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清水子

【周叶】眼中唯一

给《仙客来》的G文,可以发来混更啦~


-----------------------------


桌是一张方桌,木头的,桌角处搁了一排调料架,桌中心置了两只腾着热气的汤碗,一只碗面前坐了一个人。

“这里的鸡汤馄饨很出名的,叶神趁热吃,别跟我客气哈!”

杜明舀了一颗小馄饨,热情似火地招呼叶修,看这殷勤的架势,恨不得眼前的是盘菜,他好替人夹菜。

叶修一手夹烟,一手持勺,在烟雾缭绕的碗里搅动,把下面的馄饨翻到上面,先凉着。他没什么饥饿感,也想留着肚子跟约好的那位宵夜。

见叶修对馄饨兴趣缺缺,光抽烟不吃,杜明着急了,浏览着压在玻璃板下的菜单,“叶神是不是不爱吃馄饨,要不咱再点点别的?”

叶修一口烟没吐完,连忙摆手,“这就行了,我也不饿,你快吃吧。” 

“哦,好……”

这进展和我预设的不一样啊,杜明闷头喝馄饨,想。

饭桌是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终极平台,什么难开口不好说的事,菜过三筷汤过五口,似乎都能松动出一个让人使劲的方向。杜明打得就是这个谱儿。他跟叶修不熟,又想找他办事,直接上门根本张不开嘴,就想着请叶修吃个夜宵,在大家吃得热火朝天聊得渐入佳境之际,把自己的目的丢出来……结果他这边倒是上来就热了,叶修那边不给力啊,答应吃饭倒是很痛快,但完全没有跟八竿子打不着的后辈吃饭很尴尬的自觉,一点儿也不想假装热情,随随便便就冷场。还特别不好奇对方为啥请他吃饭,都不主动询问。

杜明好忐忑。

这种气氛下他根本没有开口的勇气啊,等他吃完叶神肯定就回去了,在这之前一定要找到话题,话题!可是说什么呢?叶神,你还记得去年全明星上你是怎么联合那谁、那个……谁……唐…唐…妹子虐我的么?不好吧,显得很记仇似的,小肚鸡肠,全联盟谁没被叶修虐过啊。那么,叶神,你还记得刚才被我们轮回屠了么?哈哈哈……这也太不会聊天了!

杜明机械地动勺子,张嘴,吃馄饨,脑子里天女散花。

突然间,灵光闪现,诶,有了。

他放下勺子,擦擦嘴,一拍大腿,“叶神,是这样的,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周队……这不还没对象么,我……们都觉得你们兴欣的唐柔妹子挺不错的,她有对象了没?”

没错,杜明把叶修约出来,就是为了打听唐柔,先打听个人婚恋情况,如果没有情况(必须没有),就能顺理成章地打听别的。可让他以自己的名义打听,一下就暴露出不纯洁的目的,实在太难以启齿了,他要有这个胆,还打听什么,直接约人家妹子了。以周泽楷的名义打听就不一样了,锅由队长背,资源他独享,队长和叶神也不熟,再加上队长那张嘴,两人之间互相通气的可能性趋近于零,神不知鬼不觉。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杜明佩服自己的好点子。这样做虽然挺不地道(又掩耳盗铃),不过这种扯虎皮拉大旗借东风打探妹子的行为,在男生中屡见不鲜,他也就……替队长多吃碗馄饨聊表歉意好了。话说回来,把打听的目标人物定为叶修,杜明也是挺犹豫不决的,可就兴欣这些人,排除女士,排除耍他没商量的猥琐流,排除新人,也只剩叶修了……

“怎么,小周没对象么?”叶修果然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就是兴趣点略偏。

杜明正在回顾自己迂回攻略唐柔的计划,没在意,随口接道,“对啊,还没。”

“怎么,小周你还没对象么?”

……不是说了还没么,杜明盖上计划通的戳子,回过神,刚要再答,眼前一花。

……咦,叶神身边啥时候多了个人,还打扮的跟要去抢银行似的,大晚上的,戴个墨镜,哦,这人把墨镜摘下来了……队、队长!

