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蟒麟记48

叶修此举意在不令周泽楷多伤性命,周泽楷焉有不知,既已出来陶府,便也罢了,二人并行向郊外拴马的处所奔去。

未及近前,已见树下纵渊身旁另有一匹马儿,那马深褐毛色,体态较小,马背上鞍绳齐备,叶修尚不知何以他二人一去一回不过两个时辰,便多了一匹马儿,周泽楷自小与马为伍,深悉马性,只见那马儿摇首摆尾、情态亲昵,纵渊却昂首引颈、爱睬不睬,便知道这匹不知从哪跑了来的母马正向纵渊求示好欢。这母马比起纵渊虽多有不及,却也算良品,因而对叶修道:“你骑纵渊,我骑它。”

适才在陶府,叶修在众人轮斗周泽楷之际,摸着他那黑驴驴头道:“咱俩缘尽于此啦,你好生去吧!”然后猛拍驴臀,让那驴子自行奔命去也。众人再憎恶周叶二人,也不至与一头畜生为难,是以那驴子撒蹄一跑,便不知去向。周泽楷急于赶路,平白多了匹马儿在此,倒省得再去买了。

叶修依言将纵渊缰绳解开,翻身上马,那母马见纵渊要走,眼中流露出恋恋不舍之态,竟也有跟着撒腿狂奔之意,叶修见此情形,总算明白了一二,俯身向纵渊轻声说道:“竟是个到处留情的小坏蛋。”这话颇有双关之意,然周泽楷满腹心事,便如同没听见一般,径自上马扬鞭,飞也似地从叶修身侧掠过。

那纵渊似受了主人的感染,不待叶修催动,也迈开双腿奔得飞快。二骑脚下生风,迅疾如电,那母马原不能似纵渊般驰骋,全赖周泽楷以掌心贴住马颈,不时将内力注入,类这般揠苗助长对马儿实有害无益,还颇为残忍,周泽楷本是爱马之人,这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他既知方明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传此消息,料想实情定比那信上所写更为急迫,说不定……虽则帝王之家骨肉人伦之情有悖于常,父子亲情终是天性,他念父情切,如何不心急如焚,且痛且煎。如此向北奔得一阵,周泽楷耳目渐明,心中急痛稍缓,头脑内迅速转过几个念头,方明华谓“迟恐家中生变”,想必是自吴启处得到了甚么内廷消息,情知不妥,说不得与他那皇兄有关……大汗病重,此刻朝中是谁监国……

叶修瞧周泽楷一言不发,面色阴沉,他一不知周泽楷所谓何事,二不知周泽楷所去何处,这时见二人一径往北,便猜周泽楷要回关外。若真是如此,他再跟无益,但他一向随意,便也不急于提分道扬镳之事。

二人马不停蹄,至晚间才在一座镇甸中投店睡觉,也是一夜无话,叶修见周泽楷如此这般,自不去打扰他。叶修不来和他说话,周泽楷更不会去找叶修。

翌日清晨,二人在客店中用些早饭便要上路,叶修见周泽楷叫了店伴来,却一时无话,略忖度已知其意,便向那店伴打听从此处往潼关去的路途。周泽楷听了倒也不惊讶,叶修若猜不出便不是叶修了,只是不知道叶修要跟到他几时。

时潼关要冲早已为蒙乾所据,这条大道便是自川入陕的必经之路,路上行商不绝,那店伴久为人指路,当下滔滔不竭地讲与二人,叶修又问有无近路可绕,越近越好,那店伴想一想,先讲了路途,再道这路崎岖难行,且接连几日都无大的镇甸,鲜少人走……还要再讲,忽觉桌侧竟已无人在座,桌上多了几两碎银子。那店伴一下瞪大了眼睛,一下揉揉眼睛,直叫怪事。

周泽楷叶修驰马出得镇甸,折而向西,过不多时途经一座密林。端午过后,阳尽阴生,草木一日葱郁过一日,林间百树葳蕤,千枝倾盖,入得林来,只觉日光照而不透,凉意森然。叶修蓦地生出对危险的感应,还未细想,便觉眼前青光一闪,似是树梢间透进一缕光亮,跟着这道青光幻化成无数青芒,暴涨开来,笼罩住他二人的去路。

叶修一动未动,对方杀招虽不旋踵间便至,他却已看穿此人非是冲着他来的,无需他动,突然一道凌厉劲风自脑后卷来,似是诸如长鞭一类的兵刃凌空劈来,虎虎生威,这下可是冲着他来的,叶修当下向后仰倒,后背贴在马背上,让这一鞭贴着他前胸堪堪扫过。对方跳起自空中出手,一击未中,一口真气已浊,只得落在一旁,心中却是大骇:怎的他只是轻轻一闪,便能避开我这一招,且将我发下一招的路都封死了?

就在叶修向后仰倒的瞬间,周泽楷也自马上腾跃而起,拔剑回身斜刺,他本与对方面对着面,腾挪之际已抢到对方身后,身法之快之轻委实不可思议,那人竟也不弱,见这一招刺空,未使到老便即改宗,宛如背上长了眼一般,反手格挡,并借周泽楷这一刺之力向前飘开数丈,方才落地。周泽楷则半空中借枝轻轻一踏,又翻坐回马背上。他二人一照面便斗数招,且招招是致人死命的杀招,却也只在瞬息之间。与叶修和那使鞭之人几乎同起同落。

四人打过“招呼”,周泽楷叶修勒马回身,见那二人站在道中,一人剑尖指地,不住震颤,显是以内力灌注剑上,随时便要再杀过来,另一人手持一条四尺左右的黑色蟒鞭,鞭身生满倒钩,盘在地上。这二人身上所穿皆非汉人服色,便是他俩的衣着也尽不相同。那使剑之人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汉子,矮胖身材,方脸微须,瞧着不甚起眼,一双隼目却令人见之难忘。那使蟒鞭的人却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生得浓眉大眼,神色间颇有高傲之态。

那汉子剑尖凝滞不动,忽得从左侧闪出,出剑如电,直取周泽楷下盘,同时以生硬的汉语喊道:“此人归吾,彼人归汝!”

那少年听了“哼”一声,似不大服气,却照他之言,抖起蟒鞭,向叶修卷来。

叶修瞧明他蟒鞭来路,却不急于闪避,只心中想:这小孩儿的声音有些耳熟,我在哪里听过?


评论(31)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