳,只见桌上摆了整台的酒席,肉食青菜,面食点心,一应俱全,比之午膳精美了不少,当中另有一小壶黄鹤楼酒,俨然并非出自舟子之手。

叶修望着周泽楷,讶然问道:“你做的?”

周泽楷不答,显是非他所做。这时冯夫人撩起帘帷进来,在二人身后道:“这台酒席为妾身所治,为的是答谢两位公子救命之德,妾身厨艺微末,这船上烹饪所需之物也不甚齐备,当真是献丑了。”

江水汤汤,抛动船身微晃,烛影摇曳一室,更增菜色,叶修道:“行侠仗义原是我辈分内之事,冯夫人太客气了。”虽是说着,已食指大动,抢先入席,拣起筷箸,向那盘八宝肉圆伸去。

周泽楷突然问道:“有白饭么?”

冯夫人一愣,随即答道:“有,我这就去给公子盛饭。”

冯夫人一出舱门,周泽楷即便用只得他和叶修二人听到的声音道:“别吃。”

周泽楷已觉不妥,没理由叶修毫无警觉,岂料叶修大嚼特嚼,去筷吃菜,伸匙喝汤,浑不在意。周泽楷眉头一皱,叶修右手筷箸不停,左手一翻,掌中已多出一件物事,烛光下见是一粒赭褐色药丸。

叶修咽下口中菜饭,道:“我昨天瞧大夫时听说有这么种药丸子,也不知是甚么做的,却说能解百毒,我想江湖凶险我心良善,少不得此物,便顺了两粒,我大方一回,分你一粒,坐下吃罢……这蒸鸭味道不坏,嗯,这虾油豆腐也不错……”

周泽楷若是送到手边的物事,不问青红皂白就吃,焉能有命活到今日,但这一路相伴,他已认定叶修是行事磊落之人,不会干下毒的勾当,再者他与叶修名为同伴,实则各怀目的,叶修此时尚无害他的必要,遂取过药丸吞服。

叶修说得虽然颠三倒四,但只消听这药丸能解百毒的名号,便知其配之不易,来之珍贵,并非江湖上随处可见之物,周泽楷见他宁可事先吞服解药,也不放过这桌酒席,不禁无语,却也入座,掂起筷箸,与叶修同吃起来。

叶修偏头看他,大惊失色道:“哎,你还吃不得,这药需静待一刻钟方可见效。”

周泽楷送食入口的动作一滞。

叶修见此状又哈哈一笑道:“骗你的。”

廊前听得脚步声,冯夫人挑帘进舱,手中多了一只托盘,上面盛了三大碗白饭。冯夫人见他二人毫不忌讳,吃兴正浓,低头垂目,唇边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她将托盘放在桌上,盘中白饭分与周叶二人,再偎着周泽楷坐下,执起酒壶,为桌上三只酒杯添满了酒。

倒罢酒,冯夫人素手执杯,向周叶二人道:“妾身敬两位公子,还未请教两位公子尊姓大名。”

叶修摆摆手道:“在下姓叶,叶……的那个叶,生性不爱饮酒,你们喝罢。”

冯夫人见叶修吃个不停,已然达到目的,倒也不在意他喝不喝酒,便纤腰一拧,转向周泽楷敬酒。周泽楷与她那番媚人作态,既未迎也未拒,仿若全瞧不见一般,虽端起酒杯,也是自顾自地饮,未与冯夫人碰杯,只微一点头,顾全了礼数。

周泽楷刚将杯盏放下,舱中忽响起一阵喀啦啦的杯碟碰撞落地之声,叶修已跌落在地,翻到时挥手碰翻了数张盘子和酒壶,主舱中顿时一片狼藉,菜汤乱泼,酒味四溢。

只听叶修在地上叫道:“哎哟怎么回事……我现在手脚软弱无力,动也动不得……不对,这酒菜里有毒!”他倒下时以臂遮在脸孔上方,趁机向周泽楷眨了眨眼。

就算他不眨眼睛,中毒之人怎能有闲心逸致诉说自己诸般感受,周泽楷如何不知叶修是让他也学着自己,加装中招。周泽楷甫一开始便由着叶修去了,此时也只能随他,便依着叶修的样子,躺倒在地上。只是他从不善如此伪作,装得自然不如叶修“生动”。

那冯夫人见二人如此,便知得手,得意之下不疑有他,咯咯娇笑几声,一改娇媚温顺之态,站起来道:“你们中了我的酥筋腐骨散,当然手脚软弱无力,动也动不了啦。听说这周泽楷的武功很是了得,还不照样着了我的道,依我看呀,也不过如此。”

叶修竟然出言分辩道:“这话说得有点不对,他武功还是不错的,是我着了你的道,把你救上来。行侠仗义的人是我不是他,这名分可不能坏。”

冯夫人冷笑道:“那还不是你看我生得美貌。哼,你等着,我回来再行炮制你。”

评论(75)

热度(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