杜明的人和他的的汗毛一起,唰得站起来了。

叶修手指点着玻璃板,烟灰都抖下来了,“注意素质啊杜明同学,快坐下。”

他哪里没素质了,杜明抖着腿坐下了,他只是嘴皮子哆嗦说不出话而已!要不要这么巧,他已经避开赛后队友们爱去的宵夜地点了,居然还能碰到周泽楷!刚才打着他的旗号打听唐妹子,不会被听到了吧!

“队队队长……你怎么来了?”杜明奋力挣扎出一句话,以探虚实。

“……嗯。”

嗯什么嗯,这是用嗯能回答的问题么!

“有。”有对象,周泽楷又说。

这一问一答至少错格两个身位,杜明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他不瞎,该看的都看得到,然后他就被刺瞎了。

——周泽楷说完话,伸出手,把对象指间的烟屁股夺下来,掐灭在烟灰缸里。他不是阻止对象抽烟,是看烟快烧完了,怕他烧到手。

相较于杜明的不知所措,周泽楷无所谓多了,完全没有偶遇队友的惊奇,一看就是早知道了。

此时此刻,哪怕是唐柔,都要在杜明心中退避三舍,杜明隐约觉得。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触在一个惊天大秘密上面——就像触在电门上,不小心就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弄死。

到底是啥呢……

叶修把那碗小馄饨推到周泽楷面前,“凉了,趁热吃吧小周。”

周泽楷不仅接过馄饨,连叶修喝汤用过的小勺也接过来。

一道闪电劈过,跟着神谕也下来了,杜明露出比东窗事发还恐慌的表情,恐慌中还带有一丝窥见曙光的期待,队长,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当着我的面喂叶神吃馄饨,我就……就……敢让你帮我追唐柔。

周泽楷不知道杜明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看懂了杜明的表情,杜明快被问号砸死了,他决定贯彻队友爱,捞他一把。

他拉着椅子往叶修身边靠,再揽住叶修的肩头往自己身上靠。

嗯……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你随便看一下。

叶修在周泽楷的胳膊下笑得不管杜明的心理承受能力。

据说,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首回合兴欣客场挑战轮回后,轮回战队内部诞生了一项不解之谜,有狂剑客之称的杜明选手连日来精神不济,无论谁靠近他,都能听到他的念叨,不要问我,我是绝对不会说的!语气不可谓不悲状,要是给他发个炸药包,估计他能直接去演革命先烈。

 

那边杜明失魂落魄地先行一步,周泽楷就坐到了他刚坐过的位置上。

他想好好看看叶修,他们太久没见了。

上次见面还是三个月前,当时兴欣刚打完挑战赛,全队滞留B市,轮回常规赛倒数第二轮打皇风,先一天飞往B市,两人在B市遥遥会师。自从知道了叶修是B市人,周泽楷就对这座城市多了种爱屋及乌的眷恋感,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难说清楚,像对原来不会留意的人或事凭空生出了一份关注,哪怕这份关注跟叶修没丁点关系。飞机上,江波涛和方明华还说,总觉得小周每次去B市比赛兴致都挺高的。和他俩坐一排的吕泊远把脑袋凑过去说,有么,队长去H市比赛的时候好像兴致更高啊。过来人方明华用了个专属于脱团狗领域的比喻,无意中真相了,我觉得嘛,如果说小周去B市打比赛是相亲那种高兴程度的话,去H市大概是结婚的高兴程度吧。吕泊远不以为然地“切”他。

实际上,哪怕没这次赛程安排的巧合,周泽楷也会创造任何可创造的条件去找叶修。他从不任性,和叶修恋爱的这一年,没见几次面也没怨言,反而有种庆幸,你看,我喜欢的人,他有和我一样的事业,他也喜欢我,没有比这更完美的契合了,一个人幸运到这种地步,短暂的分离显得太微不足道,因此闷闷不乐更是矫情。但这次不同,叶修重回联盟,这种时刻,必须由他来陪伴,必须由他来迎接。他还稍微想象了一下两人见面的场景,他站在酒店房间门口,练习一下帅得让叶修合不拢腿的笑容,叶修给他开门,他上前,一把拥他入怀,嘴上说不出,但是心里一定会说,等了你好久,欢迎回来……接下来,两个人什么也不干,说会儿话(叶修说他听)就很好……然而,事实证明,不是他不想干,是叶修没给他机会干,他趁着兴欣其他人出去溜达的好时机,瞒天过海地摸过去敲开叶修房门,叶修梦游一样给他开了门,嘟囔了一句是小周啊,就再度爬上床长睡不起。他最后也只是掀开叶修的被子,躺进去,陪他睡了会儿。

事后叶修还在QQ上跟周泽楷说,小周我几天前梦到你了,梦到咱俩睡一个被窝,我刚准备把你就地正法这样那样XXOO,就醒了,可惜可惜。周泽楷把省略号打出了黄少天特色。

三个月后的今天,周泽楷很想对叶修说,你瘦了,第一,这是事实,第二,电视小说里都爱这么玩,适用于各种久别重逢,效果特好,下一步往往就是拉起小手,深情凝望,漫步竹林,互诉衷肠,送入洞房……可是……太酸了,周泽楷掂量半天,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方案,他看着叶修,想了想,笑了笑,摆上一个郑重的表情,问,“吃什么?”

周泽楷精彩的表情和不精彩的对白,让叶修差点脱口而出,吃你好了,谁让你这么可爱,好在他维护住了前辈最看重的尊严,严肃地说,“随便。”

跟叶修一起出去吃饭,他点菜总是这么点,周泽楷也不再问了,拿着菜单去点餐窗口,用家乡话点菜。

叶修很少听周泽楷讲家乡话,乍一听,不自觉地点评上了,小周普通话说的也挺标准,但是一说家乡话,舌头明显麻利些。他听不懂周泽楷点了些什么菜,至少七八样,他们就两个人,肯定吃不完,估计是给轮回的人打包的,周泽楷回来,他还说,“等咱快吃完了再让他做,要不拿回去都凉了。”

周泽楷呆呆地,“不拿回去。”

“都是咱俩吃的啊!”

“嗯。”

“咱俩怎么吃得完,这么多。”

“没事,想让你都尝尝。”工资表上的数据比叶修多出好几个零的周队表示,多大事啊,你那么好养,养你一百个。

叶修身为并不高大威猛的北方汉子,对这种耍豪气的行为见怪不怪,但这种事放周泽楷身上,就让他觉得不够和谐了,周泽楷家里条件不错,自己赚的得又多,怎么耍也耍得来,但习惯上还是承袭了南方男人的精打细算和账目分明。叶修最初把对一枪穿云的印象嫁接到周泽楷本人身上,就是托这么一件事。

某年(叶修懒得记)全明星赛,职业选手和玩家互动环节,他跑出来给自己买烟给苏沐橙楚云秀买果汁。他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苦大仇深地翻兜,奇迹没有降临,他也懒得再回去跑一趟,正彷徨无助着呢,同跑出来的周泽楷用自己的钱包拯救了他。

谢是要谢的,叶修还怕这个上赛季的最佳小新人被叶神的威严吓跪,跟他开起了玩笑,说快把钱包收好,我怕你等下看到老韩,扛不住,交上去。

眉间冒出一颗青春痘COS二郎神的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告诉叶修,不会的。

叶修干笑两声,这小孩故意玩我的吧。

玩他的事还在后面。

周泽楷从随身带的便条本上撕下一张,写了个手机号递给叶修。

叶修拿过来看,询问的口气充满不确定,“你要跟我交换电话号码?”

周泽楷很给前辈面子,心里没想交换也不直接否定,而是说,“支付宝。”

这是告诉叶修还钱途径呢……三十块钱也是钱,欠钱就该还,这些都没错,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对味儿呢,追着叶秋大神讨个烟钱果汁钱。

也就是叶修,淡定地点上烟,把便条收好,让周泽楷给他等着。他还在想,要不跟周泽楷说,有个叫郭明宇的,欠我钱后跑路了,你去收账吧,收上来咱俩对半分。

当然,玩他后面的事也在后面呢,不提也罢。

追古抚今,连叶修也忍不住感慨,那时候哪能想到会和周泽楷走到这一步,一顿吃他八个菜呢。再老脸微红的得出结论,小周对哥是真爱。

八只碟子,有大有小,桌子上占满了,周泽楷想跟叶修推介哪道菜,也不吭声,直接夹了,放他盘子里。叶修消耗食物的速度特别慢,盘子里堆满了,周泽楷就把自己的盘子放过去,继续夹。他感到叶修的工作重点由吃东西转到看他上来了,且目光赤裸,包含爱意,床以外的地方,叶修还没这么无遮无拦地看过他呢。他俩好的时间不短,在一起的时间却不长,还处在脸皮不够厚,要形象不要命的恋爱新手阶段,周泽楷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又看不过他,只好把头放低点。

他不知道叶修也在心理活动,小周这样不挺好的么,怎么一啪啪啪就不羞羞了呢。

周泽楷咳嗽一声。

叶修被他咳嗽过来,叼了根菜叶子嚼,犹豫不决地开口,“我觉得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周泽楷坐直了让叶修看,哪里不一样了?

“变帅了?”叶修瞎猜。

……有点新意行不行。

“发型……好像和刚才在通道里碰到的时候不一样了。”叶修恍然大悟。

我又弄过了呀,你以为都和你似的,穿着队服就来约会。周泽楷的内心空前活跃。

 

宵夜完,周泽楷一直把叶修送到兴欣下榻的酒店电梯上,不送进屋的原因很简单,不想叶修关门时他在门里而自己在门外,怕自己忍不住,不想走了。刚打完一轮比赛,兴欣这一大家子人明天才回H市,两人不至于连一晚缠绵时间都抽不出来,可叶修身上担子重,战队大小事都靠他,晚上还要整理第二天的复盘资料,周泽楷便用行动表示理解他。叶修倒是提议,让周泽楷直接写份报告,声情并茂地告诉他们兴欣的人,该怎样搞掉轮回,周泽楷也得答应啊,还打击报复,差点没把他亲死,嘴唇肿的没脸见人。

叶修不让周泽楷送货到家的原因更简单,老魏还在屋里面呢。结果他叼着烟进屋一看,何止魏琛,方锐和包荣兴也在,仨人蹲在一台电脑前,反复拖方锐擂台赛视频的进度条。

见叶修回来,魏琛扯开嗓子,阴阳怪气,“小锐子,你猜小修子上哪浪去了?”

方锐也捏起嗓子,“回魏公公,这事儿你得问小修子,谁知道会不会为了泄愤去轮回扔砖头了。”

包子一听,立马在屋里来回转圈,找能替代砖头的斗殴工具,“老大你怎么不叫我啊,看我无敌飞板砖。”

叶修一个滚字,把方锐赶出去。再一句“我扔完了,下次有这种事再喊你”,把包子哄出去。

 

一年之后,叶修带着周泽楷回兴欣吃饭。就他俩这组合,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可他俩愣是连句多余的解释都没有。兴欣人也难得矜持了一回,不起哄不逼供,眼神交流。

——应该不是周泽楷带来的人手一份见面礼的功劳吧。

只有包荣兴,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先问了问周泽楷属什么的,什么星座,又欣慰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陪我老大往轮回扔砖头的就是你吧,不愧是继承了艾奥洛斯意志的射手座,我看好你!祭出你的闪电光速拳吧!”

周泽楷望着他,看得出神,想了又想,“……那是狮子座的。”

诶,是么?包子蹲一边想去了。

这时在工会部门忙活的魏琛推门探头,“老叶,正好你在,来搭把手,发现一个野图BOSS,三家工会正抢着呢,形势严峻。”他看了眼周泽楷,警惕意味浓厚,着重补充强调,“有轮回。”

前一秒还在“我们家小周”的叶修翻脸不认人,摸了张账号卡找空电脑去了,还不忘对陈果嘱托,“老板娘,快把这个敌对工会的队长流放到别的包间,别妨碍我们抢BOSS。”

 

 

 

 

END

评论(57)

热度(1641)